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缪尔·贝克特:为什么那年诺贝尔奖没给你,心里没数吗?

摄影:Jane Bown《观察者》,1976年

塞缪尔·贝克特

为什么1968年诺贝尔奖没给你,心里没数吗?

文 | Alison Flood

新发布的档案显示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主席在1968年曾经怀疑这位爱尔兰作家是否符合该奖项的精神

塞缪尔·贝克特于196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新发布的档案显示,就在一年前,评委会严肃讨论了他的作品是否符合该奖项的精神。

按照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愿,这项荣誉归于一位撰写了“最杰出、最理想作品”的作者。每年的获奖人选由瑞典学院成员决定,他们的审议会保密50年。在刚刚发布的1968年档案中,该委员会主席安德斯·奥斯特林写道:“不幸的是,关于塞缪尔·贝克特,颁奖给他是否符合诺贝尔遗嘱的精神,我必须保持怀疑”。

“当然,我并不怀疑贝克特戏剧的艺术效果,但是像斯威夫特所写的厌世讽刺性散文,或者莱奥帕尔迪的那些又激进又悲观的抒情诗,都需要作者有一股强大的激情,我认为贝克特缺乏这种激情。”奥斯特林之前就抨击过《等待戈多》的作者,1964年的诺贝尔奖评选时,当时他说“差点就想把奖颁给贝克特,因为他那种荒诞风格的写作”。

1968年,贝克特一直是其他委员会成员的热门选择,他们把“为他作品赋予灵感的人类同情心”看得很高。 当年该奖项的其他主要竞争者包括法国小说家安德烈·马尔罗、英国诗人W.H.奥登和日本小说家川端康成。

1968年世界顶级文学奖提名的其他作家包括:埃兹拉·庞德、E.M.福斯特(这两位都因为年事已高而落榜)、钦努阿·阿契贝、夏尔·戴高乐和格雷厄姆·格林。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再次因为一个曾经认为他的小说《洛丽塔》“不道德”的陪审团而从名单上被划掉,尤内斯库因为给现代戏剧所带来的新奇感而受到欢迎,但由于他的作品具有争议性而被驳回。

5年后将赢得诺贝尔奖的澳大利亚作家帕特里克·怀特在1968年已经是一位热门人选。 委员会赞扬了他“伟大的小说”《人之树》,称怀特可能是“第五大陆在文学上的第一位全职代表”。

奥斯特林推选的是时任戴高乐政府文化部长的马尔罗,但他补充说,如果颁给川端康成也“是合情合理的”,颁给奥登他也无怨言,尽管他的诗歌正在进入一个新纪元。

最后一路高歌猛进的是川端康成,陪审团称赞他“用精湛的叙事手法和无与伦比的敏感,表达出了日本人的心灵本质”。

尽管有奥斯特林之前的保留意见,贝克特还是在第二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因为他的写作赋予了小说和戏剧以新的形式,让现代人贫困的精神世界得到了升华”。 奥登、马尔罗、阿契贝、庞德、戴高乐、格林和福斯特却没有他这么幸运,最终与奖项无缘。

对记录着陪审团意见的文件保密意味着,人们将不得不等到2066年才能读到鲍勃·迪伦被评选为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评审过程。“他在美国歌曲中创造出了诗歌新的表达方式。”对这种说法的评价一直是毁誉参半。

然而,2018年的档案可能在2068年揭秘时还是会让人们一头雾水。去年瑞典学院遭遇丑闻后,诺贝尔文学奖停颁。学院成员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的丈夫让-克劳德·阿尔诺被控性侵,后来被判犯有强奸罪并于10月入狱。为了处理指控,该学院成员相继辞职,随后又决定将奖项推迟一年,“考虑到公众信心降低”。

为该奖项提供资金的诺贝尔基金会表示,希望该学院的各项行动变得更加透明可见,执行主任拉斯·海肯斯顿说道:“学院长期以来培养了一种封闭的文化,而这种文化终有一天会受到挑战。”

来源:《卫报》2019年1月10日

原标题:Samuel Beckett rejected as unsuitable for the Nobel prize in 1968

本期编辑 | 丛子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