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相:情系腊八粥

情系腊八粥

邹相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每每到了腊月,我都会想起这句话,就会想起孩童时代的那些日子,就会想起奶奶为我们熬制腊八粥的情景,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流下泪水,记忆也被拉回到那些难忘的岁月里……

我的老家位于豫南山区,非常偏僻,交通不便,因为经济来源相对较少,村民的生活比较贫困。记得小时候,每到腊月到来,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两个:一是在腊八节当天,能喝上一碗暖暖的腊八粥;二是在过年的那天晚上,能吃上一顿肉。

尽管家境贫寒,但性格要强的奶奶一直希望我们家里的生活条件能得到彻底改善,特别是对我,奶奶更是疼爱有加,尽最大的努力,去满足我的要求。其中,就包括每年腊八节要喝腊八粥。听比我近年长十余岁的小姑说,在我出生之前,她和兄弟姐妹们从来就没喝过腊八粥。直到我出生后,奶奶才开始给他们做腊八粥喝。

相比于其他地方的腊八粥,奶奶制作的腊八粥似乎最为简单,却让人喝了之后难以忘却。到了腊月初七的下午,奶奶就准备三样原料:一是腊八米,就是常见的糯米;二是大枣,我们那里不产枣,一般是买河南新郑贩运过来的大枣;三是是红豆,我们自己家种的。奶奶把这三种原料分别放在三个铝盆里面,注入充分的水进行浸泡,直至第二天凌晨六点。

熬制腊八粥的原料

到了次日凌晨六点多,奶奶把那三种原料一起放入家里的大铁锅里面,加上几瓢水,开始用柴禾煮起来。等到锅里的原料煮开了,奶奶把锅盖揭开,用个漏勺放在锅盖下面,接着用小火炖。大概再炖上三四十分钟,腊八粥就做好了。出锅后,奶奶再往粥里面加上几勺白糖,使劲地搅上几下,就成了。

当奶奶喊我喝腊八粥时,我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就像鱼儿见到水一样,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待粥稍微凉下来,我便迫不及待地喝起来。等我喝完粥,奶奶才喊几位姑姑来喝粥。因为这个,几位姑姑一直还对我感恩戴德,说因为有我才能喝上粥呢!

少林寺僧人为众施粥

奶奶做的腊八粥,味道非常鲜美。按照她的解释,因为糯米、大枣和红豆都浸泡了一晚上,很容易煮烂,再经过几小时的熬煮,就真正成为“一锅粥”了,所以喝起来非常劲道,有味道。我对奶奶的说法表示赞同,每次喝粥时也是“吱吱溜溜”,喝得碗见底儿。

在我的记忆里,喝完一次腊八粥,就算真正过完一年。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余年,直到我上高中。因为要住校,每年的腊八节也不放假,所以我就喝不上奶奶做的腊八粥。等到寒假放假了,奶奶就会给我补做一回,解解我的馋。等我上大学了,因为远在省城,就更没时间回去了,奶奶的年纪也大了,就不再做腊八粥了。每逢腊八节,奶奶就会给我打电话,让我记得喝一碗粥,说那代表幸福和平安,是福粥,一定要喝。我呢,也会乖乖地按照奶奶的要求,喝上一碗学校里做的腊八粥。但是,明显地感觉到,那粥的味道,远远不及奶奶做的甜美、劲道。

腊八送福送吉祥

直到2008年的春节,我带着妻子回老家过年,病重的奶奶非常高兴,一个劲儿地说“我要抱曾孙子了,我要抱曾孙子了……”腊月二十八那天,奶奶非常提出要给我们做腊八粥,说是腊八初八、腊月十八我们都没放假,就腊八二十八喝腊八粥吧!得知这一消息,妻子非常高兴,因为此前我多次提到奶奶给我做腊八粥喝的事情,并主动提出要给奶奶打下手,一起做腊八粥。等腊八粥做好后,我们全家人都喝了,就连奶奶也喝了一小碗。那天晚上,奶奶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腊八节的故事,包括明太祖朱元璋与腊八粥的故事,清朝慈禧太后与腊八粥的故事,以及佛教寺院每年腊八初八对外施粥的故事,等等。

腊八蒜

没想到,那次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喝奶奶制作的腊八粥。更没想到,那次回家,竟是我和奶奶最后相聚的几天。2009年10月31日,不堪多种疾病折磨的奶奶撒手人寰,留下我无尽的痛苦与思念。在奶奶的灵柩前,我痛哭不已,向她诉说着那些与她制作腊八粥相关的回忆……

奶奶虽然离去,我与腊八粥的情缘却并未间断。因为一次美好的机会,自2008年开始,我与禅宗祖庭少林寺结下善缘,得以从事少林文化研究的相关工作。自2009年开始,每到腊八当天,我都能品尝到少林寺制作的五行腊八粥。少林五行腊八粥的做法非常独特,用料非常考究,但其味道和奶奶做的腊八粥一样,非常甘甜、劲道,给人以美的感受。每每喝着少林五行腊八粥,就会想起逝去的奶奶,就会想起她老人家给我做粥的情景……

其实,在他们老家,腊八节喝粥的传统已经逐渐淡化,特别是随着农村城镇化的推进,村里没多少人,基本上都是老头老太太在家,也不愿意去找麻烦、去制作腊八粥。就在今年,看到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在全国两会上,提出“关于设立腊八节为国家公休日的建议”,拟将“腊八节”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将腊八节布施、慈悲、感恩、欢喜的正能量传递给更多有情众生,让我们振奋不已。如果能在国家层面上重视“腊八节”这一民俗文化,我们这一优秀的传统民俗文化一定能够很好地传承和发展下去。

依稀中,我又想起了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着制作腊八粥的场景。我也衷心地希望,释永信大师的建议能够被国家相关部门接受,这样,以后每年的腊八节,炎黄子孙们会继续喝腊八粥了。我相信,这也是奶奶最大的心愿……

(本文曾获第二届“少林杯”腊八节有奖征文比赛一等奖)

邹相,祖籍河南光山,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诗词学会会员,河南青少年作协副秘书长,郑州市作协理事,党的生活书画院副院长,河南少林书画院副秘书长。先后出版《禅心乡韵》《拈花微笑》《菩提花开》《且听风吟》《素心若荷》等多部著作。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少林寺官网负责人,《禅露》杂志执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