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海经》中狐是瑞兽,为何后来沦落为迷惑害人的妖精?

欢迎关注《写乎》,您的足迹就是《写乎》!

作者:孙英杰

自古以来狐狸的形象介于神与妖之间,但是偏向妖更多一些,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话得从远古说起。

人们常常把长的妩媚动人又会勾引男人的不良女性称之为狐狸精,其特征就是富有诱惑男人的魅力,破坏别人的幸福。然而,狐狸精最早见于史料中是以祥瑞的形象出现的。

一、《山海经》中的九尾狐

《山海经》是一部博大精深又神奇的书,书中也提到一些神异的动物,其中说到九尾仙狐。

据说华夏人文始祖之一大禹就是娶了一位九尾白狐。

说是这大禹三十岁了,还没有娶上媳妇,内心很是着急,但他相信婚姻是一种缘分,总会有一个女子在冥冥中等着他。

有一天,他来到涂山,一眼就望见一只白色漂亮的九尾狐,那九尾狐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爱意,让他内心一亮,因为无论是白狐还是九尾狐,都是大吉之兆,而这白狐九尾,更是祥瑞,这是涂山有女子唱到道:“绥绥白狐,庞庞九尾。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这歌的大意就是说看到这白狐九尾的人,如果在涂山成家立业,建立功勋,子孙昌盛,让国顺民安,是一代名主。

大禹一听,内心十分欢喜,就娶了这个涂山的女子为老婆,而这女子就是那九尾白狐幻化而成,后来她果然成就了大禹的王业。还给大禹生了儿子启,并且从启开始,世袭制代替了禅让制,开始了大禹子孙后代的荣耀之旅。

在当时看来狐狸这种灵兽,即代表多子多福,又代表王者之征,还不忘本,顺理成章的也就成为祥瑞之物了。汉代石刻像及砖画中,常有九尾狐与白兔、蟾蜍、青鸟并刻于西王母座旁。西王母是什么人?在西汉时期,神话传说就已经使西王母的形象从半人半兽转化为有不死药的神仙了。可见在汉代,九尾狐的地位,算得上是位列仙班了。

二、话说狐的修行

狐修行五十年,能变幻成妇人,修行百年能变成美女,成神巫,能知晓千里外的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修行上千年,就成了通天狐。九尾狐每一百年就会有一个尾巴出现,当九个尾巴出现,在过一百年,也就是千年九尾狐,变幻莫测。

修炼,一般都是到月上树梢,便出来吸收天地精华,虽然过程缓慢,但持之以恒,便能修炼成人形,随着法力增强,再修成正果成仙了。除非之外,也有一捷径,就是经历“雷劫”,这方法便捷也有极大的风险,挨过就成功,反之小命就没了。看来想成为狐狸精也不是容易的事,也需要胆识。

在《山海经》中说:“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中还说:“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九尾天狐,天生擅长幻术,能幻化天地众生,成仙成神了。青丘就是九尾狐的老家了,但是在北宋初期,九尾狐意境被妖化,一起来看看山海经九尾狐故事到底如何吧。

在中国狐文化史上,狐的一件倒霉事也是发生在汉代,就是被妖精化,在"物老为怪"的思想作用之下,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的狐狸不比龙凤麒麟,是很难保住它的神圣地位的。尽管在唐代流行狐神、天狐崇拜,但那已经是妖神了,既然是妖神就不像正神那般正经,不免胡作非为,就像没成正果之前的孙猴子一样。不过在唐代人的观念里,最厉害的天狐--九尾天狐却仍保持着正派风范。可惜九尾狐的光荣史终究是要结束的,只不过因为它神通最大比别的狐结束得晚一些,也正因为它神通最大,当它被妖精化后也就成为妖性最大的狐狸精了。

《太平广记》中也说:一只狐狸修炼五十年,才能幻化成人的样子,百年以上便可以改变自己的样子,成为美人,自然雄性狐狸可以成美男子,知千里之内发生的事情。坚持修炼达到千年,就可以位列仙班,成为天狐。

《酉阳杂记》中说:天上的仙狐大多是金色的九尾狐,行宫叫住日月宫,可以洞察阴阳之事,并且能力极强。

三、妲己狐媚害人

中国远古史上有一个著名女人被说成是九尾狐,这个传说咱们大都耳熟能详,那就是来自神话剧《封神演义》,而且这个故事已经流传到日本,这便是商纣王的爱妃“苏妲己”。日本《本朝继文粹》卷一一收有一篇江大府卿写的《狐媚记》,其中说"殷之妲己为九尾狐"。,说这啇纣王好色,因写了淫诗冒犯了女娲娘娘,一怒之下用招妖幡调来轩辕坟三妖九尾狐狸精、九头雉鸡精与玉石琵琶精,去勾引诱惑纣王,败坏纣王的朝纲。

恰在这时,冀州侯苏护被迫送自己的女儿苏妲己献给纣王为妃,在去朝歌的路上,九尾狐狸精吸尽妲己魂魄元气骨髓,借其空皮囊化形为妲己,用媚色迷住纣王。后来的事大家不用说也知道了,酒池肉林等乃是纣王为博她欢颜而创,并为了讨好她发明炮烙之刑等,最终断送了纣王的江山。

《搜神记》中说:“狐者,千古之淫妇也,其名曰阿紫。”这也就坐实了狐狸精的由来吧。

在中国古代妖魔神话中,有关各种各样的狐仙狐精的传说,其中九尾狐是最有名也最强大的。甚至现在也有民间封建迷信的供奉“狐仙”牌位,祈求家宅平安无事。

岁月更迭,时代变迁,文字走过了漫长的进化之路,唯一没有变得应该就是“狐狸精”仨字了,因为男人一直喜欢漂亮能魅惑自己的女人,而女人恰恰憎恨这种女人,唯有“狐狸精”仨字才能完美诠释心中所想。

历史的门槛上,倾尽一生与时光对视,行走尘世千年只为寻找遥不可及的春天,隐匿在一张皮囊的阴影里,最终幻化成灯下的回忆。一年成魔,一念成佛之间的徘徊,谁又能懂狐狸内心的精彩呢?

【作者简介】孙英杰,一个崇尚自然的写诗人,作品散见各微信平台和报刊。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杨玲、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