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细说红楼梦:黛玉见舅舅

文丨蒋勋 图丨源自网络

红楼十二重

喝完茶,吃完点心,贾母就让黛玉去见两个舅舅,这是礼节。

邢夫人是贾赦的太太,她带黛玉跟大家告别,走过穿堂垂花门,然后拜见大舅。

林黛玉没有见到大舅舅贾赦,他要让一个人传话,这个时候,你必须就当是这个亲人就在面前一样来听。这个传话的人要把话传得恰到好处,而且他就代表贾赦的身份。

“一时人来回说:‘老爷说了:“连日身子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意思是黛玉死了母亲,贾赦死了妹妹,见面都会很难过,还是不要见好。“劝姑娘不要伤心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是同家里一样,姊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姐妹们就是讲迎春、探春、惜春。“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才是。”让林黛玉不要见外。可以看到,这完全是一种礼貌性的传话。因为林黛玉是晚辈,舅舅可以不见的。这种大官每天都很繁忙,能不见的人就不见了。

然后黛玉就告辞了。告辞时,邢夫人留吃晚饭。黛玉非常懂礼貌,说舅母赐饭我应该要留下来吃的,可是如果不去二舅舅那边,恐怕不礼貌,希望大舅妈能够体谅。

到了贾政这边,描写就比较细了。黛玉刚才进荣国府,只是到了贾母的院里,没有到贾政的院里。贾政是工部员外郎,是真正的大官。官家的气派在这里表现得很充分。贾政的家比贾母处不同:“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如果有高官来的话,直接走这个大门进来。进入堂屋,黛玉看到了什么?“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上写着斗大三个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是‘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岁宸翰之宝’。”盖有皇帝印章的匾,是皇帝赐给荣国公贾源的,这里曾是荣国公办公的地方,乃荣国府的正房。

黛玉又看到“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蜼彝,一边是玻璃。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是乌木联牌,镶着錾银字迹,道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云霞。”这绝对是官家气派,在民间根本看不到这种东西。对联意思说,能够坐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头上都有珠玑的官帽,像太阳月亮一样闪亮,礼服上华美的花纹像云霞一样闪动。“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是东安郡王写的对联。我们透过黛玉的眼睛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官家气派的房子。

“原来王夫人时常居坐宴息,亦不在正室。”一个女眷,在男性官员来的时候也要避开。王夫人住在东边的三间耳房内。透过林黛玉的眼睛,我们看到这些人居住的位置与关系。贾政招待宾客在荣禧堂,王夫人住在旁边的耳房。于是老妈妈引黛玉进东房门来。

王夫人口中的宝玉

第三回结尾最重要的部分是黛玉跟宝玉的见面,在这个最重要的情节之前有一点伏笔,先让大家感觉到宝玉要出场了。

到了王夫人的房间,王夫人很客气地邀请她到炕上来坐。王夫人告诉黛玉说,舅舅今天有事情,以后再见面。接下来跟她说,跟姐妹相处都没有问题,只是你要小心,你有一个表哥,大家叫他混世魔王。

作者用母亲的口吻介绍宝玉,带出其顽劣的个性。事实上,宝玉不只是顽劣,他的个性里有别人不能理解的地方。这部小说把一个十几岁小男孩在发育过程中的那种不知天高地厚或者不可解的性情,写得极到位。

王夫人口中讲出来的宝玉大概是什么样的呢?她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罢。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玩笑,都有尽让的。

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注意,只有妈妈口中会讲出这种话。我们不会讲别人的儿子叫孽根祸胎,只有讲自己儿子的时候,才会觉得好像冤家相见一样。这里当然是疼爱,不疼爱到某种程度,也不会这么说。她说:“是这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

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宝玉不在。这是作者写小说时对铺排情节的讲究,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层次。黛玉进贾府以后,第一个见的是贾母,重点是贾母。接下来是王熙凤,再接下来才是宝玉。

王夫人说:“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黛玉想起母亲说过:“二舅母生的有个表兄,乃衔玉而诞,玩劣异常,极恶读书,最喜在内阃厮混。”“内阃”即内帏,就是女眷在的地方,通常男孩子长到某一个年龄就不会往内帏跑了,而宝玉却特别喜欢在内帏厮混。黛玉早听说外祖母极溺爱宝玉,所以无人敢管他,今天听王夫人这样一说,就知道说的是这位表兄了。

于是她赔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玩,在姊妹情中极好的。”此话有一点替宝玉说情的意思。“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一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有去沾惹之理?”黛玉讲话很有分寸,能让做舅妈的放心。

蒋勋,著名作家、诗人、画家、美学家。1947年生于西安,1951年定居台北,其后就读于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及巴黎大学艺术研究。1976年任《雄狮美术》主编,并先后任教于台湾大学及淡江大学等。1984年创立东海大学美术系并担任系主任,1996年任《联合文学》社长。2000年自教职退休,专事写作与绘画创作。

红楼十二重

谁云作者痴?

都是红楼梦中人

谢谢关注,好文共享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灰常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