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七八千,仍招不到人!一线技工岗位招工咋就这么难?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每年节前,在我国的制造业基地长三角和珠三角,由于工人提前回家过年、选择返乡就业或跳槽等原因,企业都会经历一波季节性的用工紧张。今年,记者在走访多家用工企业时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用工紧张的情况来得更早、更猛烈。

在浙江绍兴一家服装加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订单已经排到了五月份,马上就要到春节了,为了不耽误交货,近期一直在组织工人赶工。但是,就在隔壁车间,记者却发现,只有机器没有工人。

浙江绍兴某服装加工厂厂长 竹丽:以前也是做我们做衬衣的车间,车间因为近期员工招不到,现在就是把机器都停下来了 现在外地招工也难,本地更难。

记者:是工资低的问题吗?

浙江绍兴某服装加工厂厂长 竹丽:工资应该不低 我们工资都能做的(员工) 到了五六千七八千都有

因为招不到工,机器只能“睡大觉”。原本应该是繁忙赶工的车间,只能变成了落满灰尘的仓库。

浙江绍兴某服装加工厂厂长 竹丽 :心情有点着急 有点可惜 ,这边势必也闲着没用了 工人难招招不进 ,(特别是)年纪轻一点的 很难招 。

在珠三角,一些制造企业的员工更是只能拖到年后才能休假。

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培训员 张克松:我们这边有两个培训员 今年的话就是一个年后(休假)一个年前(休假)然后我的话是准备休年后。

缺人,还可以通过轮休来保证生产。最让企业头痛的是,春节返乡后很多工人就不再回来了。

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总监 曹世良 :回去过年了再能回来的(工人)大概80%左右。

为了留住工人,不少企业只能靠提高工人待遇。

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长 范博源 :每一年(春节前)都给员工找好大巴送他们回去 ,过完年又到(员工家乡)去接他们 ,一个人工上面的员工在这里做(每月工资)六七千。

范博源告诉记者,近五年来,服装加工物料成本上涨大概在10%左右,但是人工成本的涨幅则达到了35%。范博源开始扩大智能制造规模,希望通过产业升级,来解决工人短缺的问题,提升企业利润。

升级产线容易

升级工人谈何容易

近年来,不少像范博源这样年轻的企业管理者,希望通过机器代人,解决用工难题。但是,记者在走访了长三角和珠三角多家企业后却发现,升级产线容易,让工人们随之升级却没那么容易。

这里就是范博源一年前投建的智能车间,专门用来生产厨房灶具。原来灶具冲压模板等生产环节很容易割伤操作员的手,一直很难招到工人。

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长 范博源 :每一个机器手臂的话都能代替一条流水线 以前一条流水线都必须要二三十个人工 ,(机器手臂)还能七乘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工作 。

普通工人招聘难的问题解决了,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那就是,懂这套智能化设备的技术工人,严重短缺。现在企业不仅要花钱买设备,还要花钱去培训工人。

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长 范博源 :很多(懂)这种高科技的大学生还是不愿意过来,不愿意进工厂车间。(只能对)原有的工人进行升级 给他们进行培训 。

在厨房灶具行业干了17年的金松,刚刚完成了三个多月的培训。他告诉记者,目前,厂里已经有五个人初步通过的培训考核,但想要满足生产需要,还得继续培养。

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员工 金松:现在市场上这样子的人员就是很难 招不到 公司出大批资金 各方面培养人员 。

在深圳一家电子产品制造企业,记者看到,智能化生产线让原本需要8位工人的岗位,减少到3位。但是负责人说,普通工人不愁了,技术工人存在大量缺口。

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医疗产品事业部高级经理 封兴 :有两种人才需求 第一种是智能制造的设计人才,还涉及到一个智能制造应用端的人才,他要需要我们现有的这些人才要快速去学习 来适应这个新的这个智能制造 。

从“会操作”到“能学习”

技工短缺急需补足教育短板

随着智能制造的发展,目前,我国制造业的用工缺口,出现了结构性的矛盾。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高端技术人才的缺口将达到2200万。但是我们的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一边是市场上需求强劲,一边却是技工院校招生难的尴尬现实。

在这个智能化车间,一人操作,多人“学习”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

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员工 金松:现在这样子市场上就是要懂这样子设备的人很少 也是有人要挖我

生产线变了,对工人的要求也变了。像金松这样既了解行业特性,又懂智能制造的工人,成了企业争抢的“香饽饽”。

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员工 金松:老工人也是很有危机感的 一方面怕没有技术被淘汰 也怕工资会慢慢慢慢降低.

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医疗产品事业部高级经理 封兴 :工人他可能会从单一的操作变为多样性的操作 可能从固定的岗位操作变成为流动性的岗位操作。那这种对于我们工人来说 他就需要有学习能力,他要适应这种变化。

就业市场对技工人才的急迫需求,也让近年来职业院校的就业红火了起来。 麦可思研究院《2018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数据显示,2017届高职高专毕业生的就业率,首次超过了本科。但与此对应的,却是高职院校招生不易的尴尬现实。从2009年开始,全国高职院校生源持续6年下降。

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所长 曾湘泉 :中国人的观念都愿意上大学 不愿意去做蓝领,虽然我们现在有了技师高级工样一套(激励)体系 ,但这一套东西在很多行业中间并没有完全把这个标准做好 ,所以激励机制问题其实也是一个蛮大的问题 。

专家表示,要想弥补目前的用工短板,除了企业完善激励机制,最重要的是要从供给端下功夫,扩展技术工人的培训渠道,加快职业教育的发展步伐。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高等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姜大源:我们需要清华北大 这样研究型的(大学) 这只有5%。我管它叫顶天的教育 顶天的人才 ,我们更需要职业教育 ,培养一线的 把这些研究成果变成实际生产力的 ,这样的职业教育 我们把它叫立地的教育 ,没有立地何以顶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