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女博士的自省:顶尖名校的学霸为何会不成功?

学霸这个闪闪发光的称呼,一直以来都被人所向往和赞扬,从天之骄子到泯然众人的遗憾自古有之,这让我们不禁思考,我们的教育或许出了什么问题?今天家长君跟大家分享一位麻省理工女博士的自省,共勉!

曾有机构做过调查,30年间的中国高考状元却最终无一成为顶尖人才,又间或有新闻,报道当年的哈佛女孩最终也泯于终生,未见对社会的贡献。由于工作关系,我的身边也充斥着超级大学霸。一个20年前在高考中名列前茅的女学霸曾告诉我,她恨那个所谓的知名高中,回想起那段时光,是无尽的黑暗刷题岁月,而且老师仅允许他们重复练习对于考试重要的科目,那些有趣却“无用”的科目比如历史,人文完全没有涉猎,导致她至今仍对此抱有遗憾。这不仅让我们反思,我们的教育培养出的学霸,是否真的具备更强的将来为社会贡献的才干,还是我们扼杀了他们终生学习的兴致,探索世界的好奇。这篇文章的作者贝拉(化名)一路都是学霸,让我们读读她的反思。

曾经的辉煌:别人眼里的成功典范

在做妈妈之前,贝拉是个循规蹈矩的留美博士生。每天按部就班地到实验室做科研,周末逛逛公园,偶尔找一群朋友到家里大吃一顿秀秀厨艺,或者去听听高大上的讲座,沉浸在世界名校的优越感里,生活平静而美好。孩子大宝的降生像投进安静湖面的一块石头。这个小软香首先带来的是母爱泛滥,但很快就抛给贝拉一个将困扰她很久的问题:该怎样教育他?于是各种育儿书籍,全世界的教育理念都赶快学习起来。吃喝拉撒都有讲究,早期教育更是至关重要,和孩子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回想起当时近乎强迫症的状态,最根本的原因是潜意识里对自己的不满。几乎在所有人的眼里,当时的贝拉都是教育成功的典范:

普通的工薪阶层父母,来自很小的城市;

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年级第一名,保送进重点高中仍旧参加了中考,轻松拿状元;

千军万马中考进北大,接着申请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全额奖学金读博士;

同时跑得了运动会,拿得起画画笔,还掺和在各种学生会里,真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天子骄子”走向“苟且众人”

然而在这个近乎完美的学霸故事里,只有贝拉自己知道一定有哪里不对。因为随着学历的增加,她的自信心和学习效率都在急剧地消减。她频繁地做着重回高考考场却什么题也不会做了的噩梦。看看周围的同学,总觉得自己是最差的那个。每天起床去实验室干活都不情愿,甚至产生过许多次不想再读下去的念头。孩子降生后她急于教育他的偏执狂状态,突然让她意识到对这样的人生是不甘心的;同时也让她静下来思考,曾经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为何变成了只在乎眼前苟且的泯泯众人。

于是她不用思考上大学究竟是为了什么,也从未想过自己喜欢什么,只要修炼考试技能就好,其他活动通通是浪费时间。可是通关之后,没人告诉她该干什么了,从来未曾独立思考过的我一下子迷茫起来。坦白点说,大学生涯只留给了她拖延症和隐隐的挫败感。学习动力不足带来了拖延,而挫败感就来自于除了考试之外其他的评价体系的出现,比如科研成果。

毕业季的随波逐流

到了毕业时节,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的贝拉随大流来到了美国读博士。当时的贝拉对读博士就意味着选择科研道路完全不知情。开始读博生活后才发现,考试成绩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了,投身科学研究所需要的基本素质贝拉又都没有训练过,加上在麻省理工这样的顶尖学校,周围同学全是精英,使得贝拉不得不接受更严重的信心打击。日复一日枯燥的实验室劳动加上学校之外相对安逸的生活条件,终于让她忘记了曾经的踌躇满志,觉得坚持熬到毕业,找个体面的工作,过衣食无忧的生活也很好吧。

这样的心路历程,相信并不是个例。

母亲的反思:不让孩子做学霸

养育孩子,一方面能帮我们重温记忆模糊的童年,另一方面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去修正自己成长过程中的错误。贝拉说她的孩子绝不要再以考高分、当学霸为目标,这根本不应该成为教育的目的。她不会逼着孩子重复练习已经会做的题目,也不会上五花八门的补习班。不会为孩子考试得了99分还是100分而纠结,也不会追问他们拿到了什么名次。不会跟孩子说,别的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学习就行。相反地,她要努力让孩子们成为一直充满好奇心并能自我引导的终身学习者,而不是靠别人设置好的目标才能前进

要让孩子们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并能在过剩信息的迷雾里看清这个世界,而不是人云亦云,被大众的观点绑架。而她最终的目标是让孩子们找到他们所喜爱和擅长的事业,为之倾尽热情和汗水,享受过程中的磨难和收获。不管世界怎么改变,这都将成为能陪伴他们一生的幸福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