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好演员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虽然昨天推送的评论区,有人说我大概是这一天里唯一一个没有写王传君和章宇当街kiss的人,不过这位朋友你太年轻了,该来的还是要来

不过呢我不是要直男友谊这件事,而是想先说说章宇(再接着讲本篇的主人公嘻嘻)。

要知道如果是在2017年,这样的画面被曝光,大家对此的评论应该都是“妈耶,王传君亲男的!”“哪来两个十八线,还想卖腐上热搜啊!”……之类的吧。

况且章宇本人还有类似的玩笑

谁能想到昨天大家对这事儿的态度简直宽容得很,“谁亲?王传君和章宇啊,那亲吧。”

毕竟章宇其人如何,大家在去年年中突然收获这么个“宝贝”之后,该挖的也都挖过一遍了,知道他喜欢喝更容易醉,一醉就管不住自己。

于是大家对这种演技好的演员,简直有种护宝心理:有事儿冲着粉丝来,别搞我哥哥!

况且吧章宇还不太怕毒奶,毕竟2017年也有很多所谓的“好演员”通过综艺通过各种cut,突然就爆火了,但在2018年却因为后续作品质量不佳或者自己处理方式跑偏而惨遭口碑滑铁卢。

但章宇去年才出现在大众视野,结果选片眼光奇好,一连三部都是高分作品

章宇自己的表现也可圈可点,观众帮吹,专业评委也认可,给了相应奖项的提名,甚至他参演的其中一部《大象席地而坐》还拿了最佳影片。

但章宇本人呢,出了成绩,还主动拒绝采访甚至各种可能的露面活动,也没有把当下关注变现的尝试,在这个万事皆营销的年头里,观众自然愿意去做他的自来水。

其实还有位演员,和章宇差不多路数:产量不多,但参演的片子口碑普遍不错;戏份更少,但类型风格变换极大。

他叫王砚辉,去年大热的《我不是药神》和《无名之辈》他也有份出演。

大家说起他,都会用角色来代替,比如“《药神》里那个卖假药的”“《烈日灼心》里那个杀人的”,可见塑造人物的成功,还有人夸他是“剧抛脸”

但要说真名又未必记得,连微博也只是黄V

相对于其它被推崇的“老戏骨”个个履历不凡,王砚辉的看着总有那么一点“单薄”:

他是69年生人,再过三个月就要满50岁了

王砚辉是生在昆明长在昆明的,成长过程里接触到表演的机会也相对比较少。

高中毕业的时候,几个同学撺掇他一起去考云南艺术学院,结果不会唱歌跳舞的王砚辉竟然被录取了?他自己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普通话达标、喜欢体育所以肢体协调性好,反正基本条件是具备的。

云南艺术学院虽然没有北京上海的“三大”那么出名,但在西南地区也是很好的艺术类专业院校了,而且王砚辉考的还是云南省话剧团定向代培班,没啥基础的最后一名进去之后当然……跟不上。

他自己都想过要退学,但是后来想想再怎么样要把文凭拿吧?就这么坚持把书给读完了。

毕业之后王砚辉就进了云南省话剧团,开始演话剧。

到90年代的时候,北京电影学院给给各省的电影制片厂分配名额,可以选送优秀的演员去进修,那时候王砚辉也偶尔会去云南电影厂客串一下,当时的云南电影厂厂长对他印象很好,就把机会给他了。

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的时候也要排各种大戏,王砚辉的表现很抢眼,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老的那一拨特别直接,追着我拍戏”。

不知道大家看过张之路的小说没有,《霹雳贝贝》《疯狂的兔子》都是他的作品。

张之路有本小说叫做《第三军团》,交给国家一级导演王好为来导,女主角史可,参演的还有人艺的老戏骨,阵容非常强。

王砚辉就被选中演了这部戏,在90年代初就挣了一万块钱,而且反响特别好。

但这部戏给王砚辉更大的影响是,导演和演员前辈都开口让他就留在北京。

王砚辉没接当时的话茬,但也的确在北京“漂”了一段时间,因为没有主动笼络关系,也对自己的发展没啥规划,之后的作品反馈都一般。

在北京待了差不多五年,他就回云南省话剧团继续演话剧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本来的风格在流失,得把那些给找回来。

回去之后的王砚辉发展得也挺好,2004年他还靠《打工棚》这出戏,拿了话剧最高奖文华奖的“文华表演奖”和“观众最喜爱演员奖”。

在拿了文华奖后不久,王砚辉就遇到曹保平到云南去挑演员,问他要不要演《光荣的愤怒》里的熊老三。

这个戏的主演是大家的“达康书记”吴刚老师,熊老三是全片最坏的反派,往上勾结县里的官员,往下就利用上面的保护网只手遮天。

王砚辉说那时候自己没演过类似的角色(请欣赏他说这话时我迅的小眼神儿),不知道怎么处理,结果去见导演的时候碰到个红灯,突然想通了。

《光荣的愤怒》成了王砚辉从艺路上的分水岭,一是之后大多找他的角色都是反派,二是他开始有了更多演电影的机会。

顺便还拿走了那年华语传媒大奖的最佳男配角奖杯

很多人从《李米的猜想》开始对王砚辉产生印象的,他演了个运毒人: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有那么一丝丝慌乱,因为不是天生的坏人

但已经铤而走险了,不狠一点又能怎么样呢?下一秒他的眼神就凶狠起来

王砚辉说当时知道要跟周迅拍戏,捋剧本的时候起码停了一分钟不敢敲门,又是周迅又是邓超又是张涵予又是王宝强,哇塞,一屋明星!

结果好不容易做了思想建设,走进去之后,周迅特别认真地跟王砚辉说,“村长你好,你演得太好了”——因为《光荣的愤怒》,周迅看过。

不管出身如何,做得好了,同行自然会对你充满敬重。

上面的很多截图都来自周迅牵头的《表演者言》,没办法,王砚辉上过的综艺、接受的访谈实在屈指可数。

而周迅在这档节目里不止一次地夸王砚辉,说他演技太厉害了,简直是纪录片式的演技。

尽管《烈日灼心》让三个男主演都拿了金爵影帝,不过很多观众都说,最好的其实就是王砚辉这段戏,不过三分钟,但像在看资料片。

那时候很多人不认识王砚辉,看他穿得普通,用带着口音的腔调轻描淡写地说起案发当时的细节,“不寒而栗”四个字不是说说而已。

电影上映之后,很多人都在夸王砚辉,包括聂远也在节目上提到过被这场戏惊艳,连忙找王砚辉其它作品来看的经历。

但王砚辉觉得很茫然,“我有那么好吗?”

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好,因为王砚辉心目中的表演者是要用灵去塑造人物的。

他也坦白说自己觉得演话剧演电影没啥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电视剧,得靠气场得有控制力度。

而角色立不立得住,主要还是得在现实中有凭据,不能凭空想象,生活的沉淀也对角色是有益的。

直到现在,演了这么多电影,也慢慢慢慢出名了,王砚辉依然离名利场很远:

他的家还是在云南,要拍戏了要参加活动了要录节目了,他就去一趟北京,他得保持对生活的观察。

他自己也享受这样的状态,演演戏,聊聊戏,挺好的。

他每次演戏还是会充满忐忑,怕自己塑造不好。

《烈日灼心》红了以后,《天津日报》做过一篇王砚辉的深度报道——天津是王砚辉父亲的老家。

文章里提到王砚辉不够自信,以前不知道挑剧本,现在也不知道要如何经营社交平台,除了宣传作品外很少说话。

这一点我可以作证,看完《狗十三》采访曹保平导演的时候,我们在一楼碰到了王砚辉老师,那时我才看了《无名之辈》,看到他超级激动,说他演得好好。

他就娇羞起来,捂着脸,就着抖音歌曲 “我怎么这么好看”摇头晃脑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逗乐了。

我去王砚辉微博看了一下,2011年8月他就注册了账号,但现在只有168条更新。

更新得不勤快,但点赞很积极,特别是对他最近作品发出的感想、表现给出的评价,王砚辉赞得最多。

王砚辉最近的一部作品是《“大”人物》,翻拍自韩国电影《老手》,昨晚刚刚开映。

很多人期待这部电影,都是因为原作《老手》,如果你关注过韩国影坛的话会发现它当初在韩国咔咔咔拿过一片奖。

收益比也很惊人,2015年8月5号上映,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冲到韩国历史票房第三名。

大家可能也发现了,韩国那边很多爆火的电影都走现实路线,揭露人心黑暗与社会问题最受追捧,毕竟艺术要承载有深度的思考。

《老手》就是这样,借用@木易movie 发在知乎上的评价,这部电影所反应的社会问题也是打动人的先决条件之一。

但华语电影里,翻拍日韩之作从来不缺,理顺了内在逻辑还能照搬到中国这个社会里语境还不走偏的,并不算多。

我冲着王砚辉老师看之前,挺怕说他选片眼光好这件事也是个毒奶flag的(那样我就要再想个推送主题了),不过看完之后觉得《“大”人物》本地化得挺有亮点。

原作里刘亚仁演的是财阀公子哥,黄政民演的广域调查队刑警也是被说成“韩国FBI”,所围绕的社会问题很有韩国当地的特色。

而《“大”人物》里把基本的人物都做了点改动:

刑警是王千源演的,名字就叫孙大圣,是个“刺儿头”刑警,有功但毛毛躁躁小错也犯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清贫,孩子到了要读书的时候却买不起学区房,说到底警察就是一份普通工作,并不能真的七十二变。

而包贝尔演的赵泰是个富二代,他老爹的房产公司在当地几乎是只手遮天级别的有权有势,但他因为是“小妈”生的,所以特别敏感特别想要依靠暴力和征服来证明自己。

导演五百(对,就是拍《白夜追凶》和《古董局中局》那位)之所以选择包贝尔,觉得我们这边小城市的富二代就是那种有点暴发有点讨人厌的样子,刘亚仁财阀三代长得又帅,“太韩了”。

没钱没势的维修工想要找赵家维权,结果被赵泰羞辱,还想设计制造跳楼的假象。

一方是追着不放的执拗警察,一方是打算用权势摆平一切的“大人物”,斗的力量悬殊但也挺现实的。

有人说这是2019第一部国产犯罪片,是不是大家自己看过之后都有个评断。

淘票票上这部电影有8.9的高分

猫眼更是打到了9.2

豆瓣前几的短评也是在夸,说意外还不错的,也算是一种参考吧。

还是说王砚辉,他对这部作品应该很看重,因为这算是他第一次在电影里,演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为此他也特意接受了各种访问,配合了很多宣传。

这次《“大”人物》里,王砚辉演的是个警察,是王千源的上级,随和、圆滑、一心求稳求升职,但在关键时刻还是会挺身而出。

而且在剧本本土化的过程中,往主旋律的方面靠了,王砚辉这个角色也有增加主旋律人物人情味的作用。

不夸张地说,《“大”人物》80%的笑点都在王砚辉身上,但并不生硬,反而让人觉得这个人真实得特别可爱。

王砚辉在1905电影网的专访里也说,不管好人坏人,其实都是在演人,得要有人性。

这样会思考的演员,不是明星的演员,或许才是这个浮躁时代里,应该被珍惜的大人物。

而对他有特殊意义的《光荣的愤怒》这句话,像是一种精准总结,直接了当地概括了你我对他的所有评价。

为了这样的演员,至少我自己愿意走进影院,去支持每一次用心的创作。

(本人也很好看,值得看完后点个“好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