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社交恐惧成为常态:如果可能的话,请不要和我说话

『读药』是界面文化每周日推送的固定栏目,专为读者定制解决人生疑难杂症的文化药方。每周,我们会选取读者提供的“病情”,针对一种“病症”推荐适用的书籍、影视、音乐、文艺活动等,让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和美好。

本期读药栏目,我们想和大家聊聊如何减轻“社交恐惧症”(以下简称“社恐”)。多数人都有过“社恐”的经历,或者曾在公众场合中出现过“社交焦虑”,如大型演讲、和陌生人会面、参加聚会等。这种病症发作时,人往往会手足无措,感到极度尴尬,并且想要回避眼前的状况,立刻离开,回到只有自己的世界里。

一位读者在来信中列举了自己的一系列社恐表现,相信不少人会有所共鸣,其中包括:

远远看见走过来认识的人,会下意识躲开或低头假装玩手机;

和陌生人或不熟的人走在一起会手心冒汗,而且总是对方问一句答一句,非常尴尬;

在聚会或人多的场合总是觉得自己被孤立了,虽然都是认识的人,但就是没办法跟大家一起嗨;

……

然而,社恐人士也有与人交往的需求,只是由于过分恐惧社交,即便心态是积极的,行动上也往往会采取被动的姿态。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社恐人士并不内向,他们在与熟悉的人互动时可能非常积极开放,而当环境变得复杂时,才会产生紧张情绪。

那么,社恐患者如何既保持舒服,又能与外界正常接触呢?以下几则建议,相信会对你有所帮助。

读药

No.1 禁止灭绝稀有动物

与社交达人相比,社恐人士仿佛是一种已经停止进化的动物,他们多半时间都蜗居在自己的地盘上,按照自己最舒服的方式生活,希望与外界的接触越少越好。在电影《最终幻想女孩》中,主人公良香每天除了上班和同事在午休时闲聊几句之外,几乎不再和任何人有实际接触。业余时间里,她最大的爱好是研究已经灭绝的远古动物,因为这些动物与在现实中格格不入的自己有点像。久而久之,她也不禁想问:“我这样的人是不是该灭绝了?”

电影《最终幻想女孩》剧照

与死气沉沉的现实世界相对的,是良香在脑中构建的社交幻想空间。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看到的良香仅存在于幻想之中,在这里,她每天都会主动和邻居、饭店的服务生、超市的收银员,甚至公交车上的陌生人聊天,还将暗恋对象视为自己的男朋友。直到现实中的困窘一步步逼近,她才终于不得不放弃臆想,面对现实。

良香的幻想让很多人感同身受。当我们越是害怕面对社交可能带来的失败、嘲笑、自卑等负面情绪时,似乎对于与人接触和被他人关心的渴望就会变得越强烈,在这两股矛盾力量的拉扯下,我们一无所获,却身心俱疲,幻想成为了唯一可以舒缓疲惫心灵的途径。但是,自然的交往真的那么难吗?恐惧社交的自己真的那么差吗?在单恋着良香的小二看来,良香只是“稀有”,并非“异常”,在充分理解的目光中,没有什么需要过分恐惧。

因此,比起急着否定自己和把自己当做早晚会被“灭绝”的远古动物,接受和承认自身的“稀有性”才是更为理智的做法。不受情绪的限制,回归到与人最自然的相处模式中,就是开始健康社交的第一步。

No.2 学习英式社交

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应该如何与人交往呢?向英国人学习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在英国,几乎每个人都是与生俱来的社恐人士,而且这种社恐文化已经渗透到了英国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形成了一套独有的行为体系。在人类学家凯特·福克斯(Kate Fox)看来,英国人的性格中具有独特的言行潜规则,在一些常用于描述英国人的典型词汇(如“缄默”、“礼貌”、“保守”、“谈论天气”、“伪善”、“幽默”、“阶级意识”等)的背后,正是英国人的核心性格特征——社交拘泥症。

《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

[英] 凯特·福克斯 著姚芸竹 译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5-10

在《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一书中,福克斯指出,社交拘泥症泛指英国人难以消除的一切社会限制和社交障碍,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混乱状态,具有某些自闭症或旷野恐惧症的症状。我们都知道,两个英国人相遇时,他们的开篇话题必定是天气。事实上,聊“天”只是一种社交的潜规则,用来帮助英国人克服天生的保守和羞怯。这些话语只是一种攀谈交流的仪式,或者说是打破尴尬沉默的“填充物”,以帮助人们建立起某种联系,减少心理距离。

起到相似作用的潜规则还有“幽默”和“礼貌”,另外,他们爱用“一向如此”的论调来庆贺各种大大小小的不幸,也会用“得了,别吹了”来对待任何过度热情或自大的苗头。这些规则一方面为拘谨的英国人提供了社交缓冲和一定的安全感,另一反面也暴露了其“形式大于内涵”的本质。这也是为什么英国的笑话往往听起来很“冷”,而礼貌则往往显得很“假”。

尽管这种“社交拘泥症”无法根治,英国人自有一套办法来缓解他们在社交时遇到的障碍。利用游戏、酒吧、俱乐部、天气谈话、网络空间、宠物,或者仪式等,都可以使英国人紧张的情绪得到放松,从而与他人展开互动。其中,福克斯认为,酒精和节日阈限效应最能缓解这种状态,“如果加点幽默和中庸,那就更好。”

No.3 成为“精芬”

如果英式社交仍然令你感到疲惫,不妨试试活得“精芬”一点吧!这里所说的“精芬”并不是精神分裂,而是指“精神上的芬兰人”(Spiritually Finnish)。据说,芬兰(以及瑞典等北欧国家)是全世界最适合社恐患者生活的地方,这里人口密度低,人们习惯保持距离,享受独处。沉默、羞涩和忍耐是芬兰人最大的特点,在这种文化氛围中,不爱社交甚至逃避社交反而成为了当地人生活的常态。

网络上盛传的一个段子描述了芬兰人在面对社交时避而不及的心理:

请和我保持1.5米以上的安全距离,我的极限忍耐是1米;请不要无事找我闲聊;请不要给我打电话;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和我说话,如果可能的话,请不要和我说话;如果非要在爬楼累死和与陌生人共乘一架电梯中选择,我可能选择自杀。

另一个经典的段子是:

一个内向的芬兰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鞋子,一个外向的芬兰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看着你的鞋子。

排队时,芬兰人相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在意“距离感”,这一行为也被网友们戏称为“芬兰式排队”

尽管有些夸张,这些段子中描述的现象却深刻地反映出了芬兰人对社交的排斥和对私人空间的极度重视。在漫画家Karoliina Korhonen的作品《芬兰人的噩梦》中,主人公马蒂就是一个典型性格内向、怕生的芬兰人。在很多日常生活情境中,马蒂自然而然表现出的社恐状态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例如:与人见面寒暄时,对方问候一句话,他只回复一个词;走出家门的时候,他发现邻居也在走廊上,立刻躲了起来,等对方走了才出发;公交车上本来挨着他坐的人,突然移向旁边的空座位,他下意识地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芬兰人的噩梦》

[芬]卡罗利娜·科尔霍宁 著 李浚帆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6

英国《卫报》发表的题为《数以百万的中国人为何想要成为“精芬”》(Why do millions of Chinese people want to be 'spiritually Finnish')一文指出,漫画主人公马蒂在中国的走红是因为他对人群和聊天的恐惧以及容易感到尴尬的倾向与当下众多年轻人的心理状态不谋而合,他们似乎如释重负:终于有人通过一位来自遥远国度的卡通人物表达出了他们对隐私的渴望。

在互联网将人们的社交网络极力拓宽和延展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界限也因此有了更多被触犯的可能,这让许多原本在社交中保持低调的人们显得愈发被动,有时不得不为了合群而牺牲自我的边界。从这个意义上讲,成为“精芬”的一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维护私人空间这件事上,你可以像芬兰人一样,不必再为此感到抱歉。

No.4 参加一场外星人派对

有些人的社交恐惧并不针对所有人,仅仅在面对异性时才会发作,这一情况在处于青春期、尚未与异性有太多交往经历的男生身上尤其显著。在著名科幻作家尼尔·盖曼(Neil Gaiman)的漫画《如何在派对上搭讪女孩》中,主人公“恩”就身处这一阶段,“当你还是个孩子时,你们只是一群男孩和女孩,大家以同样的速度成长,然后有一天这个平衡被打破了,女孩们突然抢在你前面冲进了未来……她们了解所有事情,并且她们有了例假、胸部、妆容和天知道还有什么……反正我肯定是不知道。”

《如何在派对上搭讪女孩》内页

学习生物学图解无法取代成为大人的过程,恩步入青春后渐渐意识到,这些和他同龄的女孩已经是大人了,但他自己还不是。改变他的是一场神秘而诡异的派对。在一天傍晚,恩与好友维克误闯入了一个美女云集、色彩缤纷的派对,这里的女生说着让人难以辨别的“外国语”,更奇怪的是,她们自称是外星人。一向不善与女孩打交道的恩在那里偶遇了三个不同的女孩——天真无邪的北斗星、向往自由的宇宙一隅,和优雅热情的八行诗。恩多次尝试与女孩们搭讪,最终却都不了了之。尽管整件事看起来荒诞得像一场梦,但主人公在面对心仪的女生时那种手足无措、怯懦又惶恐的心情却始终在故事中游荡,成为了青春回忆中的一段难忘的插曲。

电影《派对搭讪秘诀》剧照

尼尔·盖曼的漫画以独特的黑色幽默风格风靡世界,屡获殊荣,他创作的题材往往不拘一格,绘画极具视觉震撼力,连“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都盛赞他为一个“装满了故事的宝库”。漫画《如何在派对上搭讪女孩》于2017年改编成电影《派对搭讪秘诀》,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作品的奇幻感。对于那些一遇到异性就惊慌失语的社恐患者而言,异性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外星人。阅读这本漫画,提前参加一场外星人派对,或许可以帮你避免因草率搭讪引发的宇宙战争。

你有哪些“社恐”的表现?

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

你有病吗 我们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