七年战争开始,普鲁士先下手为强仍陷入绝境

普鲁士在腓特烈大帝带领下突然崛起引起了周边各国的敌视,奥地利、法国、俄国、萨克森、瑞典等当时欧陆主要国家结盟围剿普鲁士,而普鲁士一方只有英国一个盟友形势十分不利。为了打破战略上不利的局面,腓特烈大帝决定先下手为强,进攻并占领了最弱的萨克森,打通了通往奥地利的道路。但是1757年在波西米亚战场,随着奥地利、法国、俄国三国40万大军的到来,普鲁士军队遭遇了严重的挫折,险些全军覆没。

联军趁着大胜之威开始四面八方对普鲁士本土展开围攻:法军控制了汉诺威和马格德堡,瑞典军在波麦拉尼亚登陆后向南推进。俄军侵占了东普鲁士,而奥地利已经剑指柏林,普鲁士已经危在旦夕。

面对着背水一战的情况,腓特烈大帝决定采用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打败联军最危险却也是最薄弱的一环上,经过慎重分析腓特烈大帝决定先对付苏比斯率领的3万名法军。腓特烈频繁调动军队给苏比斯判断造成失误,引诱法军追击普鲁士军队。苏比斯被引诱到罗斯巴赫,腓特烈布好的伏兵四面八方的将法军团团围住,战斗仅1个小时,普鲁士军队以500人伤亡代价换来了联军3000人伤亡、5000人被俘的巨大战果。法国因此一战陆军实力立刻衰落不少,普鲁士西线的压力也得以减轻。

在罗斯巴赫战役之后,腓特烈大帝信心爆棚,决心与奥地利军决战并收复西里西亚地区。面对着3倍于己的奥地利大军,战争奇才腓特烈创造了“斜进战斗序列”战法,其方法是面对数量众多的敌军时,主动收缩一面侧翼,将其全部集中于另一侧,以一点的极端优势兵力撕破对方阵型,这种战法正好适合对付战线拉得很长的奥地利军。普鲁士军像一个针一样在奥地利军中来回穿梭,让其整个部队陷入混乱之中,最终在洛伊滕战役中,普鲁士以死伤6000的代价击毙和俘虏奥地利军3万余人,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虽然法军和奥地利军受到重创,但是普鲁士的根本状况没有得到改善,俄军的加入让普鲁士颇为头疼,俄军强悍的战斗力以及庞大的兵力让双方变成了一场消耗战,而被围攻的普鲁士最怕的就是消耗,因为在被包围的情况下普鲁士根本就没有多少资源和战略的转圜余地与对方拼消耗。最终在1759年8月12日,俄奥联军在奥得河右岸给普鲁士主力以沉重一击,腓特烈险些在这场战役中丧命,而首都柏林也因此被联军攻破。

这个时候普鲁士从上至下充满着一种绝望的情绪,尽管腓特烈仍然在顽强的作战,但是他每天也在惴惴不安,怀里揣着一瓶毒药随时准备自尽。这个时候只有奇迹才能拯救普鲁士灭亡的命运,然而上天眷顾腓特烈这位奇才,就在这个时候一件近乎奇迹般的事情还真就出现了,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下篇文章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