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焦虑得白头发多了:做公益并不比开公司容易

腊八夜,椰林海韵,月光如洗。

马云来到海南,第四次陪乡村教师在这里过节。这次,他还给了腊八节一个新称呼:乡村教师节。

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现场张炎良摄

在当晚的2018乡村教师颁奖典礼上,他“端详”着一张来自乡村小学生的卡片,上面手绘着几朵莲花,空白处签着“安边小学二年级二班马云”。

这一幕正好被直播特写镜头拍下,画面里,不仅有马老师开心的笑容,细心的观众还发现,他两鬓也多了不少白发。

“很多朋友问我最近白头发怎么多了那么多,我也不知道(为啥)。”马云感慨,“我看比尔·盖茨当CEO的时候状态很好,(退休)三个月以后白头发出来了。哎呦,这事儿轮到我了。”

去年9月10日,马云宣布,2019年9月10日,自己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将更多地回归教育和事业。从那以后,他在自己的新名片上,印上了乡村教师代言人、阿里一号公益志愿者、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联席主席、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联合国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等诸多公益相关头衔。

乡村教育午餐会现场 张炎良摄

马云称自己是退而不休,估计会越来越忙。他坦言,自己不适合在其它体系里工作,“我行我素,以前就做我喜欢(的事情),退休后更要做喜欢的事情。”

然而,历经风雨,见过无数大场面的马云,却在今年的乡村教师颁奖系列活动中道出了自己的难题:“挣钱难,花钱更难,做公益并不比开公司容易。”

回应寄宿制学校计划遭批评:我从不怕骂

从2014年12月在浙江省民政厅正式注册“马云公益基金会”起,马云迈出了投身公益,回归教育的“战略性”第一步。而这一步的落脚点,便是乡村教育。

经过4年多的发展,马云公益基金会以浙江省社会组织评估最高分于去年底获评5A级社会组织。2019年1月14日,马云在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奖”之“乡村教育午餐会”上对外公布这一消息时说:“我们评了5A级,我们深以为傲!”

今年是马云为了发展乡村教育组织的第二次“饭局”。前来“赴宴”的除了泰康保险陈东升、御风资本冯仑、中泽嘉盟投资基金吴鹰、华谊兄弟王中军及李连杰、汪涵等去年曾出席的老面孔,还加入了著名教育家、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东润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孔东梅等新面孔。

著名教育家、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张炎良摄

湖畔大学三期学员也应邀到场,其中不乏转型为投资人的歌手胡海泉这样的明星学员。此外,现场还有来自大学、研究院、教育行政部门人员以及媒体记者们。

一年前的那次“饭局”上,马云当着史玉柱、郭广昌、张近东、曹国伟、陈东升、冯仑、王中军等企业家的面,抛出在中国偏远地区“再度推动并校机制、建立乡村寄宿制学校”的计划。此言一出,也引来了一些争议,甚至有人公开撰文,指马云“犯了一个大多数老师都容易犯的错误”,批评他不了解乡村教育的实际情况。

今年的“饭局”上,马云对此回应称:“幸好我这个人从不怕骂,十九年来怕过谁啊,对不对。”他认为,形势已经发生很大变化,重提乡村撤点并校,八九十年代干不靠谱,不代表现在也不靠谱。

马云也再次呼吁,“乡村小的学校不合并,资源不整合,乡村教育没有出路。”长期对乡村教育的观察,让马云产生一个想法:把学校集中到交通便利的地方去,“学校大了,有两三百个学生,交通便利,好的老师就愿意去,资源就能够集中。”

为了验证乡村寄宿制学校的合理性,去年12月,浙江省淳安县梓桐镇中心小学完成首个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改造试点。48名学生走进焕然一新的宿舍,里面不仅有丰富多彩的生活空间,还有阅览室、影音室、乐高室、淋浴间,以及专门开设的亲情吧。

马云还将乡村寄宿制学校的样板间搬到了午餐会的会场外,方便嘉宾们有直观的感受。他说,“每一个模型的尺寸,内容都是有数据的,是可以整套复制推广的。”

乡村教育午餐会现场 张炎良摄

然而,横在马云推广寄宿制学校面前的,还有一道绕不过的政策坎。去年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中规定,原则上小学1—3年级学生不寄宿,4—6年级学生以走读为主,在住宿、生活、交通、安全等有保障的前提下可适当寄宿,具体由县级人民政府根据当地实际确定。

有企业家现场表示,将以人大代表身份建言,让推广乡村寄宿制学校从政策层面上获得更多支持。

在热烈的讨论氛围中,原定12点的开饭时间,过了下午1点仍不见有动筷子的迹象。马云打趣道,“这顿饭呢,你们也不是太饿。如果饿了,谁让你没吃早饭。欢迎大家提一些建议,给我们批评指正。”

直到近1点半,企业家们才吃上了清炒笋尖、红烧鱼块、地三鲜、萝卜干炒腊肉、清炒菠菜、萝卜炖牛腩的自助餐。

首次对外开放理事会:公益不应该有秘密

1月14日下午,马云公益基金会首次对外开启了理事会的大门。除了20位媒体记者,还有获邀的马云乡村校长委员会代表、基金会项目伙伴代表及企业家代表,整个会议完全开放透明。会议全程还进行了录像,将向全社会公开。红星新闻记者作为媒体观察员,全程旁听了理事会。

马云公益基金会理事会现场 张炎良摄

今年的理事会上,理事首次被要求进行述职。马云最先发起动议,他说,“我发现很多人当了理事,纯粹是开会的时候坐一会儿。今天我们每个人汇报一分钟,讲讲你在这一年中,为马云公益基金会,乡村教师也好,做了哪些事情?是怎么考虑的?”

随后,蔡崇信、邵晓锋、王帅、汪涵、李连杰等人简短而清晰地述职自己2018年的工作。

马云在总结发言中透露了会议公开的目的,一个原因是基于分享的意识,另一个原因是,在他看来,做基金会的第一原则就是必须透明。公益的责任是唤醒,是行动,是参与,所以公益不应该有秘密,“基金会必须有透明的基因,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有据可查”。

“我对花钱有兴趣,没花过就是白赚”

自称从1999年到现在没拿过工资、“对钱没有兴趣”的马云,今年在海南也发出了“财富的快乐我现在才开始有点味道,有些事没钱想做也做不了”的感慨。

“人死了,钱还在,是最大的悲哀。”对于赵本山的这句名言,马云十分认同。当普通人停留在对挣钱的渴望时,马云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把钱花好。他不止一次提到,“财富不是自己的,只是社会委托他把财富经营好而已。”

在1月14日下午的马云公益基金会理事会上,马云在一众理事、企业家和媒体记者面前撸起了袖子。他指了指空空的手腕,来回翻了翻手掌,然后说,“有人喜欢手表,我是30多年没戴过手表,我也不戴这些东西(饰品),没有意义。但我对花钱还是有兴趣的,这辈子你没花过,你是白赚。那你能花多少钱呢?一张床,三顿饭,你能穿多少衣服?如果我们像土豪一样,那就没有意义。”

马云还在午餐会现场对企业家们打趣道:“你们一天浪费的钱有多少,你们一天喝一杯酒多少钱。我不是说大家不要享受,我们稍微做一点点,也许就可以支持一个年轻人到农村去支教几年。”

乡村教育午餐会现场 张炎良摄

从2015年马云公益基金会首个项目——“马云乡村教师计划”启动后,基金会陆续启动了“马云乡村校长计划”、“寄宿制学校试点”、“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等一系列公益项目。此外,基金会还启动了在全球范围内帮助弱势群体享受优质教育和发展的国际项目,目前已在约旦、澳大利亚以及非洲等地区实施。

马云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介绍,过去三年,马云公益基金会整体捐赠收入为6.35亿元(人民币),支出为3.15亿元。公益来源最主要部分是马云个人捐赠,另外极小部分是因为各种评级、评奖,政府会有一点奖励。

于秀红此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虽然这几年基金会的发展已经很快,但相比马云期望的速度和标准还有差距。“资金量没有达到他的期望,他觉得可能数量也不够。”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今年乡村教育午餐会上,马云重提去年的话“这个午饭不是‘鸿门宴’,我们不需要钱,但需要爱心和行动”,而后他又添了一句,“当然你出点钱,我们也很高兴。”

马云坦言,原来只是自己投入,觉得拿别人的钱做公益会麻烦很多,“现在感觉大家对我还是信任的,我自己肯定不会去拿大家的钱。”

在马云看来,公益的本质在于唤醒,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他希望能够打造几个公益项目的精品样板,然后把模式、标准输出,“大家可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资源的出资源,有人的出人。”

“年关正近,这么忙,你们能抽出时间来参加这样的活动,说明你们的企业一定干得不错,再做一些其它的,会更加快乐。”马云对企业家们说道。

红星新闻记者丨张炎良 发自海南

编辑丨汪垠涛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

如果您发现本新闻有虚假不实等问题

欢迎向我们后台留言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