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的兴衰,对瓷器吉祥图案的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天一生水,人同自然,肾为北极之枢,精食万化,滋养百骸,赖以永年而长生不老。”人对于长生不老的追求由来已久,从古至今,人们都在试图通过滋补身体以达延年益寿之功效。

日本藏家所藏清康熙青花十八学士图碗 局部图

作为中国本土的宗教,道教成熟于公元四世纪之后。道在养生,对于道教思想来说,生就是唯一标准和目的,也是最高尚的情趣和最大的快乐,更是道的具体体现和最高境界,两千年来一直贯穿始终。上海博物馆资深研究员周丽丽认为,道教提倡的斋醮祈求、消灾解厄、符篆驱鬼、炼丹成仙等等, 都为瓷器上的吉祥图案提供了丰富的题材;同时,道教的兴衰也对瓷器吉祥图案的发展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明嘉靖 红绿彩八仙庆寿图大罐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已经开始有了仙人信仰。《山海经》对古代志怪的描述,还有《离骚》中屈原以“驷玉虬以桀鹥兮,溘埃风余上征。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平生不得志,试图通过神游天界以追求人生理想,这些都能让我们探寻到古人对超自然及仙人的追寻。

到了明代中期,统治者沉迷道教,尤以嘉靖皇帝崇信道教达到巅峰,甚至不理国事。这也让瓷器上不少道教题材的纹饰变得炙手可热、风靡一时。这些题材紧紧围绕道教的“神仙”和“长生”两个主题,涌现出了八仙祝寿、麻姑献寿等带有神仙祝寿意味的吉祥图案。

明嘉靖 红绿彩八仙庆寿图大罐 局部图

其中,八仙神话故事起源于唐宋时期。民国时期,叱咤风云的古玩商、日本山中商会就经手过一件嘉靖八仙祝寿图大罐,流传有序。其上描绘了众仙集聚松柏台上,仰望云间、口颂祝词的情景:南极仙翁手持如意,神态怡然;两侧八仙来贺,形态各异,载歌载舞;整体观之,福禄祥瑞、吉庆讨喜。

追溯瓷器上的麻姑献寿图,这是明代早期景德镇所新创的图案。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例宣德青花碗,外壁就绘此纹饰:麻姑坐于鹿车上,身旁仕女相随左右。到了清代康熙年间,麻姑献寿图更是作为祝寿吉祥纹饰被广泛运用在瓷器中。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例康熙麻姑献寿图盘,描绘了麻姑以灵芝所酿美酒导鹿车, 前往瑶池向西王母祝寿的情景。虽然在此后的瓷器创作中,同类题材中仕女的人数略有变化, 但构图都大致相同。此类仙人祝寿图的松柏寿石、仙禽蟠桃、灵芝美酒及祥云瑞霭等物,在传统民俗文化里均有祝寿的涵义,其出现及流行,明示着寿星得仙祝吉可获无疆之寿的祥瑞之意。

清康熙 麻姑献寿图盘 故宫博物院藏

古人除了用仙人祝寿图祈愿永寿长春之外,还借以道教中采药炼丹的养生之法来延年益寿。如《史记·封禅书》中载:“少君(指李少君)言于上曰:‘祠灶则致物,致物而丹沙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以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唐代李白也在《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诗中写道:“闭剑琉璃匣,鍊丹紫翠房。”可见古人对炼丹术的痴迷,以及炼丹修仙思想对历朝历代的深刻影响。

日本藏家所藏清康熙青花十八学士图碗

瓷器纹饰中的仙人炼丹图,流行于明嘉靖、万历时期的瓷器上。据《江西大志》载,明嘉靖朝供御的瓷器中就有“三仙炼丹”的画面。唐代贾岛有诗云“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日本藏家所藏的一件康熙青花十八学士图碗,中间碗心正如此诗所述,老人松下问童子,药童遥指云深处,生动传神,画意盎然,侧面体现了采药以滋补是古人养生的重要手段,人们希望通过对身体的滋养,以达长生之目的。

修仙炼丹必定要以器相奉,器中祥瑞纹饰也是修仙问道的诚心之所现。八卦图和云鹤图为供奉器皿中的典型纹样,而此类纹饰也与道教的斋醮和内丹修炼密切相关。首都博物馆藏有一例焚香祭拜礼器“斗彩折枝花卉纹三足炉”,炉下部绘折枝莲花,上部绘八卦纹,反映出了嘉靖时期皇帝崇尚道教的特征。清代统治者虽不崇信道教,但此时的八卦云鹤纹也逐渐演变成为了吉祥图案,在明代的基础上继续流行。

明嘉靖 斗彩折枝花卉纹三足炉 首都博物馆藏

“人之寿,久之不过百,中寿不过六十。”正是由于寿命的有限性,古人才痴迷于寻求养生和修行之道。从秦始皇到汉武帝再到嘉靖帝,虽倾尽人力物力,也未曾达到其羽化成仙、长生不老之期许。时过境迁,我们早已借助科学力量理解了所谓长生不老只是奢求,因此何不顺应自然规律,更好地活在当下呢?

原文作者:范杰

原文来源:《中国收藏》2018年11月刊《修仙此山中 云深不知处》(因篇幅问题,原文有删减)

《中国收藏》官方授权,欢迎分享!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

合作美术馆

合作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