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狂魔上演真人秀?这才是史上反转最多的悬疑片

悬着的心落地了!

2019年1月3日,“白银连环杀人案”凶手高承勇被执行死刑。

消息一出,举国欢庆,杀人恶魔终于魂归地狱。

高承勇从1988年开始到2014年,接连残忍杀害、强奸、虐尸11个女性,年龄最小的只有8岁。

杀人偿命,也算是对逝者的慰藉。但这个事件所造成的创伤是永远无法抚平的:受害者、11个因此支离破碎的家庭,还有一度人心惶惶的社会。当年的白银市有着这样恐怖的流传:每到夜晚,一个专挑穿红色衣服年轻女子下手的色情杀人狂便会出没。

思细级恐的是,变态杀人狂竟然逍遥法外28年,直到2016年才落网。正义来得太迟,但好歹给受害人和公众一个交代。

更悲惨和无奈的,是永远抓不到真凶最后变成悬案,更绝望的是,杀人事实确凿,却不用接受法律制裁。

眼看他吃香喝辣,眼看他自由自在,就因为过了诉讼时效,杀人的事实被一笔勾销。

欲哭无泪,求助无门,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这个坑人的“诉讼时效制”成为许多导演的灵感来源。

《杀人回忆》《那家伙的声音》《信号》都改编自涉及此制度的真实案件。但比电影更加残酷的是,现实中因为诉讼期失效,这些恶性案件不得不终止调查。

诉讼时效到期,杀人犯突然现身自曝,上演真人秀直播!

这又是什么神奇的梗?

玄妙缜密的故事情节+日式恐怖的气氛渲染,说的就是这部你怎么也猜不中结局的悬疑烧脑大片——

《22年后的自白》

竟然?这部片子成功引进内地,并在昨天正式上映,顿时有种“久旱逢甘雨”的感觉。

因为好看的悬疑片本来就屈指可数,能在中国的电影院里看到国外悬疑题材更是少见。

《22年后的自白》足够让人眼前一亮。反正扒叔就很迷日式悬疑片的风格,既变态荒诞又文艺清新, 这种独树一帜造就很多经典之作:《嫌疑人X的现身》《告白》等等等等。

《22年后的告白》在日本试水大获成功,引发不小的轰动。票房累计24亿日元,一举成为2017年日本年度票房前十。

总之电影的商业成绩和大众口碑都足以给中国观众打保票,绝非烂片,放心买票。

《22年后的自白》不论是在情节还是表现形式都不流于俗套,颇具特色。

情节反转应接不暇,细细数来竟然有5次颠覆,而且丝丝入扣设置巧妙。

1995年,5名受害者残忍被杀,凶手直到22年后诉讼期失效都没能落入法网。

突然一个叫曾根崎雅人的人自曝是杀人犯,还把作案全过程记录成书。本应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却摇身一变成了出书、作秀、靠颜值吸粉无数的网红。

一边是受害者家属的悲愤无奈、一边是杀人犯享受众星捧月。事情似乎陷入死局。

但警官牧村一直没放弃追凶。当年他和真凶有过交锋,但还是让犯人逃脱,而且牧村的妹妹还被凶手绑架下落不明,所以才穷追不舍,誓死报仇。

但面对自称杀人犯的曾根崎,本该恨之入骨的牧村像是被下了降头,

极力劝阻受害者家属不要轻举妄动、杀害凶手,甚至奋不顾身保护危险之中的曾根崎。

这里面隐藏了什么秘密?

“网红杀人犯”已经够炸了,突然一个头戴面具的黑衣人在镜头前声称“那个明星杀人犯只是为了出名为了骗钱,我才是真的杀人犯!”

主持人一脸懵逼,这年头大家都开始抢着当杀人犯了吗?

曾根崎坐不住了,他抽出主持人的笔刺向杀人犯二号,等会儿,两个杀人犯候选人直播互殴,让观众到底相信谁?

本以为会是个荒诞可笑的烂尾,结果却像坐过山车,第三个嫌疑人出现了!

到底真相是什么?这哪里在层层递进,简直是山路十八弯。

但可以打保票,电影的结局绝对会让观众倒吸一口凉气。

也许真凶从不屑于躲藏逃避,他们反而站在受害者一方,摆出怜悯和安慰的姿态,让大家都觉得,这个正义的朋友怎么会是凶手呢?

就像高承勇杀人之后格外淡定,依旧可以和邻居谈笑风生、讲述发生了什么样的杀人案。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也许身边那个看起来和气、不起眼的老熟人就是身负血债的恶魔。

《22年后的自白》胜就胜在营造出“润物细无声”的恐惧。

不仅情节让人大呼过瘾,而且在表现形式上也不拘一格。

比如说有关22年前绞杀案的新闻报道、杀人录像带,采用的是传统的胶片拍摄方式,更好地呈现年代感给观众以代入感。

围绕着“杀人犯成网红”的主线,《22年后的自白》的前半段更像是一场大型真人秀,以网络直播、社交网页、甚至弹幕的形式呈现在荧屏前。

媒介的融合造就了大众狂欢的乱象。当杀人事件成为人们各执一词、甚至用作娱乐调侃的八卦消息,真相在里面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扑朔迷离。

最给力的莫过于日本实力派老戏骨互飙演技。藤原龙也是高智商犯罪者专业户,完全hold住杀马特造型网红杀人犯。伊藤英明扮演背负血海深仇的隐忍警官。两个人的情绪爆发完全控制了观众的肾上腺素。

《22年后的自白》围绕“诉讼时效制”展开法律和人性的较量,但其实里面包含的现实意义不止于此。

杀人狂魔一路走红受众人追捧,看似荒谬的情节其实在日本现实社会的确存在。

1981年一个名叫佐川一政的日本人在法国奸杀女性并吃掉尸体,因为其父亲的运作,最终判定是精神病而免于刑罚。后来他回国撰写了18本关于食人的小说,以自己杀人的事实为噱头而且毫无悔意,甚至在日本收获大批粉丝。

就像《22年后的自白》里牧村对真凶的侧写:完美主义、自负、享受被关注的快感。

其实很多心灵扭曲的犯罪者正是把杀人作为获得瞩目的手段。流量至上的大众媒体和善恶不明的脑残粉丝就是这样掉入“变态杀人犯”自制的圈套。

除了讽刺了混淆视听的舆论,电影更深层次地思考了当法律救济无效时正义该如何实现的困境。

面对根本无法被逮捕地罪犯,受害者家属不惜选择私力复仇,甚至蓄力等待22年,不惜用自毁的方式和杀人犯同归于尽。

无论复仇成功与否,悲剧已经注定。就像最近大家都在讨论的“张扣扣案件”,目睹母亲被杀害,他本来是无辜可怜的受害者,但正是仇恨无从排泄,张扣扣成了挥刀血刃仇人的加害者。

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就是那个曾经杀害他母亲的人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用4年的自由抵一条人命,应该所有受害者都咽不下这口气吧。何况遭遇“诉讼时效制”更为极端的不公。

看着有人争先恐后地抢着当网红杀人犯,不仅是受害一方的愤恨无奈,更是司法正义的软弱无能。

《22年后的自白》完全带来另一种对公平正义的实现,私力复仇虽然是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但像电影那样设下巧妙棋局,引凶入瓮,看得实在是太爽了。

因为这些正义善良的微光,才不至于让黑色吞没整个夜空。

不早不晚,这部与众不同的开年大戏昨日已登陆内地各大院线,正在热映中!

如果你对社会的公平正义心存疑虑但是怀有期待,那就赶紧买票啦,这部现实主义悬疑的诚意之作绝对让你看到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