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个亿很多吗?在解放前根本不算什么

最近,一部2014年上映的“老剧”:《爱的保镖》着实小火了一把。

其原因,都是因为剧中第一集里的角色,许淑贞一句惊天动地的话:

(图片来自微博)

这一句十五个亿可不要紧,不禁吓了观众们一跳,就算是和许淑贞演对手戏的“李云龙”团长也着实被吓了一跳,沉默良久之后才蹦出了一句。

“对不起。”

观察这部剧的服装设计,我们推断这应该是一部发生在现代社会背景下的剧,因此我们对于十五个亿这么一个惊天的数字会有“吓了一跳”这样的反应属实正常——然而,你可知道就在七十四年前,这十五个亿却根本不算什么天文数字。

(国民党“中央银行”发行的价值五百万的金圆券)

故事还得从抗战之前说起:

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开打之前,也就是 1935年即进行了一次币制改革,在全国范围内发行流通所谓法币,并同时大量增加了法币的发行额。

法币从一开始发行,就已经埋下了隐患。

据统计在1936年一月,也就是发行法币的政策出台之后没多久(最多几个月),法币对内发行额已经达到惊人的7.8亿元。

而这个数字一直在持续增长,知道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也就是1937年,这个发行额度已经高达13亿至15亿元。我们都知道,通货膨胀的一大典型特点就是:钱发行的一多,就不值钱了。

看着这么大量的法币发行,是不是大家觉得有点儿担心它会导致通货膨胀了?别着急,现阶段虽然法币发行量很大,然而这都是为了适应大量的银元退出市场的需要。这一阶段虽然货币发行量大,但是物价基本还在可以控制的水平之内。即便是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国民政府的军事资费大量的增加,物价有了小幅度的上涨,纸币的价值也都还在控制之内。

真正的灾难,就是从1939年左右开始的。

自己作还没人埋的国民政府

灾难的起源还是来自于战争,在抗战早期,国民政府的军队无法阻挡日本的侵略,导致沿海省份和一些重要的工业城市区落入敌手。

而国民政府本身也退到重庆大后方,相当于被切断了与其他国家的联系通道。在此基础上国民政府依然要应对大量的军事开支,故而逐渐的入不敷出。

1937年下半年和1938年全年的时间里,国民政府开支达到39.2亿元,而收入却只有7.6亿元,如此巨额的亏损让国民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

其一:国民政府发行大量的救国公债,其中只有少数是居民募集认领的款额,而大部分由四大银行(中央,农业,中国,交通)押借。而四大银行的主要资金来源又是依靠货币的发行,因此国民政府为了拆了东墙补西墙不得不增加法币的发行数量,以保证能从银行手里得到现款:自1938年以后法币发行量迅速增加并达到平均每年增加百分之八十七点二,而1942年以后更甚,则达到了百分之一百三十二点五。

大量的纸币发行则导致货币的购买力进一步下降,物价的涨幅开始逐渐脱离控制。1940年时国民政府立法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长马寅初先生曾说过:“从前月薪300元的,彼时只顶30元了。”

如果说,大量发行法币还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那么接下来国民政府干的就是自掘坟墓的勾当,他们自己走上了一条恶性循环的道路:

国民政府增加各种捐税款项,实际上几乎摧毁了小民族工业和农民产业。同时其征购农产品的价格远远低于市价,甚至还不用现金收购,而是给农民一些转眼就失去价值的征购代价卷之类的东西——这是一种本质上的欺骗行为。

(国民政府内部官僚资本主义也在剥削百姓,图为孔祥熙,领导着西(西安)帮为代表的官僚经济势力)

这种掠夺破坏了后方农业和商业的生存能力,导致农产品,工业产品产值下降。

所谓“物以稀为贵”,随之而来的自然也就是物价的飞升。

四川稻米产量1943年较前五年产量下降百分之六点九,棉花,甘蔗以及榨油的菜籽产量则下降更多,均达到了百分之三四十左右。

这直接导致当时粮食价格暴涨,自8月到12月上涨三倍,第二年的七月,粮食价格上涨七倍半,老百姓手里的钱几乎不够养家糊口。

1939年以后法币发行增幅几乎达到每个月1亿的速度,然而很快,物价的涨幅就赶超而来:1939年12月法币发行指数是305倍,物价指数则是355倍。这表示即使法币疯狂发行,已经无法满足物价的水平——其结果是,更多地法币被印制出来,而新的法币也就越来越贬值。1937年法币的价值是一元等于一分二厘八,按照对外价值1942年的法币一元却只值二厘四。

没有卵用的金圆券

1948年8月20日,就连蒋政府都已经忍受不了如此猛烈的通货膨胀的冲击,于是乎决定发行金圆券,以法币300万折合1元金圆券,一张面额100元的金圆券,可等于3亿元的法币——如此一来,纸币的最大面额就从五百万的法币。变成了三亿元的金圆券。

在此情况下,国民政府还在短短的3个月里发行了11亿面额的金圆券:老百姓吃了法币的哑巴亏,现在可看出来了。

(1948年8月南京银行里堆积如山的金圆券)

这个金圆券,也他娘的是一个骗人的鬼。

于是乎为了避免物价以后涨到活不起的地步(其实已经够活不起了),百姓疯狂抢购必需品,几乎达到了“见物即抢”的地步。大量布匹,糖,油,食盐顷刻脱销,而厂家又因为原料太贵无法及时补货,就出现了你有钱也买不到东西的情况。

到了现在经济已经全面崩溃,国民政府想救也抢救不回来了。

(1948年哄抢物资的老百姓)

水深火热的老百姓

反应在老百姓的生活中,也许几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当时的钱有多不值钱:

法币的崩溃导致通货恶性膨胀,使得市面上甚至出现了十万,五十万面额的法币,小面额法币还不如废纸值钱。

曾经有人统计过100元法币的购买力:1937年买两头牛,46年两个鸡蛋,46年六分之一块肥皂,47年可以买一个煤球,48年可以买五分之一两大米,49年解放前夕,能买五十万分之一两大米。一笔战前可以买2500斤大米的资产,1948年只能买起一根油条。

(发薪水的场景,由于钱不值钱,纸币堆积如山)

各大城市由于缺乏工业产品和受到政府无休止的资产掠夺,市场空虚,物价飞涨堪比脱缰野马:上海南京物价则上涨了600万倍,天津更可怕:750万倍。

具体到地区来说吧:

如果你是一名重庆的老百姓,上街去买一点最简单的生活必需品。例如产自临近湖南地区的“学生蓝布”或者“阴丹士林布”,你可能要花200元来买仅仅一匹这样的布,如果你嫌贵,心想那就先买点棉纱吧(就是棉线),你也会发现每箱棉纱都要1000多块。而就在两年前这种布是市价只有二十块钱/每匹,棉纱也不过一百块钱左右一箱子。

但是记住了,虽然贵,也得赶紧买。因为——以后更贵。(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

到了1940年 ,一样的学生蓝布已经每匹价格冲破十万,四年后1944年,类似的布料价格是十七万元上下,就算最次的白布也要卖十一二万,而棉纱每箱则直接飙升到300万左右。

就算东部省份,物价不仅一样让人无法接受,而且还一天一变,甚至于半天好几变。例如上海白米价格在一天之内就上涨十六次,一天之内上涨了1000元每石。

你会发现头天晚上还能卖一石米的钱,第二天就只能买一捧米了。

(1948年上海,一麻袋的法币只能买到一捧米)

1943年浙江丽水地区,一包温州自制的卷烟二十支就要1000元左右,冬季用来糊窗户的窗户纸是最简单的用品,价格却已经超过了1000元。于是有人干脆用1000元的纸币糊窗户,还能节省一点钱。

就恐怖到这个地步。

(国统区海报:“钞票满天飞,人人活不了”)

现在,同志们,想象一下如果你生活在1943年的国统区,看到这句欠了十五个亿的话,你还会觉得有那么多吗?

参考资料:

《通货膨胀史话》:郑起东

《中国通货膨胀史1937-1949年》:张公权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