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投资亭东影业,“韩寒”IP值多少钱?

新京报讯(记者 林子)电影正让“韩寒”IP不断升值,就仿佛让其进入了一个系统的版本更新。在踏入影视圈之前,韩寒是富豪作家,而在2013年进军电影业之后,韩寒进入了2.0时代。

1月15日,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入股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的信息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被公示。当天下午,阿里影业向媒体证实,公司已经战略投资亭东影业。这也意味着,韩寒的电影公司又完成了一次融资——第三次获得投资。而在一年前,这家公司的估值已高达20亿元。

亭东影业估值一度高达20亿,出品的《乘风破浪》票房超10亿

这次获得阿里影业投资的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是韩寒的原创影视制作公司,影视作品发行、实业投资、文化艺术交流与策划、设计制作各类广告等,都是公司的主营业务,《天空制造》、《三重门》、《乘风破浪》则是公司出品或筹拍的电影。

在天眼查上,亭东影业的核心成员共两位,一名是创始人韩寒,另一名则是首席内容官李海鹏。

自2013年开始,韩寒就在电影圈不断尝试,当年,《后会无期》启动拍摄,6月,韩寒客串的《屌丝男士2》在内地上映。2014年,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在内地上映,当年6月,韩寒客串的《分手大师》上映。

到了2015年7月,韩寒创办了亭东影业。2016年6月,李海鹏加盟亭东影业,出任首席内容官,在李海鹏任职记者期间,他的代表作《举重冠军之死》、《灾后北川残酷一面》广为流传,在加入亭东影业之前,李海鹏在《时尚先生》创办了“特稿实验室”,其中《太平洋大逃杀亲历者自述》的独家电影版权以100万元被乐视影业买走。

实际上,本次并不是亭东影业第一次获得投资。

2016年4月25日,亭东影业就曾获得普华资本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2017年10月,亭东影业再次获得高达3.1亿元的战略融资。在这次融资中,博纳影业、辰海资本、上海景璨续辉文化传播中心合计投资3.1亿元,持有亭东影业15.5%的股权,这也意味着亭东影业的估值达到了20亿元。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月9日,亭东影业迎来了新董事李捷,此人是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同天,亭东影业的注册资本从1368.45万元增加至1520.5万元。

实际上,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亭东影业频频获得投资,一方面是由于公司出品电影频频获得高票房——《乘风破浪》最终票房达到了10.49亿元就是亭东影业的最新战绩,而另一方面,韩寒本人的IP也为公司带来了投资人。

从富豪作家到“韩寒”IP,韩寒商业版图横跨出版、影视、餐饮等,代言费千万级起

“誉满天下、富豪作家,是韩寒人生前30年的写照。

1999年,在上高一的韩寒被邀请参加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

获奖次年,韩寒的第一部小说《三重门》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这部小说累计发行超过200万册。韩寒一夜成名。

在2001年至2008年期间,韩寒先后出版了《零下一度》、《像少年啦飞驰》、《通稿2003》、《长安乱》、《一座城池》等多部小说,青少年的追捧与家长们的谨慎疏离同时被投射到韩寒身上,媒体一度将人们对韩寒的讨论概括为“韩寒风潮”。

随着名声高涨,韩寒也获得了大笔收入。在2006年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中,韩寒以950万元的年收入位列第三,仅次于余秋雨和二月河,超过了郑渊洁、易中天、郭敬明等作家。

2012年,韩寒开始经营公司,专门运营手机APP--“一个·ONE”。这款APP由韩寒担任主编,上海有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发,每天向用户推荐一篇文章、一张图、一句话、一个问题。

与此同时,韩寒开始推出ONEBOOK图书品牌,先后出版了《很高兴见到你》、《去你家玩好吗》等多本书,而ONEBOOK也签约了王若虚、猫力等不少作者推出书籍,这些书籍均由韩寒监制,其中,蔡崇达的《皮囊》销量甚广。

也正是此时,韩寒曾向记者欧逸文谈及电影,不过当时他所构想的电影与公路电影大相径庭。欧逸文写道,韩寒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是《地下》,这是一部由塞尔维亚导演执导的战争史诗片,而韩寒想拍一部沿袭《地下》的作品。

从2013年前后开始,韩寒踏入电影圈,2014年7月,韩寒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在内地上映。2015年,韩寒担任电影《沙漏》的监制,2017年1月,韩寒导演的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上映。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钱,或许也是韩寒转变赛道进入影视圈的原因之一。

韩寒多年挚友、果麦文化传媒公司董事长路金波曾在接受《人物》采访时解释,以前韩寒年收入300万时,每年大概在车上花费150万,而本人住在价值200万的公寓里,“日子过得舒舒服服”。但在韩寒有了家庭后曾不止一次说过,他的理想是一年挣500万。

在电影路上,路金波与方励在现实层面上给予了韩寒许多帮助。

方励,这个出生于1953年的四川人,既是全球最大的地球物理仪器公司美国劳雷工业公司的总裁,也是《颐和园》、《观音山》、《后会无期》、《万物生长》等电影的制片。在属于方励的个人史中,他曾多次因为电影无法在内地上映而亏本,连拍五部电影,赔了私房钱4000多万,这让方励一度被称为“电影疯子”、“地下电影教父”。

实际上,方励并不指望着靠电影赚钱,用他的话说,“不亏本就是赚的”,而他与韩寒在筹拍《后会无期》时确实也曾遇见了成本上的问题。方励曾向欧逸文表示,《后会无期》除了宣传发行之外的成本是5000万,而如果导演不是韩寒而是他熟悉的人,成本还能再减少1000万,韩寒“准备得不够”。

尽管如此,《后会无期》的票房成绩不俗。

2014年7月24日,《后会无期》首日排片36.86%,全国排片3.3万场居第一,4天内票房突破3亿元大关,随后几日,这部电影成为了当时非贺岁春节档中最快破五亿的华语电影。最终,《后会无期》的票房超过6亿元。

这一信息在2017年9月博纳影业披露IPO招股书时也有显露。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在投资《后会无期》电影上最终获得的票房分成为2.25亿元,而电影的制作成本为1.3亿元,盈利近亿。

2016年第十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中,韩寒的排名已经跌落到第55名,这与他近年来工作重心转移到影视业不无关系。

在天眼查中,如今韩寒名下拥有15家公司,其中一部分是影视公司,除了亭东影业之外,还有上海破浪影视文化工作室、上海有石影业有限公司。除此之外,文化传播类公司也占据了不少名额,包括上海有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嘉年华时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杆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小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另一方面,韩寒还拥有不少网络科技公司,如北京去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律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去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在资产管理方面则有上海有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荔盛艾甫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有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有湖商贸有限公司等。

而在这些年的发展中,韩寒也有少许副业和小插曲。

2014年,“韩寒”IP进行了一次“兑现”。当年,著名户外品牌Camel骆驼邀请韩寒担任品牌代言人,而骆驼方面向媒体表示,韩寒在赛车方面的成就使其价值高于娱乐明星,代言费“肯定是千万级起”。

同年,韩寒与合伙人开设的“很高兴遇见你”餐厅在上海开业,明星、文艺两大标签让这家餐厅变身“网红”,引得大量食客前去“打卡”。随后,“很高兴遇见你”餐厅在苏州、宁波、武汉等多家城市开设分店。不过,“很高兴遇见你”难言成功,据报道,多家店陷入关门歇业危机。

新京报记者 林子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