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我们祖先早就经历过了

近一百年来,地球气候正在变暖,观测表明,在20世纪时,全球平均接近地面的大气层温度上升了摄氏0.74度(来自维基百科)。对于造成变暖的原因,科学界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纪录电影《不可忽视的事实》中认为是人类活动排放的温室气体造成了气温上升。另外一种观点是认为地球46亿年来不断经历温暖化与寒冷化,海平面有升有降,二氧化碳水平也时高时低,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最近几十年气温、海平面和二氧化碳水平的变化完全在自然变化范围内。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根本不存在全球变暖,因为近些年来还有很多地方不断发生寒潮——这种观点,我觉得从冰川退化、部分地区海岸线侵蚀等现象来看基本上是有点站不住脚的。

作为一个杞人忧天者,过去几年来我对这个问题非常关注,而像《后天》这类电影更让我有找答案的欲望。不管引起变暖的原因是什么,变暖这种趋势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迹象证实,我想知道这个趋势会把我们带向何处,我们会遭遇什么。往耸人听闻里说:真的会到世界末日吗?

现在我可以说:从目前的迹象看不会。历史上有过全球变暖的阶段,确实极大地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改变了区域的面貌,而人类是可以hold住的。而现在的情况并没有比那时更糟——这是我刚从《中国历史时期气候变化研究》里看到的。

很久以前我看过竺可桢写的《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里面提到在过去五千年中中国有过几次温暖期和寒冷期,循环交替,气温摆动范围在正负1°C-2°C,而在每400-800年的时间界限中,又会不断出现正负0.5°C到1°C的50-100年交替小循环。竺可桢的研究是很长时间里唯一一个有影响的中国气候史研究成果(注:也可能我孤陋寡闻,没有看到别的),遗憾的是他这篇从上世纪70年代流传至今的论文讲得太浅,没有说清楚几次温暖期、寒冷期的具体情况以及对人类的影响,所以让我一直觉得不够解渴,直到看到《中国历史时期气候变化研究》

《历史时期》这部书做的研究非常透彻,采用的论据即有史料,也有考古发现,还有地质、生物化石研究成果,对史料的考证也很细致。他的研究证实了竺可桢的一部分观点,纠正了另外一部分,更关键的是,解答了我对气候影响的疑问。

按照他的研究,中国在西周以前有过一个持续几千年的全球范围的全新世大暖期,中国大部地区平均气温比现在高2.5°C,青藏高原比现在高5°C以上,那时候,黄河流域有成群犀牛、野象出没;西周以后气温开始下降,春秋时回升了一个阶段,战国末期至西汉初又下降,降到比现代冷的程度;西汉中叶至东汉末年气温回升,大致升到与现代相当至高一点点的水平;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漫长的寒冷期,其间也有波峰波谷,冷峰时段比现代低1.6°C-2.5°C;对于隋唐的气候状况,《历史时期》与竺可桢的观点有比较大的分歧,他考证隋唐的气温不是温暖的,而是寒冷的,一些年份的寒冷情况超出了现代的记录,唐后期多次出现海水结冰现象,其寒冷程度可与被称为“小冰期”的明清时期相比;五代后期气温开始回暖,入宋以后,进入了全球范围内的“中世纪温暖期”,持续至元,当然其间也有波峰波谷,最暖的13世纪中比现代高0.9°C-1.0°C;元代后期气温下降,从明朝永乐年间起,进入了科学界公认的“明清小冰期”,苏北沿海5次出现冰冻,淮河、黄浦江、太湖都数次出现冻结现象,连福州都曾出现过“河水凝结可载行人”的情况,这个时期长江流域或以南地区的寒冷程度超过了近100年来所能见到的寒冷冬天,而且时间出现的频率也比较高;1892年冬季是我国东南沿海地区300年来最寒冷的冬季,在此之后,气候转向温暖,进入20世纪较温暖的时期。

由此可见,在中国大地(研究表明在世界范围内也如此),气候近万年来一直是一段冷、一段热的,目前的气温上升,符合这个波动规律,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尚未超出规律之外。按照规律推断,未来的一段时间很可能仍将处在温暖期,或有小幅变冷的波动,但总体温暖应该是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流。

如果继续温暖下去,达到“中世纪温暖期”的水平,会发生什么呢?

我们可以从宋朝找答案。北宋中叶以后华东沿海地区受气候温暖影响最大,太湖地区地势低洼,水患严重,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一份奏折说昆山常熟一代“皆积水而不耕之田也,其水之深不过五尺,浅者可二三尺,其间尚有古岸隐见水中”。政和六年(1116年),“尝涉昆山与常熟山之颠,四顾水与天接,父老皆曰;水底,十五年前,皆良田也”。其原因为何呢?就是因为全球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苏北沿海一代,唐朝曾沿滨海沙堤外侧修筑海塘,名曰常丰堰,到北宋天圣元年(1023年),因为“风潮泛滥,淹没田产,毁坏亭灶”,诗人泰州西溪盐官的范仲淹提出“徙堰少西,以避海涛之冲”,他修的海堤就是著名的范公堤,在常丰堰以西。但到宣和至绍兴年间(1110-1162年),海潮更加汹涌,范公堤受海潮冲蚀,部分堤堰沦入海中。庆元二年(1196年),报告称海陵、如皋地区的土月堰70年里后退了十七里,也就是说,海岸线后退了十七里这么远。南宋嘉定年间(1210-1220年代),盐官县一代“数年以来,水失故道,早晚两朝,奔冲向北,遂致县南四十余里尽沦为海”。

如果再温暖很多,达到西周以前的全新世大暖期,会发生什么呢?可以看下面这张图,其中的虚线是当时的海岸线位置。

——确实很大影响,不过,离世界末日还早得很呐,还是在可控的范围内。

事实上,从气候历史上看,对人类安全——至少是对中国人类的安全——影响更大的不是气温上升,而是寒冷气候。从历史上看,魏晋之后的“五胡乱华”、唐朝的“安史之乱”都与寒冷期的来临呈同步态势,北宋时的金人南侵,也始于北宋末的连续大寒。元至大二年(1309年),连续的寒冷气候导致大量蒙古人流亡到长城一线,“贫民迤北而来者,四年间靡粟六十万石,钞四万余锭、渔网三千、农具二万”,到延佑年间(1314-1320年),“朔漠大风雪,羊马驼畜尽死,人民流散,以子女鬻人为奴婢”。政府长年困扰于如何救济和安置这些难民,泰定元年(1324年)下死令“乃禁毋擅离所部,违者斩”,才使流民问题初步得以控制。明清控制社会的能力有所增强,才让寒冷气候没有导致类似南北朝时的乱局。

当然,现在救济能力和控制社会的能力更强,只要没有超出历史记录,寒冷应该也不致出现太大动乱了。

没有充足的证据说目前的变暖“肯定是”常规的波动,但很可能是——既然历史上总是这样冷了暖,暖了冷,那么没太大理由认为现在是一个例外,何况目前的变化还没有超出历史。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手破坏自然,不进行任何保护,人类现在这么多,就算改变不了整个地球,至少可以影响人类聚居区的环境。蚂蚁尚且尽心修筑巢穴,人类当然也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