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泰:共享出行有望重构城市交通

1月12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19)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发表了主题演讲,演讲内容如下:

电动汽车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标志性、引领性产品。它是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基本单元;是把绿色能源、智能电网、新一代移动通讯、共享出行链接在一起的节点,从而推动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交通革命和消费革命,较大程度上破解长期困扰我们的能源、环境、城市交通等痛点和难点问题,重塑未来的愿景。

电动汽车已经进入了产业化阶段。要评估这次汽车革命影响的深刻程度,就要跳出电动汽车的局限,放眼未来的能源、交通和城市;要充分获得汽车革命造福社会的效能,就要将未来的汽车、能源、交通、城市看作一个相互交融的整体来部署、规划和推进,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下面我想讲几点看法和大家一起分享。

第一,汽车革命与能源革命协同,将大幅度改善能源结构。

我国石油消费连年增长,而自产原油连年下降。中石油研究院的一份报告发出预警,“2018年我国原油的对外依存度将突破70%,能源安全问题已经不容忽视”。现在我国每千人保有汽车大约160辆,未来较长一段时间仍处在一个增长期,如果仅仅依赖石油,能源安全将成为重大问题。圆我国十四亿人个人出行机动化之梦,现实的选择就是电动化。

与电动化并行的是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发展。电动汽车规模化发展需要强大的电力保障;而较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则有赖于消纳和存储间歇性电能的储电能力。两者通过能源互联网的衔接将产生巨大的协同互补效应。比如,2016年仅全国弃风电量就可满足超过1000万辆电动乘用车全年充电量需求。未来的电动汽车因其数量庞大,总体有强大的储放电能力,足以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充分发展。

第二,电动化需要放在绿色化的基础之上。

2010年前后,加州政府率先推行零排放积分政策;中国很快把新能源汽车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6年,欧洲多国政府提出限售传统燃油车的时间表。

2017年,欧盟提出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要求2025年新型客车和轻型车百公里二氧化碳排放减少15%,2030年减少30%,倒逼汽车业转型。

2018年7月,英国交通部发布了147页、46个要点的“零排放之路”方案,助推市场实现到2040年停止传统燃油车销售的过渡。该方案目标具体,配套措施完备,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使英国的交通零排放率先从规划进入到了实施阶段。

汽车动力技术的转型原本是技术进步和市场推动的正常过程,但是诸多国家的政府却一反常态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干预,竟成了这一轮汽车技术变革的第一推动力。究其背后,拯救地球的紧迫性、兑现《巴黎协定》承诺,大幅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实现绿色出行是各国政府高度一致性行动的初衷。

因此,电动汽车自身发展到一定程度,必须从制度上和技术上使电动化与新能源对接,并把电动化的全产业链放在绿色化的基础之上。可以预期到2025年前后,电动汽车的性价比将超过燃油车,太阳能和风能等发电成本低于化石能源,市场将以强大的力量驱动电动汽车发展和能源结构转型,以日益加快的步伐走向零排放公路交通。

第三,共享出行有望重构城市交通。

传统的以私家车为中心的城市交通体系已经成为大城市病的顽症。电动车加互联网加自动驾驶搭配为再造城市交通体系开拓了新的视野,展现了新的前景。多项研究报告表明,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的电动汽车将使共享出行的人均公里成本下降45-82%。自动驾驶共享汽车可以自行移动到出行需求点,实现无缝接驳。人、车、道路设施实时共享交通信息,提高出行效率。

在中国,很多消费者天天生活在互联网之上,他们越来越接受“少拥有、多分享”的理念。共享汽车以不同的方式满足不同人群的出行需求,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2018年,仅滴滴打车就在全国430个城市,为5.5亿人提供了超过100亿次的移动出行服务,平均每天超过2700万次。已连续多年年递增40%左右。一些汽车巨头已纷纷开始布局共享出行服务。

第四,跨界技术和造车新势力的加入增强了创新活力。

良好的机动功能只是电动汽车的1.0版本,充分释放未来汽车造福社会的潜能,还有赖于网联化、智能化和出行服务的创新。但要把电动汽车升级为“强大的移动智能平台”,成为电气化、电子化、网联化产品,对于传统车企是巨大的挑战。因为并不是把各种硬件和软件堆砌到车体上就可以做到的。我国年轻一代对信息化有很强烈的偏好和很高的要求,而我国电子信息和互联网企业有较强的意愿通过创新来满足这些需求,两者结合有可能形成我国车联网和智能化的特色和强项。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正是看到了这一发展趋势和新的机会而勇敢的闯了进来。这成了我国有别于其他汽车生产大国的一大特点,也是一大优势。他们的进入给汽车变革注入了新的基因,带来了新的理念、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在跨界技术和造车新势力参与下重新定义未来的汽车,可以确保电动化的汽车把稳网联化、智能化的方向,很好地实现与未来的对接。

特斯拉是全球第一颗明星,我国一些企业正在跟进。

第五,协同发展需要加强顶层设计。

到2030年,我国电动汽车产销将超过1500万辆,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基本普及,保有量将达到8000万辆。这个预测要变成现实,涉及能源结构调整,智能电网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升级,新一代移动通信支持,产业链的调整和改造,标准法规调整以及就业岗位转移等,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工业革命。而每一方面都是周期较长、牵动全社会的巨大系统工程。需要政府未雨绸缪,做好顶层设计,从一开始就把汽车、能源、通信、交通、城市进行综合考虑,实现技术协同、规划协同、政策协同、法规协同,有序推进。其中打破壁垒、放开市场,加强跨学科、跨行业的协同创新至关重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制定一个经科学论证的顶层设计和时间表,给市场和社会一个应有的预期,是推进汽车革命走向成功的牛鼻子。

我国几乎比任何国家对这轮汽车革命都有更加热切的期待。这次汽车颠覆性变革的底层是可再生能源,是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高度融合。而这几个方面恰恰都是我国近年来发展状况较好的新兴领域,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如果把握得好我们有可能成为一个赢家。

敬请关注盖世汽车“2019电动汽车百人会”专题实录

提示:本文根据发言整理,未经专家审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