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跌倒,中国人不会都吃饱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叁里河

作者:隐形冠军

苹果失去魔力的背后,是中国供应链取得的进步,但是过去吸纳最多就业的代工厂和它的工人,要付出转型的代价

今年1月8日,雷军的知乎个人主页显示关注了下面这个问题,

“同样是国产手机,为什么华为是民族品牌,而在印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小米却不是民族骄傲?”

2018年11月7日,华为在深圳举办了核心供应商大会,共有92家供应商获奖,其中中国大陆企业有25家,占比不低。苹果也在2018年公布了其200大供应商,其中大陆企业只有26家,而且没有进入核心部件。

在手机的BOM成本中,显示屏、SOC芯片和闪存是成本中的三大件。市场研究公司TechInsights分析iPhone XS Max的BOM成本汇总为453美元,其中显示屏成本就占到90.5美元。

iPhone的OLED显示屏主要依靠三星供应,在苹果2018年公布的200大供应商名单中,首次出现了京东方的名字。但是京东方目前只是为苹果iPad以及MacBook供应显示屏,还没有参与到iPhone手机屏幕的生产。

显示屏方面,小米8用的是三星的AMOLED,华为mate20 pro则采用了京东方的显示屏。通常在手机厂商BOM总成本中,处理器和显示屏的的成本加在一起可以占到3-4成。华为在这些核心部件上的选择,可以让大陆的手机上游供应商们受益。

当然最让人诟病的是,小米一直是“高通税”的纳税大户,小米8的CPU延续了打在高通骁龙旗舰处理器的传统。雷军曾经在微博上表示,845的税后价格超过了500元人民币,在小米8的成本结构中达到了20%。而华为mate20 pro用的是自主设计的麒麟980,传言成本更高,但是由于华为和高通在通信专利。

不过除此之外,华为和小米在供应链上多有交叉。

比如天马2017年在小米手机面板中的供货占比超过40%,是小米手机面板最大的供应商,2018年华为发布的nova3e采用的也是天马的全面屏。但是大陆的显示屏企业目前还没有进入苹果手机成本最高的部件屏幕。

苹果的芯片一直是首选台积电代工,目前中芯国际已经进入华为的核心供应商。此前的财报分析会议上,中芯国际公布已经在14nmFinFET技术开发上获得重大进展,已进入客户导入阶段,2019年上半年便可量产。

研究苹果的供应商名单还可以发现,中国大陆的被动元器件企业也没有入选,太阳诱电、TDK、瑞萨电子、京瓷、村田制作所、胜美达、夏普等众多日美系企业占据了苹果被动元器件的供应体系。

大陆厂商进入较多的是苹果的机电/外壳组件,这部分的成本大概58美元,也是比较高的。比如金龙机电供应振动马达、依顿电子供应PCB、蓝思科技供应玻璃盖板、立讯精密供应连接器等,而且这些厂商同时也供应华为、OV等国产手机品牌。

比如华为的贴片电阻来自风华高科;小米手机的电容器、双工器、滤波器等来自火炬电子;OPPO和vivo的电感元件来自顺络电子,而且顺络电子已经是国内第一大电感生产厂商,产品也供应华为、小米。

类似的还有声学方面的瑞声科技和歌尔股份,苹果、华为等都是他们的客户。

苹果BOM表中摄像头的成本是44美元,并不低。欧菲光已经是苹果摄像头模组的供应商,但舜宇光学还没有进入苹果供应链,主要是服务国产手机品牌。客户结构的不同影响两家公司的盈利水平,2018年上半年舜宇的销售毛利率为19.4%,欧菲光的只有15.3%。

苹果BOM表中电池成本是比较低的,只有9美元,这方面有两家中国大陆企业进入,分别是德赛电池和欣旺达。但两家对苹果的依赖程度不同,欣旺达对苹果的依赖度是30%左右,德赛电池的依赖度超过六成,两家公司地位的逆转也是这个原因。

2012年时,德赛电池的营收规模是欣旺达的2.3倍,这一年归属欣旺达的订单也被德赛电池抢走,直至2014年iPhone6发布,欣旺达才又重新成为苹果供应商。与苹果的分分合合促使欣旺达转投国产手机厂商的怀抱,同时又布局其他硬件电池产品。

随着国产手机的崛起,欣旺达发展迅速,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营收规模达到75亿,销售毛利率12.7%,而德赛电池营收只有63亿,销售毛利率7.6%。

对苹果依赖过大,就会面临单一大客户风险,比如抱不住苹果大腿的 Imagination。2017年4月3日,苹果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内停止使用Imagination公司的图形处理芯片,并终止专利费支付。受消息影响,Imagination公司的股价日内跳水70%。

所以苹果衰落的背后是,中国品牌和中国供应链的双赢。数据显示,2017年四季度时,苹果在中国手机市场份额为15%,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就下滑到了9%,而华为、OPPO和vivo的市占率都超过了20%。

但是过去在苹果供应链最底端的代工厂就很难完成转型了。

比如在利润方面,如果富士康为国产手机代工生产的话,获得利润是远远低于苹果产品的。雷军承诺过,小米每部手机的综合利润率不超过5%,可以想象能留给代工厂的利润能有多少。

而且为苹果代工,富士康的应收账款比例也低于同行。目前国内手机品牌的出货量遭遇下滑,除了华米OV之外,其他的品牌都难以面对激烈的竞争。前年是乐视,去年是锤子和金立,每一次国产品牌的阵痛,背后都会导致代工厂的损失。

苹果为了应对疲软的iPhone销售,已向富士康砍单10%。而富士康为苹果准备的60条生产线,最高也只有45条在运作,其余处于停滞状态。自去年秋季以来,富士康已经裁员10万人。作为同行的和硕也在去年12月底停止了上海工厂的新员工招聘,并裁员逾1000人。

根据财经上周的封面文章《苹果村不相信梦想》,iPhone XR的生产线提前三个月就拆掉了,有些工人还没有拿到承诺中4500到7800元不等的返费,已经无班可加了。有些甚至已经开始做四休三,拿2600元的底薪。

按照我们过去的讲法,转型会有阵痛,改革会有代价,他们很大概率会成为阵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