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南部小波兰省的世界遗产:在世界的边缘

pixabay.com

撰文 | 商 周摄影 | 晓 阳责编 | 程 莉

一九七八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了首批12处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在这个《世界遗产名录》里,有两个来自波兰南部的小波兰省。

在小波兰省的省会克拉科夫(Krakow)东南方向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维利奇卡(Wieliczka)的小镇,举世闻名的维利奇卡盐矿就坐落在这里。

大约两亿年前,维利奇卡还是汪洋大海,地壳运动让这里慢慢变成了陆地,同时也造就了一个巨大的盐矿。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就开始利用这里的卤水熬制食用盐。等到十三世纪,当地的人发现了地下的盐矿,从此开始了这座盐矿开采的历史,一直持续到现在。

现在,这座盐矿的地下留下了两千四百多个矿坑。这些大大小小的矿坑由近三百公里的采矿通道连接着,分布在不同深度的九个层面上。最上面的一层离地面六十五米,而最深的一层则在三百多米的地下。在位于地下一百多米处的盐矿博物馆,可以看到整个矿坑通道的分布图,一眼看上去像一个巨大的蚂蚁窝,复杂而有序地连接着。

如果仅仅是这些,应该还不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真正打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是矿坑里的内容。感谢文艺复兴,艺术在欧洲再次绽放,也包括在这个人为的地下空间里。开始是采矿的工人,然后是职业的雕塑者,用前后几百年的时间把这座矿山变成了一个地下艺术宫殿。在这座地下宫殿,所有的雕塑都是用盐矿石完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地下一百多米深处的一个教堂。

维利奇卡盐矿的地下教堂

现在,这个被开发成为旅游景点的盐矿每年接待约一百五十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有着七百多年历史的盐矿,给当地带来的不仅是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在中世纪,盐是稀罕的生活必需品,是食品保鲜的介质。在最贵的时候,一斤盐的价格相当于半斤黄金,维利奇卡的盐业这一行带来的产值是整个波兰国家总产值的三分之一。从这种巨大的财富里收益最大的,就是附近的克拉科夫市,中世纪时波兰的首都、现在小波兰省的首府。

因为盐矿,克拉科夫成为了中世纪欧洲的商贸重镇之一。尽管地处内陆,它却成为了环波罗的海贸易的汉莎联盟的成员。也因为这座盐矿带来的利润,克拉科夫建成了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广场、美轮美奂的圣玛丽教堂、富丽堂皇的波兰王宫。另外,克拉科夫还拥有欧洲内陆的第二所大学克拉科夫大学,在这所公元1368年成立的大学里,走出了改变人们宇宙观的哥白尼。

游人如织的克拉科夫老城一角

没错,克拉科夫的老城就是除了盐矿外的第二个世界遗产。老城的城墙是十三世纪修建的,为的是抵抗蒙古骑兵的侵略。在公元1241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带领强大的蒙古骑兵攻下了当时还没有城墙的克拉科夫。要不是拔都的父亲恰好在这个时候去世,蒙古军队不得不退兵,波兰可能从此就换了语言。

蒙古人的侵略仅仅是个开始。在经历了作为波兰首都200多年的繁华之后,克拉科夫继续了它辛酸的历史:十七世纪,瑞典人来了;十八世纪,俄罗斯人、普鲁士人、匈牙利人来了,然后拿破仑又来了。等到了十九世纪,克拉科夫彻底被奥地利吞并,直到二十世纪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奥匈帝国的失败,波兰人终于从几百年的外族侵入和统治里独立了出来。但好景不长,第二次世界大战又爆发了。这一次来到波兰、来到克拉科夫的是惨无人道的德国纳粹。等到德国纳粹在二战战败撤出克拉科夫之后,苏联的红色铁幕又笼罩了波兰的天空……

上个世纪末苏联解体后,人们开始努力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民主国家。现在,在宏大美丽的中世纪老城的广场上,明媚的阳光照在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的脸上;广场的周围,人们悠闲地享受着波兰的啤酒。毫无疑问,这是波兰最好的时代。

被入侵当然是坏事,但从一定角度上来说也是文明的交流。当然,文明的交流还有一种和平的方式,就是宽容地接纳外族。克拉科夫,这个饱受外族入侵的城市,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在老城的南面,是一个巨大的犹太人社区。十二世纪,犹太人来到克拉科夫,在这座城市里繁衍,和当地的波兰人和平相处,共同患难。在二战之前,克拉科夫的犹太人已经达到了六万,占城市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在这个犹太人社区,依然保留有从中世纪起陆续建造的八个犹太教堂。这一犹太教堂的数量,在整个欧洲独树一帜,展现着克拉科夫的宽容。

不过,克拉科夫的犹太社区之所以闻名世界,并不是因为宽容的波兰人,而是因为一个叫辛德勒的德国人,还有一个叫斯皮尔伯格的美国人。

一九九三年,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制作了一部《辛德勒名单》的电影,这部电影就是在克拉科夫拍摄的,讲述的也是一个克拉科夫的故事:一九三九年,德国纳粹部队入侵克拉科夫,从此这座城里的犹太人陷入了灾难。以灭绝欧洲犹太民族为目的的纳粹军队,将犹太人限制居住、集中劳役,然后用毒气屠杀。伴随着纳粹部队来到波兰的,还有一批德国管理人员,其中就包括辛德勒。辛德勒在来到克拉科夫后,收买了一家波兰人的搪瓷工厂。通过雇佣廉价的波兰人和更加廉价的犹太人,这个搪瓷工厂在波兰发着国难财。目睹了犹太人被德国纳粹部队大规模残忍地杀害之后,德国商人辛德勒心生仁慈,利用自己工厂可以雇佣犹太人的条件,保住了一千二百名犹太人的生命。

导演斯皮尔伯格讲的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显示了在纳粹统治下人性的光辉,也因此让辛德勒和克拉科夫的犹太社区闻名世界。

其实,在辛德勒的仁慈之外,还有这样一个事实:在二战的那几年里,欧洲近六百万犹太人失去了生命,其中包括数以万计的生活在克拉科夫的犹太人。不少人是在限制的居住区里被杀害的,还有的人是在克拉科夫郊区的Plaszow集中营里遇难,而最多的则是死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这个臭名昭著,杀害人数最多的纳粹集中营就在离克拉科夫七十五公里外的奥斯维辛小镇上。

这个小镇也属于小波兰省,奥斯维辛集中营是这个省的第三个世界文化遗产。

即使比盐矿和老城晚一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奥斯维辛集中营绝对是一个比前两者更值得去的地方。就像克拉科夫的旅游推介小册子里描述的那样:你可能有很多个理由不去奥斯维辛,因为已经知道它,因为不想看血腥的场面,或者因为觉得那只是德国和波兰的事情,但是只要去过的人都会觉得应该去。

现在,每年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参观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百万。作为来过的一员,我不仅觉得值得一来,而且如果要推荐世界上最值得去的十个地方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奥斯维辛集中营放在其中。

尽管去之前我也知道一些关于它的信息,但当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现场的时候,感觉还是截然不同。那些暗无天日的囚牢、毒气室、焚尸炉、绞刑架,因为囚犯不再存在而让人有些难以想象当时的场景;但那成堆的鞋子、饭盒,会很容易让人想起它们的主人。更让人难忘的是堆在一个巨大的房间里的头发,这些还没有来得及加工成地毯的七吨头发,有辫子,也有烫发,彼此纠缠在一起。这堆积如山的头发以及不计其数的犯人的照片让人情不自禁地去想象,而这种想象又那样地令人发指……

奥斯维辛集中营博物馆内的犯人照片和服装

最让人震撼的,则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二号营地。在这个奥斯维辛最大的集中营里,运输“犯人”的火车铁轨直接铺进了集中营的大门。

满载犹太人的火车开进营地,下车后纳粹军人对犹太人进行分类。有劳动能力的人被送进牢房,迎接他们的将是艰辛的劳动和少量的食品。而占大多数的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小孩和虚弱的病人,则在被剪掉头发后直接送进毒气室“洗澡”。

二号营地占地一百七十五公顷,近两平方公里。在奥斯维辛郊外的平原上,显得一望无际。站在这里极目四望,几百座房子很有规律地排列着,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一个巨大的养猪场。导游说这里可以同时关押十万人,而纳粹的计划是扩建一倍,到二十万人的规模。感谢苏联红军,没有让纳粹有时间去将这一计划变成现实。

从1941年开始到二战结束,在不足四年的时间里,奥斯维辛集中营屠杀了110万人,110万人……

同样感谢苏联红军的快速推进,让纳粹部队在来不及彻底销毁这个集中营便仓惶而逃。所以现在,集中营之前三百座整齐的房子大部分还在。其中一栋还对观众开放,让人了解当时里面犯人的生活。房子建得很简单,因为本身就是当时的犯人自己建的,很不专业,墙体显得更是粗糙不堪。里面被木头柱子和木板分隔成了近六十个单元,每个单元大概四个平方米。每个单元又分为上中下三层,每层七十厘米的高度。参观的时候我特别注意了一下,看看人是否可以在那样的七十厘米高的木盒子里坐起身来,答案是不能。也就是说,关在那里的成人只能躺在那里。

另外需要一提的是,这个关有八百人的房子里没有卫生间。看到这里我想,这个看上去像养猪场的集中营,实际的居住条件却是连猪舍也不如。

当看着直通铁路、一望无际的集中营、不如猪舍的宿舍,再加上被纳粹临走时炸塌了的巨大的毒气室,每一个参观者都是一样的心情:沉重又震撼。这个集中营告诉我们的不仅是德国和波兰的故事,更不仅是日耳曼人和犹太人的故事,而是一个属于全人类的故事。

游历小波兰省,让人难忘。就像在克拉科夫时那个年轻、自信、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志愿者导游说起的那样:“在这个地球上,波兰从来就没有站到舞台的中央过;但在世界的边缘也不是坏事,因为这为我们看世界提供了另外一个角度。”

的确如此,在这个世界的边缘,我们可以看到被侵略、被瓜分、被屠杀、被控制,也可以看到宽容、接纳、建设、独立、民主、和平。而所有这些,都是人类文明史的一部分。

本文在2017年发于“新语丝”,最近作者做了修订,并加上了照片。

更多内容:http://www.zhishifenzi.com

本页刊发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及使用

公众号、报刊等转载请联系授权

copyright@zhishifenzi.com

商务合作请联系

business@zhishifenz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