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细说红楼梦:贾府的进餐礼仪

文丨蒋勋 图丨源自网络

红楼十二重

故事发展到这里我们都觉得宝玉要出场了,可作者却又把它岔开了。

下面写贾母要等黛玉过来一起吃晚饭,描述一个贵族老太太吃饭时的排场。

王夫人带黛玉回到贾母的院子。经过一个房子时她特别指给黛玉,说:“这是你凤姐姐的屋子,回来你好往这里找他来,少什么东西,你只管和他说就是了。”在这里,王熙凤管家的重点再一次被强调。前面王熙凤自己已经交代过,现在由王夫人再一次告诉黛玉。很明显,王熙凤的房子就在贾母后院,跟贾母的房子连在一起。这样一来,整个空间的感觉也就比较清楚了。

“这院门上也有四五个才总角的小厮垂手侍立。”小孩子叫做垂条,头发是垂下来的。到十三四岁时会往上梳,叫总角。才总角的小厮,就是十三四岁的小男孩,顶多十五岁左右。

王夫人带着黛玉穿过一个东西穿堂,就是贾母的后院。

“于是进入后房门,已有多人在此伺候,见王夫人来了,方安桌椅。”这里也许不太容易了解,就是贾母要吃晚饭,很多人在伺候,王夫人到了以后才能安置桌椅。为什么呢?因为王夫人是儿媳妇,伺候贾母吃饭责任最大的是王夫人。

一个贵族夫人,不可能自己做搬椅子摆筷子的事情。她到了以后,别人才能够帮她摆,她可以命令下人帮她。可见大家族的气派和规矩的森严。

“贾珠之妻李氏捧饭,熙凤安箸,王夫人进羹。”李纨拿饭给贾母,王熙凤放筷子,王夫人把调好的羹送到贾母面前去。孙媳妇、儿媳妇都在旁边伺候。贾母终于熬成这个婆了,她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四张空椅。”贾母坐在正面,因为身份辈分的关系,没有人跟贾母坐在一起。有人会以为这是王夫人和王熙凤的位子,可她们是绝对不能坐的。“熙凤忙拉了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因为黛玉是远客,而且王熙凤知道黛玉是贾母最疼爱的外孙女,所以林黛玉是第一个入坐的。在古代,小姐地位很高,媳妇地位却非常低。

“黛玉十分推让”,她是很懂事的,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坐这个重要位置。贾母就笑了说:“你舅母和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王夫人、邢夫人、李纨、王熙凤,她们有丈夫,把贾母伺候好,回去再伺候丈夫吃饭,然后自己才吃饭。所以她们不在这里吃饭,意思是你可以坐。“你是客,原应如此坐的。”这就是在讲家里的规矩了。《红楼梦》讲到传统的家教。黛玉这么小,十几岁,却知道坐哪里也是要看人家吩咐的。虽然王熙凤安排她,可她还要等贾母说了以后才敢坐。

“黛玉方告了座,坐了。贾母命王夫人坐了。迎春姊妹三个告了座,方上来。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旁边丫环执着拂尘、漱盂、巾帕。李、凤二人立于案旁布让。外间伺候之媳妇丫环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黛玉第一次见识到大家气派。虽然父母都出自豪门,可是黛玉家里人少,没看过几代同堂吃饭时的讲究。规矩虽多,却不忙乱。

“寂然饭毕,各有丫环用小茶盘捧上茶来。”吃完饭后就有小丫头拿着茶盘给每一个人送一杯茶来。“当日林如海教女以惜福养身,云饭后务待饭粒咽完,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今黛玉见了这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随的,少不得一一改过来,因而接了茶。”接了茶以后以为是要喝的,结果发现不是喝的茶。

“早见人又捧过漱盂来,黛玉也照样漱了口。然后,盥手毕,又捧上茶来。”这才是喝的茶。两次捧茶,第一次漱口用,漱口之后洗手,擦完手以后再送茶来,才是喝的茶。这都是生活细节的描写。《红楼梦》里作者经常回忆过去的日子,大大小小的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全部被记录下来了。正是这些生活细节使《红楼梦》变得特别丰富,豪门贵族生活完全复现在我们眼前。

蒋勋,著名作家、诗人、画家、美学家。1947年生于西安,1951年定居台北,其后就读于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及巴黎大学艺术研究。1976年任《雄狮美术》主编,并先后任教于台湾大学及淡江大学等。1984年创立东海大学美术系并担任系主任,1996年任《联合文学》社长。2000年自教职退休,专事写作与绘画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