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星光黯然收:92亿债务压顶连发9道金牌募资,电影票房扑街

打开华谊兄弟的官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星光四射的明星,正如官网自述的,精彩不止所见。华谊兄弟作为大陆知名的综合性娱乐集团,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于1994年创立,1998年华谊兄弟正式进入影视界开发、制作及发行中国极受欢迎的影视作品。2009年率先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行业首家上市公司,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曾几何时,本来星光四射的华谊兄弟负面消息不断。现在的华谊兄弟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市值超过800亿的大财主了,如今华谊的股价已经跌到了4.67元,市值只有130亿,不断创下新低。公司巨额债务压顶,股权、房产、票房收入也抵押给银行。同时,屋漏偏逢连阴雨,元旦档电影集体扑街,电影票房不及预期。

1、连发9道金牌,向4家银行申请23亿元的综合授信

华谊兄弟公司连续发出9条公告称,为偿还即将到期的29亿债务,不得不将公司未来的电影票房收入和一些房产进行质押,用以缓解当前的资金危机。1月8日晚,华谊兄弟发布第四届董事会第19次会议决议公告,会议审议通过一系列授信议案。议案内容显示,华谊兄弟及其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投资有限公司(华谊娱乐投资)共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4家银行申请23亿元的综合授信,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5笔综合授信金额总计约25亿元。

此次申请银行授信,华谊兄弟把所能质押担保的资产几乎都质押了出去。股权方面,英雄互娱20.17%的股权,北京华谊兄弟娱乐投资100%的股权,东阳浩瀚65.8%的股权,华谊影城(苏州)14.29%的股权;不动产方面,海口市龙华区观澜湖大道1号的三栋别墅,三亚市吉阳区红树山谷度假酒店房产,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自有房产一套;甚至就连七部影片收益的应收账款,10家全资影院管理公司未来五年经营中产生的票房收入,都拿来抵押。

2、一笔22亿元的短期债务将要在1月29日到期,找钱还债成为当务之急

这笔钱正是用来偿还此前发行的债券的。2016年,华谊兄弟发行了一笔为期三年,规模22亿元的债券,到期时间为1月29日。华谊兄弟于2016年1月28日发行“16华谊兄弟MTN001”债券,发行金额为22亿元,期限为3年;于2018年4月9日发行“18华谊兄弟CP001”债券,发行金额为7亿元,发行期限1年。

今年的华谊似乎非常缺钱。2018年12月24日,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华谊兄弟传煤股份有限公司AA的主体信用等级、“16华谊兄弟MTN001”AA的债项信用等级及“18华谊兄弟CP001”A-1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该评级机构认为,华谊兄弟主营的影视娱乐业务经营环境明显承压,业绩不容乐观。

3、92亿负债压顶,从资本宠儿到缺钱质押

华谊兄弟还面临着较大的债务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华谊兄弟的负债总额为92.4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5.57%,在A股79家文化传媒公司中位列第14位。从负债结构上看,长期借款为21.78亿元,占总负债的23.56%,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2.84亿元,较年初增长272.98%,占总负债的35.52%。三季报解释称主要因中期票据将于一年内到期,重分类为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所致。

华谊兄弟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中军、王中磊合计持有公司28.02%的股份,其中已质押股份比例为90.83%。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报告指出,公司的股权质押比例仍然处于高位,将持续关注高比例股权质押可能引发的平仓风险。

4、 电影票房扑街,作品难出爆款

相比2017年《前任3》《芳华》等影片票房的成功,2018年,华谊兄弟在影片市场的反响较为平淡。其中票房最好的一部影片为《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收入为6亿元,不到《芳华》的二分之一。华谊兄弟在暑期抛出了口碑大热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导演的作品《小偷家族》,上映前6天,总票房只有7000万元,最终票房也只有9500万元,没有过亿。另一部花费心思的作品《江湖儿女》口碑不俗,只可惜曲高和寡,最终票房只有6950万元,只能以亏损告终。包括《惊涛飓浪》,屈指算来,华谊兄弟下半年这6-7部影片没有一部能够接近10亿的级别,加起来的票房总数还没有一部上半年的《前任3》来得高。

华谊元旦档的《云南虫谷》本来期望较高,想一雪前耻,但票房据预估只有1.5亿,评分也较低。猫眼向来评分很高,可是这部大片也仅5.3分,豆瓣就更加不客气了只有3.5分。

虽然一直在宣称要“去电影化“,但是华谊兄弟的票房收入在主营业务中还是占有至少一半以上。作品难出爆款,华谊兄弟的利润自然不比2017年。从财报上看,华谊兄弟2018年第二、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连续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96.22%、70.14%,第三季度所获收益已经从之前的1.711亿元降至511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