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在贾府,是多么困窘的处境?平儿一句话道破真相

王熙凤在《红楼梦》中,似乎是一位威风八面的人物。她掌握着荣国府中的管家大权,威仪棣棣,不可一世。家下人等提起这位琏二奶奶,心中都是充满了惧怕,甚至于连隔壁的宁国府中,都知道这位琏二奶奶是一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脑了不认人的。”

因为管家的权力,也给王熙凤带来了不少“实惠”,她可以坐收家下人等或者贾家旁支子侄们的孝敬,因为他们经常有求于她;她可以偷偷替别人办事,坐收好处,比如馒头庵中她和净虚的那场交易;她还可以把贾府众人的月例,提前支了,拿出去放利钱,充盈自己的腰包。

这样的一位王熙凤,似乎是人生的大赢家。然而,果然如此吗?其实,在王熙凤风光无限的表面背后,隐藏着她在贾府中无比尴尬的处境。

她是荣国府中长房的儿媳妇,却在替二房管家。

二房的太太王夫人,王熙凤的亲姑妈,对这个帮自己管家的侄女兼侄媳妇满意吗?王夫人在《红楼梦》中的第一句话,就是看到王熙凤进来,张口就问:“月钱放完了不曾?”如果您认为这只是王夫人的顺口一问的话,那么,第三十六回,当王夫人再次盘问王熙凤:“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说短了一吊钱,是什么缘故?”则直接的暴露出来,王夫人对王熙凤的不信任。

“当家三年狗也嫌”,王熙凤替王夫人管家多年,也“成功”的得到了家下人等的无数怨恨,尽管心中对琏二奶奶有几分惧怕,她们也没少了明里暗里给琏二奶奶下绊子。比如周瑞家的,就在贾母生日的时候,私自把王熙凤命令,“等过了这几日”,再处罚那两个得罪了尤氏的婆子的话,改成了“立刻执行”——周瑞家的听了,得不的一声,出了门,便命一个小厮到林之孝家传凤姐儿的话……一面又传人,立刻捆起这两个婆子来,交到马圈里,派人看守。

周瑞家的这一改动,立刻就招致了邢夫人、王夫人、尤氏,三位诰命夫人,联合对王熙凤发难。王熙凤也只能气得自己偷偷在房间掉泪。

替亲姑妈管家多年,得到的是姑妈的不信任,下人的忌恨。那么,在正经婆婆邢夫人那里,王熙凤又得到了什么呢?

邢夫人对王熙凤的抱怨,也早就连二门外的小厮都知道了:“……如今连她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她,说她“雀儿捡着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自家的事不管,倒替别人家瞎张罗。””

平儿早就曾经用一句话道破了王熙凤在贾府中的尴尬处境:“……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王熙凤替姑妈管家再尽心尽力,也终究还是要回到那个对她已经极其不满的婆婆邢夫人手下去的。可是,回到邢夫人手下,还能有王熙凤的好日子过吗?王熙凤因为替二房管家,早就招致了邢夫人对她的极大不满。

在荣国府的长房和二房之间,王熙凤早已经落得“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