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大学毕业放弃编制深山支教13年 带出留守儿童冠军足球队

现年39岁的徐召伟是一名在大山深处乡村小学坚守了13年的支教老师。2017年4月,他在自己所支教的贵州省大方县对江镇元宝村希望小学组建了男、女两支学生足球队,连续夺得两届全县师生体育艺术节足球比赛的冠军。

“中国温度”特约

摄影/罗禹 视频/邰海燕 编辑/丁梦硕

出品/腾讯图片

视频 |大学毕业生跨越几千公里进山支教13年 如今带出两支冠军足球队

徐召伟1980年出生在新疆巴州焉耆县,从小就很喜欢足球,用他的话说,自己是个身体发胖的资深老球迷。他和同时代的许多球迷一样,熬更守夜看世界杯,看欧洲杯,看五大联赛,对巴乔、马尔蒂尼、维埃里等老一辈的足球巨星倍怀感情。图为徐召伟看孩子们踢球。

他的支教生涯始于2005年,到大山深处支教对于他来说,是件很有意义的事,也是他的梦想。当时他从新疆石河子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毕业后,通过考试被新疆喀什市麦盖提县第二中学招为中学教师,在这里工作两个月后,他最终选择放弃编制,打起背包,走进几千公里外的大山深处。图为通往元宝村的道路。

徐召伟乡村支教生涯的第一站,是云南丽江地区宁蒗县永宁乡木底箐村小学。在这里,他仅仅坚持了三个月。“那时候大学刚毕业,没有收入来源,过生日时吃的是清水煮萝卜叶,后来没钱吃饭,离开了,路费是联系同学寄来的几百块钱,到现在都没能还回去!”,徐召伟无奈地苦笑道。他坦言那些日子尽管很苦,却很充实。

从大山深处回到城里,徐召伟工作了一段时间,攒下了一些生活费后,2006年他到了贵州铜仁市沿河县泉坝乡水田村大寨组教学点,这是他支教的第二站。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在元宝村希望小学给孩子们上课。

刚到这里时,整个大寨教学点只有三四十个孩子,分成四个年级,四年级仅有五六人。在这里,他一呆就是七年。七年里,徐召伟主要教孩子们语文,此外,还兼顾教数学、体育、音乐等其他科目。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在元宝村希望小学给孩子们上课。

由于老师紧缺,很多时候他一个人要上三个班的语文课。也就在这七年间,大寨从只有从几十个孩子的教学点,发展成拥有近三百名学生、六个年级的完整小学。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在元宝村希望小学给孩子们上课。

2013年,徐召伟从朋友那里得到消息,贵州省大方县对江镇元宝村希望小学紧缺老师。经过一番考虑,他离开了支教7年的大寨小学,走进元宝村。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在元宝村希望小学给孩子们上课。

在元宝村希望小学,有一次学校获捐两个足球,徐召伟课外时拿出来给孩子们玩,发现孩子们很喜欢踢球。那会儿学校没有球场,他就带着孩子们在土包上踢。孩子们经他指导,倒也踢得有模有样。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让孩子们练习带球运动射门。

尽管学校没有球场,徐召伟还是想着将这群喜爱踢球的孩子组成队伍。2017年4月份,他与当地同是球迷的老师李宇一合计,组建了元宝小学足球队,男生、女生各一队,每个队10名队员,徐召伟任足球队总教练。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指导孩子们训练。

尽管训练都在坑坑洼洼的土包地进行,孩子们却很认真,充满激情。球队组建俩月后,校长王光文向公益组织争取到了一个足球草坪的援建项目,孩子们终于有了一块像样的足球场。虽说徐召伟是足球队总教练,但他毕竟不是足球教育专业,也不是所有的技术动作都能做,球队训练中,能做的技术动作,他都会亲自给孩子们示范,做不了的,就上网找足球教学视频,和孩子们一起观看学习。图为2019年1月10日,徐召伟指导孩子们训练。

兴趣爱好是最大的动力,经过三个月刻苦训练,这群从零开始学习踢球的孩子就在首届大方县师生文体艺术节中,包揽了足球比赛小学组男女冠军,元宝村希望小学一下在全县引起轰动,并在第二年的比赛中再次双双蝉联冠军。图为徐召伟手机里保存的元宝村希望小学女子足球队夺冠后的合影。

现在元宝村希望小学每个班级都组建了班队,并开展校园足球联赛,学校球队发展到约40名队员,几乎每天坚持训练。而目前缺乏各种训练装备是他们继续提升训练水平最大的困难,孩子们没有球鞋球服,元宝希望小学当初修建球场到现在还有一万多块的地面硬化费用没结清,当初的援建项目只负责草坪,并不包含地面硬化。

球队的训练不因为放假中断,假期也会定时安排训练,早上下午都有训练内容。足球本身就是一项需要进行身体对抗的高能量消耗运动,孩子们需要在训练过后补充能量,男女两队20人的午饭得解决,徐召伟便从自己1500块的工资里挤出钱来买米买菜,孩子们也会各自从家里带点土豆、辣子,拼在一起搭伙,乒乓球桌则变身这个训练团队的餐桌。

对于乡村支教,徐召伟认为不仅要教孩子们书本上的知识,还要锻炼他们强健的体魄,教会他们做人的道理。而对于留守乡村里的孩子,他们长年身处父母外出打工等生活环境里成长,最缺乏的是真正用心的陪伴,这会从心理上让他们的童年变得残缺。

支教以来,徐召伟把每个孩子都当成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当成自己的孩子。为了让他们拥有健康完整的童年,他针对孩子们各自的性格,采取从人文关怀出发,用热情和爱心去陪伴他们,与他们建立情感联结,让自己成为他们的亲人。

但徐召伟这样用热情和爱心去陪伴的方式往往会被旁人曲解,成了他在支教生涯中最大的伤害和委屈。面对这样的伤害委屈,这个远离了亲人,身在他乡的七尺男儿唯有独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哭泣。

每次痛哭过后,徐召伟想自己如果结束了支教生涯,就去做一名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