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户反映蛋壳公寓管理存忧 长租公寓节前将集中爆仓?

进门后工作人员没有关门 黄琼 摄

本报实习记者 黄琼 本报记者李未来深圳报道

“如果其他室友占用了大量的公共空间,并且乱摆乱放,你可以自己和他们协商,也可以找我们,我们有专门负责这块的售后人员来处理。”《华夏时报》记者以租房者的身份,跟随蛋壳公寓在深圳福田区的中介人员李女士看了好几处房子,在看房的过程中,李女士如此表示,“如果该租客不听,严重的话,我们可以把他清掉。”

而面对“脏乱差”的客厅、厨房和多次堵塞的卫生间,2018年11月中旬入住蛋壳公寓深圳市福田区某房间的赵添(化名),在多次申请协商及清理仍未完全解决后,在12月30日申请了退房。直到2019年1月6日,搬出去的是赵添而不是其室友。

2018年12月3日,前我爱我家(SZ.000560)副总裁胡景晖在他创办的湘楚朝晖集团开业酒会上向媒体预测:“到今年春节前,如果再不对长租公寓采取相关措施,中国前十大长租公寓将有一半会陆续爆仓。”

而据《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得知,除公共区域卫生、下水道堵塞外,租客背上租金贷、冬天多日用不上热水、中介人员随时带看房屋而不穿鞋套不关门等等情况也多有发生。

厕所较脏 黄琼摄

长租公寓管理仍存盲区

11月中旬,赵添通过蛋壳公寓在深圳市福田区某小区通过合租的方式租住了一间十平米左右的房间,每月房租1700元,加上水电费、管理费,每个月2000元左右。入住不久,赵添便因为房子的事情,憋了一肚子苦水。

由于室友在公共区域乱摆乱放且不注意卫生,和蛋壳公寓工作人员反映多次,最后的结果是工作人员并没有出面协调,而是在客厅贴了一张通知,但并没有见效;厕所下水道多次堵塞,维修工人多次维修,始终没有根治。一来一回,赵添多次投诉,似乎和蛋壳公寓展开了“拉锯战”。

然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并没有持续下去,不到两个月,赵添再等不及中介李女士所说的工作人员出面“清掉”的局面,而是自己去退了房。而由于先前签订的是一年的租房合同,现在只过了两个月,赵添最后被扣了金额为一个月房租的押金。赵添向记者表示,心里觉得很憋屈,明明不是自己要毁约,实在是没法住下去了,现在自己还得赔一个月房租。随后,赵添在不远处租了一个单间,房租也是1700元/月,水电费自己交,只是不用交管理费了。

长租公寓用长期的价格,锁定了房源,再短期出租,赚取了批发和零售的差价,其解决了房东和租客难以或不愿解决的管理及租房问题,但在长租公寓兴起之时,从管理层到实施层都与租客的利益息息相关。

“今天刚好碰到和同事一块来看这套房子,要不然我们都不用穿鞋套。”蛋壳公寓中介李女士一边穿着鞋套一边说道,“每天看这么多套房子,每次进来就换一次鞋套多麻烦。”记者随同李女士来到深圳市福田区某小区的一套出租房中,在进门前碰到其同事也带了两位租客前来看房,李女士便从背包中拿出了准备好的一次性鞋套,而在随后的两次看房中,李女士便不再要求穿鞋套进房间了。

记者发现,只要该房未租满,还有空房间出租,中介人员在内部工作后台输入申请看房者的手机尾号,便可以获得该房源的进门密码。而在多次看房过程中,中介李女士用密码进入房子后,轻声地说了句“有人吗,来看房了”便开始介绍,而这期间房子的大门并未随手关闭,客厅、玄关处的物件赤裸地摆在来往居民的面前。

针对租客投诉因室友个人问题影响居住环境的问题,蛋壳公寓的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需要了解具体的用户投诉信息,进行相关证据的核实,同时,线下服务管家现场核实取证,合租方提供现场照片、视频等证据,对于证据确凿,且劝阻无效的情况,公司会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进行违约处理。

“有专门的租房管家提供租房服务。对于管家我们有非常专业的培训和管家行为的规定。”

针对“租金贷”问题,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分期问题,管家若有刻意隐瞒或者违规操作,我们会有相应的红黄线惩罚处理。”

其还表示,针对租金分期月付的问题,在租客签署定金协议、合同前我们都有非常明确且醒目的提示,来提示告知租客,正式合同中也会有分期月付的说明,租客可以完全自主自愿地选择是否使用分期。对于不想使用分期的租客,蛋壳公寓也提供季付、半年付、年付几种支付方式。

春节前半数长租公寓爆仓?

长租公寓市场广阔,吸引了诸多投资者。仅2018年拿到融资的便有自如、优客逸家、青客公寓、蛋壳公寓等多家企业,而2017年底拿到融资的长租公寓企业更多,尤其几笔上亿规模的融资更是引发了这个细分领域的“狂欢”。在2018年1月40亿元的A轮融资中,自如估值接近200亿元人民币,成为长租公寓领域领跑龙头。

随着长租公寓的迅速扩张,部分经营不善者则自食恶果。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8家长租公寓企业阵亡,其中包括,好租好住、爱生活爱公寓、恺信亚洲、长沙优租客、杭州鼎家、长沙咖菲猫、上海寓见以及北京昊园恒业等。值得玩味的是,胡景晖曾表示,“长租公寓爆仓,要比P2P爆雷更可怕。”

“长租公寓运营企业爆仓将在春节前集中爆发,如果现在不采取措施,上万租房者将流落街头,后果不堪设想。”在出走我爱我家近3个月后,12月3日,胡景晖在创业公司开业酒会上这样表示。

除上述管理存在问题外,租金贷,更是引发长租公寓“爆仓”的重要导火索。

部分企业采用租金贷模式,一方面是希望通过缓解租金压力吸引更多租客,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借此回笼资金,到市场上收购其他房源,扩大市场范围。但企业们似乎都忽略了租金贷模式背后显然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则企业将容易陷入两难境地。

而针对胡景晖预测的半数爆仓,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认为,长租公寓在发展过程中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甚至极端类似“爆仓”等现象。目前长租公寓运营方既包括独立运营方,也包括众多品牌房企、大型品牌中介打造的长租公寓,从目前出现问题的长租公寓来看,主要集中在独立运营侧,这部分长租公寓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则风险相对更大。但目前并没有充分迹象证明长租公寓会有大规模“爆仓”,至于将有一半的数量则更难以出现。

责任编辑:张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