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缘起》少儿不宜桥段是否有存在必要,两方观点截然对立

文/马庆云

中美合拍片《白蛇:缘起》豆瓣拿到7.9的高分,成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口碑最好的动画片作品。不过,该片也面对不少的争议,那就是作为动画片而言,里边有一场白蛇和男主角的一夜亲密戏份,这个戏份的尺度,是否已经超过了动画片观众的承受范围。

《白蛇:缘起》讲的是许仙白娘子故事之前的五百年,许仙化身许宣,白娘子还是白蛇妖精。“两人”一起离开自己的族群,患难与共,因此有了一晚的互诉衷肠。在电影的具体展现当中,三秒钟不到的亲密戏份飘过。争议点,也存在于这个三秒不到当中。

反对者观点认为,这个桥段实际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动画片要考虑未成年观众的观影感受。《白蛇:缘起》无论在海报还是预告片的内容阶段,都没有明确告知观众,里边存在这样的桥段。而这场亲密戏虽然没有超过电影媒体可以播放的尺度,但是对未成年观众来讲,依旧不妥。

支持者观点则认为,这是国产动画片超越低龄化的一个重要表现。《白蛇:缘起》已经不再是喜洋洋和熊大熊二式的低龄动画时代,更没有讲一个小孩子的童话故事,而是瞄准了成人世界的爱情观,对生死契阔进行了大规模的故事化呈现。这种爱情的生死契阔,当然要辅之以男女主角之间的亲密戏份。

我认为,这种观点性的争论,是有价值的。首先,《白蛇:缘起》打造的故事正是一个中国式的爱情观。生死契阔,自然需要一些情感上的互动来辅助完成精神上的交融与彼此认可。抛开动画片本身的少年观众居多的现实状况不谈,该片当中的争议桥段来的比较自然,也是剧情需要的,并非哗众取宠。这个桥段对推动故事前进有着很大的作用力,也是男女主角正式彼此认可的“成人礼”。

谨从院线电影的尺度来论,这个桥段并未超过标杆的合理范畴。而且,《白蛇:缘起》在展示这个桥段的时候,使用的镜头语言,也都是唯美的,而非撩拨的。这是一部电影的基本态度:塑造唯美,呈现爱情,而不是拿这个做噱头,给观众制造简单低级的感官刺激。

但是,《白蛇:缘起》确实没有通过海报、预告片等任何方式,告知观众,电影桥段当中可能存在让青少年观众需要谨慎观看的内容。这部动画片虽然已经摆脱低龄的审美观感,但是依旧应该考虑到具体的实际观众人群。我所在场次,确实出现了成人父母捂小孩子眼睛的行为。这种行为本身,不如认真给孩子做解释更为健康。

此事对我们电影人的思考价值在于,在没有正式电影分级之前,我们的动画片依旧需要创作上克制,放映时用可取的方式提醒观众某些乔丹的存在。所谓的创作上克制,便是不能把我这是非低龄动画片当做借口,直接拒绝在创作阶段对某些“是不得已”的戏份进行更合理的改编。

在这方面,迪士尼最近几年于中国内地公映的电影,便是很好的例子。这些电影当中,也有展示爱情的故事,同时,迪士尼的电影也同时面向未成年观众。但是,他们往往选择点到为止的方式,我这几年所见的迪士尼动画片当中,是没有类似争议桥段出现的。如果有,还望读者亲们不吝赐教。

这种创作者的自觉性,也出现了最近一些年的成龙电影当中。成龙电影当然面向成年观众群体,但是,他在展示打斗、血腥和某些亲密戏份的时候,都有自己十分巧妙的规避方式。打斗方面,成龙用喜剧化解血腥。在某些不得已而为之的亲密戏份上面,成龙电影最近几年都是“点到即止”,切换下一个桥段。

《白蛇:缘起》则做了三秒不到的细节展示。我认为,其实是可以通过创作者的自觉性来更换另一种更为巧妙且让所有观众舒适的展现方式的。无论是迪士尼的动画片,还是成龙最近几年的电影,都具备参考价值。当然,《白蛇:缘起》的争议桥段,本身也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我们若是能在未成年观众入场之前,建立一个影院的善意提醒服务,则是值得提倡的。

在争议之外,《白蛇:缘起》本身的质量是很高的。它建立了一个亘古的世界观:一切的世俗价值和族群体系都是善变的,唯有爱情不可辜负。其实,大量的中国古典爱情小说,都是这个思维:人间不值得,唯爱情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