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管弦乐队座位究竟怎么排?

1994年,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的座位排列图(张希臣/供图)

文 |刘畅

“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涉及方面多且无定论。”“这个话题看似不起眼,但确实是涉及方方面面的大问题。”“应该有个同业组织召集各大乐团指挥领头人,研讨并制定出规范。”……

让被采访的专家们上心的这个话题,就是民族管弦乐队各乐器声部的位置排放问题。不像西方交响乐团那样整齐化一有标准,中国民族管弦乐队目前位置排放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规范。而一个大型民族乐团在舞台上,各个声部的声音传到观众席的远与近、强与弱、柔与刚;哪个声部需要突出,哪个需要削弱;舞台观感以及音响上怎样才更加有融合感、平衡感、和谐感等,都与乐器的位置排放密切相关。乐器排放可以说是对乐队整体音响效果起到关键作用。在此,有没有必要提出一些要求,对民族管弦乐队定出一套或几套可选择的规范标准呢?

成型

上世纪90年代中西结合

民族器乐开启管弦乐队模式,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

“民族管弦乐团是模仿西洋管弦乐团的形式,以合奏来演奏多声部音乐为主的乐队形式。”指挥杨春林如是说。前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演奏家、北京银海民族管弦乐团指挥张希臣回忆:中国广播民族乐团自1953年成立后就一直在对乐队座位进行调整。初期基本延续了江南丝竹和广东音乐的座法;后来随着乐器的改良,乐器品种的增加,乐队音响效果更加丰富有层次。另一方面,民乐指挥家彭修文在创作上也对民族乐队有更多的要求,需要通过扩大编制等方式来达到更好的作品效果,塑造并展现民族管弦乐队的艺术风格。在经过多次调整各声部的位置,并现场试验、录音实践验证后,当时大家认为还是达到了比较好的音响效果。这种排列形式也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90年代。(见文首示意图)

1989年,彭修文携中国广播民乐团受委托拍摄了电影《民族管弦乐队指南》,展示了民族管弦乐队的座次排位音响等诸多方面的成果。很长一段时间内,各民族乐团都延续着这样的,既借鉴西方又符合中国乐器发声原理的座次排位。《指南》中演奏的《春江花月夜》《瑶族舞曲》等乐曲,其声部层次之清晰,乐队声响之融合,至今仍被广大民乐人奉为经典。

发展

民乐队呈现多元化格局

香港中乐团

改变,是进入21世纪以后的事。

2001年,香港中乐团首次把弦乐器组全部排在前面,将弹拨乐后置。此后又有国家级大型民乐团同样采取了这样的排法,这一做法成为当时民乐界轰动一时的大事。有叫好的,认为弦乐干净醇厚的声音终于凸显出来了;也有质疑的声音,质疑聚焦于弹拨乐的排放位置。

中国民族乐器常用的弹拨乐有7种之多,是中国音乐最有特点的族群,也是西方乐队没有的最大特色。有人认为,将弹拨乐放在后面,弹拨的噪音是削弱了,但是中国乐器独特的声音色彩也同时被削弱了。此外,还有强大的管乐群体等,排在哪个位置才能使乐队发出更饱满更和谐的声音,一直以来都是创新者们殚精毕思的问题。

争议也好,叫好也罢,民乐团的座次排位一旦挣脱了固有的模式,就呈现出五花八门,争相创新变革的局面,有的乐团甚至在不长的时间内尝试过几种排法。有的把扬琴放在箜篌前面;有的指挥右手边完全是西洋乐器大提琴,或者将中音声部的中胡放到弦乐最后边;为了避免唢呐面对观众吹,有的甚至将唢呐放在指挥右边……不一而足。

和谐的声音固然好,但是在一些指挥看来,和谐就意味着失去个性,因此追求个性的声音成为改变排位的又一动因。再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乐队人员的急速扩大。民乐团从原来的五六十人,发展到目前的一百多人,高胡从原来的一两把,扩充至目前通常的十把以上,加上十余把二胡,致使弦乐声部只能排在指挥的左右两侧。声部不全的乐队也需要指挥临时动议随机排放乐器。这些都构成了民乐队目前各执一辞、花样百出的多元化局面。

思考

民乐队排位需认真探讨

无论是坚守传统的,还是锐意创新的,笔者所采访的专家众口一词:是该认真探讨民族乐团排位的标准化问题了。对当今的民乐队座次排位应该有如当年彭修文那样,来一个深入的研讨、规划,甚至是更加科学的测试、计算,使之规范化,为民乐走向更宽广的领域打下基础。

“这是一个大问题。”现任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常任指挥、中国指挥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张列说:“目前音乐学院培养的现代民乐演奏人才,可以掌握相当复杂的演奏技术,已经完全可以和西洋乐器相媲美;民族音乐作品的创作,近几年也已经与国际接轨。各大民乐团可以演奏非常现代、非常复杂的作品,这均为乐团的现代化、国际化打下了基础。”他阐述说,座位排放虽然不能照搬西洋交响乐队,但其先进性、科学性一定要学习借鉴。首先将弦乐位置科学排放,随之合理安排其他声部,共同合作帮助乐团发出融合、和谐的音响,是民乐界努力的方向。

杨春林也认为:“标准化是走向世界的必经之路。目前民族管弦乐标准化不够是因为我们理论研究不够,重视不够,民乐座次排放应该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测定。”他说,我们不妨用排除法,拉弦乐器声部首席就是乐队的首席,弦乐放左边第一个谱台,复合乐队演奏学、历史沿革、观众的习惯,以及国际惯例;弹拨乐放右边也应该固定下来。“民乐队需要有一个规范,我干我的,你干你的,这样的情形不是长久之计。”

张列呼吁大型民族乐团的领头人、指挥们应当共同研讨一下这个问题,尽管艺术之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能说哪一种座次排法是最好的,哪个是错的。但相信通过研讨、科学实验,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个最能展示民族音乐魅力的方案出来。

张希臣作为“老广播人”,非常重视乐队排位,“乐队座次排位,直接关系到乐队能否产生好的音响,大家应该有这样的共识。”目前民乐作品配器法更科学了,演奏也都是用五线谱,统一在一个律上;国外现在学习中国民族音乐的人有很多,民乐队也有很多。乐队排位要想与国际接轨,让世界认同,民乐界必须要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规范。“在这方面,彭修文先生是进行过深入研究和实验的第一人,上世纪80年代的《指南》是具有代表性的。而今30年过去了,乐器和音响技术等都在不断发展进步。希望指挥家、音响学家共同努力,继续对民族管弦乐队的座次排位展开有益的探索。”张希臣说。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