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粉丝钱、土味营销,这些“表情包”的出名史怎么了?

翻看近期的网络社交平台,我们不难发现,和娱乐相关的话题很少。唯一热度不减的,就是明星球员郭艾伦回应抖音网红李雪琴这件事,相关词条是“郭艾伦 李雪琴”。

熟悉体育圈的朋友们可能都对郭艾伦并不陌生,但李雪琴又是谁呢?相信不少人都对这个问题一头雾水.....

李雪琴到底是何许人也?这还要从1月9日说起。

1月9日,顶流吴亦凡带着二十多万的ace吊坠,在一个装修看起来像是酒店房间的地方,操着一口像模像样的东北普通话,回应了一位名叫李雪琴的女士。

吴亦凡说:“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你别(四声)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二声)亮”。

这个看似意味不明的小视频,其实有着一个很鬼畜的大前提,那就是此前视频中提到的女主角李雪琴,已经用简单直白的“我是体”,先后召唤了3次吴亦凡。

场景不奢华,就是她走到哪儿录到哪儿,用提到隔壁三哥的口吻提一下吴亦凡。

第一次是在清华大学门口,“你看这大门,多白”......

第二次是在圆明园,“你看下这个门,你吃饭没呢”......

第三次是在三里屯,“今天我来到了三里屯,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第一条视频是2018年9月,在清华大学门口,终结篇是1月9日的吴亦凡回应。对此,见过大世面的李雪琴女士也激动到苍蝇搓手,直言“我想盘你”。

三个不超过一分钟的视频总共得到了135万的播放量和4万多个赞。针对并不复杂的内容来说,这个数据算得上是很可观了。

后来,有了流量吴亦凡的加持,“我是体”迅速登上了热搜,此前不算特别红的李雪琴也被推到了台前。

随后,李雪琴在沈阳体育馆录制的小视频,提到的明星球员郭艾伦,也在1月10日,录视频回应了她。

看到这里,估计不少人心里都有个大概的想法了:李雪琴要不是有组织有预谋地炒作,我当场吃掉拖鞋。

人一红有什么困扰呢?就是以往录的小视频都会被网友们挖出来点评一番。

纵观李雪琴的所有视频,都是“傻瓜”般的固定模式: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有时候,李雪琴的小视频甚至可以不出声,单纯地拨动泡泡枪就可以得到几千个评论和上万的点赞。

公平来说,她和那些成名早且快的土味天王不能比,像“一给我里giaogiao”的giao 哥、“想你想你想我”的雄鹰高飞,还有件件出品都是废品的手工耿。

除去这两个引发饭圈乃至全网热议的视频,李雪琴的抖音不热闹,也不复杂,就是平铺直叙地记录日常生活,要说有什么喜剧包袱,应该就是她流利的东北普通话。

这些琐碎又有点迷之好笑的视频,验证了一个道理:再平凡无奇的梗,重复次数够多,就是行为艺术。无意识地重复,反而也验证了另一个梗: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在李雪琴走红后,一时间有关她的各种揣测也多了很多,比如“李雪琴有啥好笑的啊”、“李雪琴是不是个傻子”、“李雪琴什么背景”。

其中让人惊掉下巴的就是这两个关键信息:第一,李雪琴不是东北大傻妞,95年出生的她,本科是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第二,李雪琴目前是硕士肄业,之前在纽约大学读研究生,坊间传闻因为太想家才休学一年。

我想这两个字越少,信息量越大的关键点,足够说明一件事:李雪琴的走红谈不上精心策划,但绝对不是撞大运。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她大规模走红前,我的微博首页就刷到过李雪琴的两个经典段子:东北人劝酒、搓澡的rap。

看过这两个段子之后,真得要对李雪琴女士说声佩服,因为她的抖音小视频背后,除了学术背景的加持,还有来自她本人浑然天成的搞笑+观察+总结能力。

比如东北的酒桌文化,李雪琴会这么说:“昨天喝了怕啥的,今天透一透”,搓澡则是“哪嘎刺挠的话,你就说一声”。

这些在北方语境下容易被忽略,可是自带笑点的日常,在李雪琴这里倒是找到了出口,在无形中也成了她走红的伏笔。

联系到李雪琴的走红,我们不难发现,不同类型的网红想要出头,简直越来越容易了。

不光是传统漂亮型的,也有咱前面提到的土味、手工、行为艺术博主,直白点说就是评判体系(审美、审丑)的多元化。

以往那些靠干爹、身材、炫富被大家注意到的初代网红,和这些奇形怪状又很魔性的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说到这,肯定不能忽略表情包届的霸主,雄鹰高飞。

那销魂的鼻毛和鬼畜的口音,还有打软色情擦边球的坊间八卦,简直让人又嫌弃又想探究......他为什么走红,让人把头薅秃了也没想明白。

据他本人自述,高飞72年出生在亳州,是个从皖北农村来苏州打工的普通人。平时不抽烟不喝酒,蜗居在月租金300的房子里。有个无甚感情的云南老婆(涉嫌非法同居),以及一双儿女。

雄鹰高飞的走红,几乎是零成本的一场闹剧。起初,他满口胡言乱语,在微信群“传道授业”,说自己是宇宙唯一神、世界大同教主、人类导师、即将掌控全球的紫衣圣人。

这些脑残到一定程度的标签,让人想起了气功最流行那会儿,扔块砖头都能砸死五个气功大师外加一个气功爱好者的地步。

高飞奇就奇在有人信,他在快手上粉丝多到令人咂舌,大多是一些莫名其妙就很嗨的粉丝。

据不完全统计,高飞在微信上布道,有很多“预备弟子群”,入会费是一百块。如果在群里发红包的话,就叫做供奉。

要是有人手欠抢了高飞的“香火钱”,等待他的将是圣主的专属辱骂。

高飞还在一个弟子群里表示过,要是想成为他的精英弟子,入会费是一百万,可以学到金鸡独立功和读心术。对,你没看错,就是这种不着调的招数......

不过冷静下来想,高飞和李雪琴的走红,大概是两种别人生活的极端吧。前者是网络亚文化的反攻,后者多少有点行为艺术的影子。

试想,当你在一种环境下生活久了,难免会觉得身边即世界。这时候要是在某个平台上看到类似雄鹰高飞或者李雪琴这样的存在,很难不用来打发时间。

至于高飞其人和他靠着“审丑”和“畸形秀”的心态走红后,身上的一桩接一桩“新闻”,比如和粉丝约炮、被传溺水身亡......在我看来就是亚文化KOL带来的连锁反应了。

不得不说,不管是高学历的李雪琴,还是草根如高飞,他们都是很会利用看客们的心理,深知互联网时代大家都需要一些好的、坏的、美的、丑的精神麻痹。

李雪琴懂得经营自己,用特定的话术和形象固定粉丝群体,后者则有点底层可悲的色彩在,高飞啥也不懂,但他恰恰是那头站在审丑风口上的猪,能飞多久?摔多狠?全看造化......

就好比人们逛猴山,喜欢扔水果进去,撺掇猴子们打架,看得就是个不清不楚的热闹。看完闹剧人走了,结果猴认真了。

有时候,外界的关注就像兴奋剂,人们不得不打上一针来凑合过日子。

这期间,审美也好,审丑也罢,大家就是盲目地图热闹,很少有人知道灯光背后的本质,就是一场乱七八糟的畸形秀,以及兴奋褪去后的厌恶和嫌恶。

更多娱乐资讯,都在会火

古力娜扎身高172也穿恨天高?秦岚脚踩25厘米鞋惊险走红毯!

与谢娜上综艺,何炅首次开怼,直言:你属于那种我最不喜欢的人

华晨宇红毯无修图曝光,妆厚面僵无腮帮?网友直呼:像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