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大世界,枉来大上海,娱乐大亨黄楚九如何疯魔众生?

作者:金满楼

昔日上海滩的著名大亨黄楚九,原本是卖药出身。后来,他用土法发明了一个洋药“艾罗补脑汁”,一时大发横财,堪称保健品营销的先驱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个卖药的商人,那黄楚九还成不了上海滩的闻人。

当时的上海,有句流行语叫“不去大世界,枉来大上海”,黄楚九最终爆得大名,靠的正是名扬中外的“大世界”游乐场。

黄楚九进军娱乐业并非从“大世界”开始,其最早在1912年开设新新舞台(今南京路、浙江路口),主要演出京剧和文明戏。

次年,他又与人合资在新新舞台顶上创办了上海第一家游乐场——“楼外楼”屋顶花园,主要上演曲艺、戏法等小型节目,并设冷饮茶座。

为吸引顾客,黄楚九在“楼外楼”进门处特别安装了令人捧腹的哈哈镜和最新引进的电梯,这一别出心裁的营销手法,让一向好轧闹猛的上海人趋之若鹜,一时间游人大炽。

“楼外楼”大获成功后,黄楚九又于1915年在开办了规模更大的“新世界”游乐场(今南京路、西藏路口),其中曲艺、歌舞、杂耍、电影、弹子房等各种娱乐形式齐备。

同时,新世界内供应各式美食,游人进场后不限时间,玩至半夜也不清场,生意好得是让人眼红心热,由此还带动了沪上其他娱乐场所的迅速发展。

由于与合伙人闹翻,黄楚九又于1917年在法国领事的支持下开设了比“新世界”规模更大的“大世界”游乐场(今延安东路、西藏路口)。

为了把“新世界”比下去,黄楚九很是动了一番脑筋。

首先,“大世界”的建筑独具特色,其内部设施更是尽善尽美,一进大门,十六面哈哈镜迎面而来,先逗人发笑;

接着,四层的游艺场所随便赏玩,其中底层“共和厅”十小时连映电影场并有溜冰场、“大京班”;

二楼“共和阁”分别上演魔术、弹词、滑稽和绍兴文戏;

三楼“共和楼”设中西餐厅和文明戏、维扬文戏、滩簧三个剧场,四楼“共和台”设济公坛、歌舞班、杂耍场。

由此,“大世界”上上下下、四面八方都是南北曲艺,可谓包容万象,整天莺歌燕舞,在上海、来上海不去“大世界”,那真是太土老帽了。

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黄楚九又在门票上动脑筋,他将“大世界”的门票定为两角,这其中是大有奥秘的。

因为当时“新世界”的门票也是两角,但“大世界”的面积是“新世界”的两倍,节目也远多于“新世界”,各种花样就更不必说了。

此外,“大京班”虽然需要另外买票,但也只售两角,等于用戏馆的最低票价,却能看到上海滩的名角演出。

价格合算姑且不说,“大世界”的门票还另有用途,这就是“赠上加赠,奖中有奖”的优惠营销。

但凡游客入场,检票员即凭票发一张优惠券,可七折购买黄楚九所办烟厂的“小囡牌”香烟一包,每百包中有彩票一张,可兑换银元一块;

另外,每包香烟附带购物优待券一张,满十张去中法大药房购买药品打八折。

为了鼓励游客在“大世界”内用餐,黄楚九又规定,凭门票吃西菜打八折,吃和菜打七折,满三十元再赠大世界门票一张。

这一系列的营销绝招,不仅吸引了大批爱占便宜的小市民前来游玩,同时也为黄楚九所办的药厂、烟厂打开了销路。

以此而言,“大世界”不仅是上海最大的娱乐场所,同时也成了“黄家大卖场”。

作为娱乐场所,光有优惠当然还远远不够,因为游客到“大世界”来主要还是想看节目,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为此,黄楚九在节目上也颇费了一番心思,用五个字来概括的话,就是“名”、“新”、“奇”、“趣”、“怪”。

“名”指名角,“新”是新人,“奇”、“趣”、“怪”那是花样百出,以满足人们爱寻刺激的心理。

进了“大世界”,唱戏、溜冰、放电影那是正常,其他如猜灯谜、坐风车、击电磅、拉杠铃、打落弹等也不稀奇;

让人随时吓一跳的是一般难得看到的大蟒、两头蛇、蜘蛛美人、怪侏儒等。

到了夜里,一颗流星弹放到空中炸开,奖券纷纷洒落,游客们是又争又抢,又笑又闹,场内气氛,一片欢腾。

而每逢传统佳节,“大世界”往往有特别布置。如中秋节,“大世界”底层空场上会架出一个周长二丈、高三层的巨大月饼;

端午节,天桥四周用白布扎成白蛇,各剧种都演《白蛇传》;七月七日乞巧节,底层空场上彩扎出比真人还高两倍的牛郎织女绸像,演出时牛郎竟牵着“哞哞”直叫的真牛上台,场内观众为之绝倒;

元宵节时,场内吃汤团可凭入场券八折优惠;“大世界”里,几乎季季有节、月月有会 每到这时,场内外总是观众潮涌,热闹非凡。

走进“大世界”,就像进入了五光十色、皆大欢喜的大观园,当年不知道疯魔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