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贾宝玉身边丫头,脂砚斋对她恶评,贾宝玉都说她晦气

大观园的怡红院非常复杂。一二十个丫头人人都有不同心思,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作为大观园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几年时间一群人在其中起伏沉沦,不可为不残酷。失意者如茜雪被撵走,得意者如袭人上位准姨娘。另辟蹊径是小红,最惨有晴雯丢了性命。而像四儿一般坐了一回过山车者,屡见不鲜。

四儿这丫头原来叫蕙香,名字是袭人由芸香改成蕙香,很可能是袭人调教的小丫头。怡红院丫头分三六九等,四儿从小跟袭人学习,被晴雯撵走的坠儿极可能是跟晴雯的,否则不能气成那样。

四儿上位源于贾宝玉与袭人闹别扭。二十一回因史湘云来,贾宝玉特别开心,大早上没洗漱就跑到林黛玉房中看湘云,因贪玩在黛玉房中洗了脸后求湘云帮忙编辫子。袭人赶过来叫他洗漱发现此情此景很生气。袭人认为宝玉、黛玉、湘云年纪都大了,平日要注意礼节避嫌,尤其姑娘们早上还没起来,贾宝玉不该莽撞过去。

袭人此举不错,无奈贾宝玉不听。为此袭人有意挑起冷战,不理会贾宝玉。宝玉心中无私,想不到这一点,奇怪袭人为何突然对自己冷淡,也生了气,当天伺候的人一概不用。却提拔了小丫头蕙香。

宝玉便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丫头便说:叫蕙香。宝玉便问:是谁起的?蕙香道:我原叫芸香的,是花大姐姐改了蕙香。宝玉道:正经该叫晦气罢了,什么蕙香昵!又问:你姊妹几个?蕙香道:四个。宝玉道你第几?蕙香道:第四。宝玉道:明儿就叫“四儿”,不必什么蕙香兰气的。哪一个配比这些花,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

贾宝玉和袭人生气,便宜了四儿上位,四儿原本从一个还在学习的预备丫头,变成了宝玉房中说得上话日常伺候的有头脸的丫头。四儿幸运临头获得贾宝玉青眼,主要在于她懂得把握机会。时刻准备着在宝玉面前露脸。

贾宝玉看到她时,她年纪稍微大一点,引起宝玉注意因为长得水秀。所谓水秀就是水灵秀气,是整体评价,未必多美,穿的也好看才行。王夫人撵她时,就见她“穿着打扮与别个不同”。否则以她“不及晴雯一半”的相貌,怎能入贾宝玉眼!

贾宝玉问她叫什么,换成别人也就一问一答,偏偏四儿重点提了袭人。贾宝玉虽然生袭人气,不过是意气,闹别扭。私心里还是想知道袭人的事,或者想找个袭人亲近的人传递自己生气了。四儿的话正中宝玉心意,才借给四儿改名字的机会传达自己“晦气”的心理。

不过四儿成也一句话,败也一句话。王夫人雷嗔电怒整治大观园。四儿仅仅因为一句话被撵:

这也是个不怕臊的。她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可是你说的了

四儿平时并没什么错,只是骤然被贾宝玉提拔有些轻狂,“视其行止,聪明皆露在外面”,如此“聪明”也算不得多聪明。她当初说“同生日是夫妻”的话也不过是凑趣,讨好贾宝玉而已。贾宝玉也说:

“四儿是我误了她,还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叫上来做些细活,众人见我待她好,未免夺占了地位,故有今日。”

客观来说,四儿被撵有点冤枉,属于被王夫人迁怒。她算怡红院唯一被冤枉撵走的丫头。不过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当初不是四儿巴巴赶上来,她也不会有今日。

“谁知四儿是个聪敏乖巧不过的丫头,见宝玉用她,她变尽方法笼络宝玉。”脂砚斋对四儿献殷勤的举动特别不感冒,批语言辞很重:【庚辰双行夹批:又是一个有害无益者。作者一生为此所误,批者一生亦为此所误,于开卷凡见如此人,世人故为喜,余反抱恨,盖四字误人甚矣。被误者深感此批。】

脂砚斋认为四儿的“聪明乖巧”是小人行径,有害无益,也对贾宝玉那个“晦气”点评作了注解。四儿如一道流星划过贾宝玉的人生,甚是可惜。不过烦恼皆因强出头,四儿的遭遇有因有果,她自己还是要负更大责任的。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