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我见过的极限拍马屁,一个大老板,绝对比电影精彩

马未都:你知道拍马屁是这样,拍马屁实际上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一个文化。你比如说我不喜欢拍马屁吧,我还不喜欢别人给我拍,谁一拍我马上就知道。他有的不是,我见过极限拍马屁,就这老板大,大老板在福布斯什么榜上都有名的。

然后他约我去,我去到他那个宾馆大堂等着他,是他的宾馆大堂。结果呢他去健身去了,他马上给我发一个对不起,我健身马上就回来,你在大堂等我会儿,我在大堂等了5分钟他进来了。进来以后呢穿一身运动装,披一大衣。一进门一看,马老师来了,然后啪肩膀一抖,那大衣后面就有人接着。

窦文涛:我怎么想起周星驰的电影。

马未都:绝对比电影精彩。咵一抖,啪就有人接着,不看后头啊,我要抖我得看哥们儿接着没有,抖地上那不丢人嘛。然后啪,就跟我说话的时候,啪,手这么一姿势,那哥们儿,叭,大雪茄腾就捅这指头上。吸两口,跟我说着话,跟我说什么呢,完全电影镜头。

窦文涛:这彩排过啊,这得。

马未都:是。说这个健身中国人都是瞎健身瞎练,我请的美国教练,吸一口,啪一伸手,后面这人啪就把这烟拿走了。就是他手这么一待,那烟就被另外一个(人拿去)啪啪啪啪一敲,腾又塞上。那天把我给闹的呀,我都快笑喷了。他不知道我笑什么,就是他所有的动作都是跟排练的一样。那个人就得全神贯注地拍着马屁,要不然这手一弄,你得知道,好,还想吸一口,你给我拿走了就不成,他就知道,全都会。

然后那电梯都是专用的,大堂的电梯就空着有一部,那人全扒在那儿等着,进去上去了以后,上去又喝茶干什么,所有的动作完全是严丝合缝有节奏的。这种拍马屁整个这过程,我是很服气。我回去试一试大衣,没那么容易抖下去。你这个抖大衣是用肩膀这个劲,你抖不好吧,抖不下去,你瞎晃悠半天,大衣还在身上呢你知道吗。

窦文涛:他这种就是享受。

马未都:享受,他享受这个过程。

窦文涛:你说他关心真假吗,他可能就喜欢这个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