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国际威望有多强?给波斯湾当金主,北极圈使团来访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大唐王朝一个骄傲成就,就是空前强大的国际影响。

随着大唐铁骑的大杀四方,在唐朝近三个世纪的岁月里,中国的国际影响力远播四方。西北与东南的丝绸之路,更是朝着欧亚大陆延伸,中外的经济文化交流到达极盛,商旅往来空前繁荣。大唐能够多次挺过艰难岁月,多次开创盛世时代,就来自这开放的襟怀,换来的强大。

甚至,今天中国人被称为“唐人”,中国人在海外的聚居区被称为“唐人街”,缩影的正是那一段光辉岁月,见证的更是一个不过时的发展真谛:越开放,越强大,越封闭,越落后。

那大唐的开放,究竟到了什么程度?生动说明这个发展真谛的,还有下面几桩奇葩事。

一:洋商告太监

自从唐朝开国,大唐的海陆丝绸之路贸易,就是常年热闹。当然纠纷也免不了。阿拉伯史料《苏莱曼东游记》里,就记载了一桩雷事:有个阿拉伯商人来大唐经商,却遭到某地太监欺负。这位商人一怒之下直闯长安,竟跑到唐朝皇帝面前告御状。然后经过大唐官府的严肃审理,商人被贪占的货物得以原数奉还,惹事的太监也被罚去看坟。是为一场惹出“国际影响”的官司。

不过,就是这场折腾里,《苏莱曼东游记》更详细记载了大唐外贸的亮点:别看会惹纠纷,但外国商人在大唐,出入非常便捷,凭借地方官府发放的两份身份财产证明,就可以轻松在大唐进行商贸活动。司法保护更是严格,每一件案件都要经过严格审核。去京城申诉的大门更是敞开。以《苏莱曼东游记》的原话说:“中国(大唐)行政上有一件可以赞颂的事,就是诉讼的判决很公平,这种公平可以得到大众的信赖。”

甚至,比起千年后,那个外商货款常被拖欠,外商常见求告无门,连外国妇女都不能在沿海港口上岸的“康乾盛世”年间,唐朝,依然走在了前头。

那广州等港口商贸云集的盛况,首先就来自,唐王朝领先世界的外贸信誉。

二:白居易“陪睡”

唐朝诗人云集,要论“国际影响”最火的,当属白居易。

比如在高度仰慕唐文化的日本,白居易就是偶像般的存在,日本才女紫式部,就专门设了“新乐府诗”讲筵,定期火热交流读白居易诗的心得。日本嵯峨天皇,更把白居易的诗放在枕头边,白天的时候认真研读,晚上的时候枕着睡觉。恨不得睡梦里,都要和白居易相遇。

甚至,发展到后来,“白居易陪睡”更成了日本诗人们的追求。日本平安时代的诗人们,其诗歌常见的情节,就是梦里遇到了白居易。为了“召唤”白居易,日本民间还出现了各种祭祀歌咏白居易的典礼。中唐诗人之一的白居易,就这样在日本一火到底,成了佛一般的存在。

这高速蹿红的景象,就是那个中外交流火热的时代,大唐强大的文化影响。

三:唐朝宰相的“世界观”

比起清代闭关锁国时代里,清朝君臣看世界的昏聩无知。唐朝人又是怎样看待外部世界的?“诗仙”李白的一句诗说的好:“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条支海,就是波斯湾——打仗,都要憧憬去波斯湾打。

何止是诗人的憧憬?就连唐朝的官员们,论起“放眼看世界”,也是相当的开朗。比如唐德宗年间的宰相贾耽,就对中外往来的航线,乃至各国的风土人情,都相当的兴趣浓厚。甚至还呕心沥血,精心记述了唐朝的海上贸易航线。

在贾耽的笔下,不但唐朝的各条航路清清楚楚。甚至与唐朝有关的欧亚各国,相关的人文地理地貌,更是栩栩如生:大唐的船只从广州出发,陆续经过海南岛占城马六甲,然后从苏门答腊出发,十天后可以到达斯里兰卡。再向西北经过十几个国家,穿过印度各邦国,就可以来到阿拉伯地区,也门阿曼索马里等地区,全有大唐商旅的足迹。甚至,阿拉伯地区的河流地貌,城市布局,在他的笔下,也有生动描述。

比起鸦片战争前夜,许多开明的清朝官员,依然会闹“洋人腿脚不能弯曲”的笑话。唐的宰相,却对万里的海洋航线,列国的风土人情烂熟于心。开放的态度,高下立判。

四:中国船队“带富”阿拉伯小港口

拥有强大产业优势的大唐,在唐代的“国际市场”上,也是公认的主角。大唐的丝绸瓷器,全是畅销欧亚大陆的硬通货。不止各国商人纷至沓来,大唐的船队也走出国门,驰骋在海洋航线上。

在阿拉伯的史料里,比起用椰索捆扎的阿拉伯船来,体魄庞大的唐朝船队,俨然巨无霸般的存在。但强大也有强大的烦恼,唐朝的大船,根本进不了阿拉伯河口,只能在更远的小港口卸货,再由阿拉伯的中间商们,陆续把货物贩运到巴格达等大城市。

但不知不觉间,那些接待大唐船队的阿拉伯“小港口”,竟也骤然暴富:每次唐朝船队到来,主要停靠在阿拉伯帝国的斯拉夫港(SIRAF)。这个原先贫困的小港口,从此惹得各路商旅蜂拥而来。交易大唐货物的生意,每天都风风火火。这个早年波斯湾的“小港”,发展竟突飞猛进。当地的“中间商”们,动辄就是拥有数千万“第拉姆”(阿拉伯货币)的富豪。当地更是豪宅云集,成了波斯湾出名的富人区——被大唐船队“带富”的。

真正的财富源泉,却是大唐强大的生产与海运。

五:来自北极的客人

自从唐朝锤翻了吐蕃后,大唐皇帝拥有了“天可汗”光环,通往北亚地区的道路也是大开。于是,火热往来的丝绸之路上,也出现了一些来自比突厥更北方,以往中国人闻所未闻的“陌生客人”。

比如《通典》里记载,贞观年间时,就有来自“流鬼国”的使者。这“流鬼国”位于黑水靺鞨更东北处,境内多狗,气候十分酷寒。每年冬天时,当地人把木头系在脚上,用以踏冰追逐猎物。“流鬼国”以北,又有“夜叉国”(俄罗斯楚科奇境内),这个“夜叉国”三面是海,气候更是寒冷。当地人靠踩着滑雪板打猎为生,经常坐船与黑水靺鞨进行贸易。他们的北面还有“夜叉人”,靠捕食海象为生,十分的凶悍。

但要论最奇特的,还是“骨利干国”,以他们使者描述说,他们住在“冰海”边上(北冰洋),有兵马四千五百多人,整个国家境内,经常白天时间长晚上时间短。黑夜短到什么地步?“煮羊脾未熟,天即明”。天擦黑时烤个羊腿,羊腿还没熟,天竟然就亮了——正是北极圈的极昼极夜现象。

看看地图就让人感叹:生活在北极圈的部族,都得知了大唐的威名,他们又是怎样来到长安的?一个强大国家的胸怀与国际影响,这些唐朝年间的“北极圈客人”,又做了生动注脚。

参考资料:《新唐书》、《旧唐书》、《苏莱曼东游记》、《中国印度见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