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将凤姐和宁府陷入不见硝烟的战争?

欢迎关注《写乎》,您的足迹就是《写乎》!

作者:韩雪丽

(一)贾琏的心花怒放和三国时代

一直被凤姐高压管束的贾琏,自然心生不满,有了机会就生事。

贾敬的后事,让他有机会,接触美貌的尤二姐,马上动了心思,表现的太明显太急切,让贾蓉几句话,就同意让二姐做了外室,不考虑国孝家孝娶亲的事,不考虑凤姐的狠毒张狂。

事情做的也不密,凤姐知道了,把二姐哄骗进府,这时候,贾赦还来添乱,又赏了个秋桐,这下子,贾琏的后宅,一下子热闹起来。

一面是秋桐和贾琏好得蜜里调油一般,一面是二姐有了身孕,这贾琏自然是欢喜,凤姐表面上故作贤良,不争不闹,一派温婉,这个时期的贾琏,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想想吧,一妻二妾一通房,一个巧姐,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儿子,此时的贾琏,心花怒放,也不为过。

沉浸在良辰美景中的贾琏,哪里看到暗涛汹涌。

先是二姐的孩子小产了,说是找了个庸医,又说,秋桐的属相妨了二姐,凤姐要秋桐离开几天,秋桐和邢夫人告状,自然让邢夫人骂了贾琏一通,为了外来的撵她,不如退回你父亲。

接下来,二姐心灰,吞金而死。

孩子没了,二姐死了,秋桐上蹿下跳让人厌烦了。

贾琏也看出二姐的死和凤姐有关,直言,终究对出来,我替你报仇。

也许贾琏不在意二姐的死活,可是事关子嗣,他不可能不介意,凤姐害死他的儿子。他一直无子,年纪也不小了,贾赦这一房,连个孙子没有,他岂能不计较。

热闹的一妻二妾,一下子,成了这个局面,贾琏的好日子,没过一年,就发现,没一个可心的人。

在进入自己的后宅,他的心中,会想起什么,二姐的如花笑颜,秋桐的殷勤体贴,凤姐的贤惠明理,可惜,都是一场梦,醒了,就成了空。

(二)凤姐和宁府陷入不见硝烟的战争

表面上看凤姐是荣府的管事,与宁府没有什么关联,而且秦氏的后事,凤姐还操心受累的帮忙料理,也算是尽了亲戚的情分。从此论,宁府其实欠了凤姐一个人情。而且凤姐小时候常在贾府,与贾珍也是常见的,贾珍提起凤姐,一口一个大妹妹,说的亲热,像自家妹子似的,二人之间算是有交情。两个既有交情,也曾互助的人,后来却矛盾重生,战争迭起。

起因是尤二姐,尤二姐的事,宁府错在先,表面上看珍蓉父子好意为贾琏纳妾,可是纳妾又不明公正道的,偷偷摸摸的娶了人,藏在贾府附近的小花枝巷子里。明知道凤姐不允许,打的主意是尤二姐有了孩子,他们用子嗣去求贾母批准。这件事里,完全是对凤姐的算计,这种算计伤害极大,一是凤姐无子,本是弱势,一个贵妾带子进府,对这个正房的打压是非常厉害的。而且作为妻子,最后一个知情,是被长辈逼迫同意,颜面扫地,一个当家人的面子往哪里放。

应该说这件事里,是宁府做事不周到,行事不检点,不管是为花天酒地,还是另有谋划,那二姐可是尤氏的妹子。如果真的是凤姐一直无子,二姐的庶长子将来当了家,那与宁府的关系,可比凤姐的孩子亲厚多了,而且二姐软弱,易为贾珍操纵,本来贾琏没主意,再加上尤二姐,哪里是贾珍的对手。

凤姐知情后,马上还击,鼓动张华告状,还亲自大闹宁府,让宁府赔了她银子,再去料理官司,这一次是凤姐打了宁府的脸。逼的尤氏和贾蓉赔情赔礼,贾珍也慌张躲藏。这于宁府的长门人来说,也是丢脸的事。

接下来凤姐连环计逼死二姐,等于是扫了尤氏的面子。尤氏软弱,不敢为妹子出头,可是心中自然有计较。贾珍诸人,表面无语,也是怕了凤姐。但贾蓉鼓动贾琏替二姐报仇,点明凤姐的谋算。

东府成功让琏凤夫妻心中有了芥蒂。

后来贾母生日时,府中下人开罪尤氏,凤姐按规矩处理,邢夫人公开为难凤姐,此时,尤氏反说凤姐多事,不仅没有领情,反而站在了邢夫人一边。

凤姐和宁府的战争,拉开了幕,就不能停下来。

【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作家荟》《长江诗歌》等刊物。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杨玲、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