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星海:建议取消新股首日44%涨停板规则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1月12日在第二十三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的解读中,释放了多重促进市场活力的重磅信号。

方星海称,股指期货限制仍待进一步放开,而新股上市首日44%涨停板限制也应该取消。

每当市场相对低迷时,“取消涨跌停”、“交易T+0”等就成为市场热涨的呼声,但是因为利弊两面性,争议一直没有结论。不过,对于首日44%涨停限制,部分市场人士还是持欢迎态度。

“提高新股发行定价合理性,大方向是放开发行23倍市盈率的潜在红线,真正实现市场化发行。但这一改革难度较大。”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如果取消首日涨跌停限制,让新股在上市首日投资者充分交易,对促进市场定价合理性是有益的。

活跃交易新举措

方星海认为,当前市场不够活跃,证监会要采取措施,使交易进一步活跃。

“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家的资本市场交易非常活跃,股市也活跃,期货市场也很活跃,太活跃了,就出台了很多限制措施,让它不要那么活跃。”方星海表示,但是现在情况在发生变化,现在又逐渐变成一个不够活跃是一个主要矛盾了。

他同时强调,“我们控制峰值大家不要担心,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以前上交所工作就是管市场监察的,我们资本市场要管都管得住,我们不担心太活跃管不住,现在我们进一步的采取措施活跃交易”。

他以举例的方式提出两个活跃交易的改革方向。一是股指期货。他认为此前已经采取三次放宽交易措施,但还不够,还要进一步放开。

二是新股涨跌幅。他认为,新股上市首日有44%涨停限制,市场没有交易量,而“没有交易量的价格是虚幻的、不准确的价格”,且上市后最初几日都没有交易量,人为限制导致价格不合理。

“首日涨停板这个事情要研究,我个人觉得应该取消。”方星海说。

此外,为实现市场的定价合理,方星海表示,将丰富多空交易工具,在期货、现货领域给予做多、做空者更加充分的数段,让市场充分博弈。“我们现在各种工具都很少,所以证监会抓紧出台一些双方都可以用的各种工具。”方星海说。

引导中长期资金入市

方星海在证监会长期分管国际业务。他说,“我会尽更大努力继续大量的引进国际中长期资金进入中国的股市,包括进入中国的期货市场”。

引入机构投资者,是实现“参与者充分”这一目标的关键内容。目前,机构角度,外资持股已放开至51%,三年后可100%控股;资金方面,2018年外资净流入股市3000亿,预期2019年达到6000亿,主要是基于MSCI提高纳入比例、富时罗素宣布纳入A股、道琼斯宣布纳入A股等数据的测算。

“2018年有一个奇怪现象国内投资者不敢买股票,国外投资者拼命买中国股票。怎么解释?是不是国外投资者不够聪明看不懂中国,我们自己都很厉害,或者反过来我们投资者不够聪明,国外投资者很聪明?”方星海说,大案是“都不是”,而是投资资金结构起了作用。

资金结构不同决定投资行为的差异。方星海说,国内大部分投资者无论散户还是机构,到年底都要算一算盈亏,所以在市场下行阶段,不断地判断是否见底,没有见底不敢进,“判断底部是巨大困难的事情,不好判断,所以你老是在外面不敢进去”。

国外投资者则不同。一方面,不需要每年年底检验投资效果,投资期限三到五年甚至更长。另一方面,认为中国经济长期是可以看好的,中国股市不应在这样的估值水平,被低估了,所以就干预大举进入。

方星海表示,中长期资金在国内投资空间很大,“但是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还不能特别的乐观”。

不过,结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方星海认为,今后一段时间资本市场改革在金融改革中将起到“牵牛鼻子”的作用。进入高质量创新发展阶段,必须要有更能吸收风险的股权投资来促进这个阶段的进一步的经济增长。

方星海演讲中透露的改革信号有些超市场预期,在业内人士看来,科创板及注册制改革的快速推进,也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监管层对资本市场存量制度规则的重新审视,这也是科创板带来的有益外溢。不过,上述多项措施仍是改革目标,要落实成为现实还要看实际推进。

对于设立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方星海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当中“尽快落地”是关键词,证监会目前正在指导和协同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充分听取市场意见和各个部委的意见基础上,日夜工作,以期尽早完成任务。

附:方星海演讲实录摘要:

我们新股上市首日有44%的涨停板的限制,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进去的,第一天完全放开了,可能后来因为第一天完全放开太活跃,加上去还是怎么着。

第一天价格涨了44%,没有交易量,没有交易量的价格是虚幻的不准确的价格。而且有一些研究,因为加了第一天44%的涨停板,导致股价最后开一点,以前第一天没有设涨停板的时候,那个比例要高,人为限制导致价格不合理,而且前几天都没有交易量,非常不合理,而且限制了交易。首日涨停板这个事情要研究,我个人觉得应该取消。

推动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尽快的落地。这里有一个关键字大家要关注,就是“尽快落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这件事情尽快落地,所以我们证监会正在指导和协同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充分听取市场意见和各个部委的意见基础上,我们现在日夜工作,尽早完成党中央和习总书记交给我们这一项十分重要和光荣的任务。

更多的中长期投资,在中长期资金国内空间也是很大的。但是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还不能特别的乐观。我也分管国际业务,我会尽更大努力继续大量的引进国际中长期资金进入中国的股市,包括进入中国的期货市场。

我国正致力于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其中在开放方面,预计今年外资流入中国股市规模会进一步增加,6000亿元规模可以预期。这一方面与MSCI未来有望将中国内地股票在其全球基准指数中的权重由5%提高至20%有关,另一方面也与A股将会纳入富时、道琼斯指数等国际指数有关。

我觉得如果资本市场不进一步的发展起来,股权融资没有一个显著提升的话,这个宏观杠杆率是稳不住的,因为你这么多的储蓄要不断转化成投资,那就只能以债务的形式转化成投资,宏观杠杆率还会反弹的。

我们现在要采取措施,使交易进一步的活跃,这才能说有活力的资本市场。我们控制峰值大家不要担心,不存在这个问题。

资本市场有韧性最重要一点就是定价合理。定价合理怎么实现?非常重要一点就是无论是期货还是现货市场,做多、做空双方都要给予充分手段、足够依据,价格不是监管部门说的,一定要有各种手段工具,让市场充分博弈,这样定下来的价格才合理。我们现在各种工具都很少,所以证监会抓紧出台一些双方都可以用的各种工具。

判断底部是巨大困难的事情,不好判断,所以你老是在外面不敢进去。国外投资者年底不算收益,投资期限是三到五年,甚至更长,看大势,中国股市低估了,中国经济中长期是看好的,不应该在这样一个估值水平,到12月31号是涨是跌跟他没有关系,他看三到五年的。我们国内要注意这个问题,引入一批中长期的投资者,它的投资效果不是说每年年底都要去检验。

我们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这个阶段中国所处的经济环境竞争激烈了,各方面压力增大了,我们迎难而上,这个过程当中资本市场的开放,为我们国家对外战略提供一个抓手。为实现我们国家对外战略起到很好的作用。为什么?因为中国资本市场增长潜力非常大。可以说全世界资本市场的机构都非常看好中国资本市场,非常愿意来,我们以资本市场开放撬动各国对华关系的积极性。

在瑞银证券成为首家外资控股券商的基础上,目前有若干家美资、日资、欧资的大型国际投行正在申请获得51%股权,有几家已经表达了坚定愿望,将在政策允许后申请达到100%控股,对此证监会将大力支持。

大家都在看:

不想错过热门资讯?您可设置第一财经资讯为星标公众号

“恩,这篇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