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梵高没有爱上那个 19 岁的伦敦姑娘

今年 3 月底,泰特美术馆将举办近 10 年来英国最大规模的一场梵高展:《梵高与英国》。这个主题,源于梵高曾在英国度过的短暂时光。

20 岁时,梵高搬到伦敦居住。他年轻,只画一些速写,还没开始他的后印象派创作,他在伦敦租房,搬家,陷入单恋,也兴致勃勃地挖掘着这座城市里的迷人去处。

在伦敦时,梵高似乎很快乐。

“我在这里过得很好,

我有一个很棒的住处,

我喜欢观察伦敦,

观察英式生活以及这里的人们,

我还拥有自然、艺术和诗歌。

如果这一切都还不够,

那什么才能叫我满足呢?”

接下来,是梵高在伦敦的生活片段与足迹。或许,你将看到一个不曾认识的“普通青年”梵高,也会收获一份“梵高同款散步地图”。

梵高为什么去伦敦?

16 岁时,梵高在叔叔的介绍下,开始在古比尔公司(Goupil & Cie,一家艺术品交易公司)海牙店里当学徒。4 年后,梵高被公司派往伦敦,做一名艺术经纪人。

19 岁的梵高

据说,在梵高动身之前,古比尔公司的经理还写信告诉他的父母说,梵高的工作状态相当不错,艺术家和买家都很喜欢与他接触

梵高在伦敦的办公室位于南安普顿大街 17 号,靠近考文特花园。

从 Google 地图看,就在这附近

他不像在海牙时那么忙碌。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他写道:“我的工作时间是上午 9 点到晚上 6 点。每逢礼拜六,我们可以在下午 4 点时就关闭店门。”

梵高住在哪儿?

梵高在伦敦的第一处住址已无从考证。

他在信中写道,住处位于伦敦的郊区,“那里非常安静”。

梵高在那儿住了两个月,“室友”是两位养鹦鹉的老妇人,以及三个很爱音乐的德国人。梵高说,“他们经常弹钢琴、唱歌,我们度过了很多愉快的夜晚。”

The Night Cafe,1888

他也有烦恼:这儿的生活成本非常高……不包括水费,每个礼拜的房租就要 18 先令,而且,我还不得不在城里吃晚餐。

几个月后,梵高搬到了位于伦敦南部的一栋三层小楼房里,这里更便宜一些。他对提奥说:“噢,我多希望你能来看看我的新家!如今,我终于拥有了渴望已久的卧室,这里的天花板不会倾斜下来,也没有镶着绿边的蓝色墙纸。”

梵高租住的三层小楼房依然存在/ Photo from the Guardian

梵高为它画的小画

梵高甚至为这栋房子画了一幅小画。很多年之后,人们才从房东太太的曾孙女的阁楼里发现了这张画。

梵高在这里住了一年。他说自己“过上了充实的生活,什么都没有,却又好像拥有了一切”。他还在花园里种了一些雏菊和罂粟。

2012 年,这栋房子以 56.5 万英镑的价格被拍卖,买家是一位梵高的崇拜者。

梵高的单恋

在这里租房的期间,梵高爱上了房东 19 岁的女儿尤金妮亚。

21 岁的夏天,他向尤金妮亚求婚却被拒绝了,因为尤金妮亚已与另一个男人订婚,那个男人正是梵高的前任租客……可是,梵高依旧坚持不懈地追求尤金妮亚,以至于房东太太不得不请他离开。

图片来自《至爱梵高》

梵高回到了荷兰。家人发现,他的性情似乎发生了变化,他变得阴郁、内向,且举止反常。

由于他的状态很糟糕,古比尔公司将他短暂地派往巴黎。可是,梵高陷入了宗教狂热,并且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厌倦。最后,梵高被公司辞退了。

图片来自《至爱梵高》

梵高无法忘记尤金妮亚和她的家人。23 岁时,梵高从伦敦西部的艾尔沃思步行去往旧址,只为向房东太太送上生日祝福。

梵高的私人散步地图

梵高总是散歩着去上班。每天早晨,他会经过威斯敏斯特桥,晚上,他会偶尔停下来为泰晤士河画素描。

他曾写道:“我希望你能看到夜幕刚落、华灯初上时的伦敦街道,那时候,每一个人都往家里走;每一件事物都显示出这是周末的夜晚,在这个杂乱的世界中出现了安宁。

散步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他甚至能够从伦敦一路步行到海边小镇布莱顿(如今,这两个地方的车程约为一小时)。

梵高对提奥说,“一定要多出去走走,保持你对自然的热爱,那会帮助你更好地理解艺术。画家们了解自然、热爱她、并引导我们去欣赏她。”他曾散步 6 小时去萨里郡,享受那儿的自然风光。

其余的空闲时间,梵高用来探访市区里的画廊与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的一本留言簿里,人们发现了 21 岁的梵高的来访签名。

还有以下这些地点,都留下了梵高的足迹。

奥斯汀教堂 /Austin Friars

Location - 7 Austin Friars

梵高手稿

这是一间荷兰教堂,梵高将它画了下来,寄给了妹妹安娜。不过,1940 年时,梵高探访过的这座教堂在战争中被炸毁了。人们在原址上新建了现在这座教堂。

皇家艺术研究院 /The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cation - Burlington House, Piccadilly

梵高来过这里好几次,他参观了夏季展与冬季展,接触了诸多画家与作品,譬如詹姆斯·蒂索、伦勃朗、鲁本斯、雷斯达尔、丁托列托等等。直到现在,这里每年依然会举办夏季展,为人们介绍当代艺术。

杜尔维奇绘画馆 /Dulwich Picture Gallery

Location - Gallery Road, Dulwich

初到伦敦的夏天,梵高与一位德国“室友”一起参观了这间绘画馆。这里以收藏 17 世纪的艺术而闻名。第二年,梵高又带着妹妹安娜来到这里。

Photo from Dulwich Picture Gallery

大英博物馆 /British Museum

Location - Great Russell Street

根据大英博物馆的留言簿,可以得知梵高在 1874 年 8 月 28 日参观了版画和素描馆。三年后,他在阿姆斯特丹回忆起了那儿的一幅画:《基督与玛莎和玛丽的对话》(Christ conversing with Martha and Mary)。

Christ conversing with Martha and Mary

梵高点评:“画中的房间被黄昏的光笼罩着,主在窗前,形象宏伟而使人敬畏,他在逐渐衰弱的日光中凸显……”

伦敦国家美术馆 /The National Gallery

Location - Trafalgar Square

1884 年时,提奥在伦敦度过了几日。梵高推荐提奥去参观伦敦国家美术馆,并且推荐了康斯太勃尔的《玉米田》(The Cornfield),以及一幅《基督祝福孩子们》(Christ Blessing the Children)。当时,人们以为《基督》是伦勃朗的作品,现在则更多认为那幅作品属于伦勃朗的学生尼古拉斯·马斯。

The Cornfield

Christ Blessing the Children

威斯敏斯特桥

Westminster Bridge

梵高对桥附近的威斯敏斯特教堂以及议会大厦都很熟悉,他曾向提奥描述起这里看到的日光、薄雾与雪景。后来在巴黎时,梵高看到了一幅关于这座桥的画作,意识到自己对伦敦的留恋。他在寄给公司的信件上,画了一小幅这座桥的速写。

梵高手稿

海德公园

Hyde Park

梵高最爱这里的骑马道,“这条道路又长又宽,数百位淑女与绅士都在这儿骑马。”

他还曾写道:“日出时分,我在海德公园。这里的树叶开始脱落,附在墙上的爬山虎也显得特别红,四周都是雾气。”

这是梵高 20 岁出头的人生。之后发生的故事,大家多少都知道了。

他后来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

“当人们逐渐得到经验的时候,他同时也失去了青春,这是一种不幸。如果情形不是这样的话,生活该会是多么美。

即使有时候我意志消沉,心里充满着忧愁,我们的心灵也还要欢乐起来,像云雀那样不得不在早晨歌唱。对我们曾经爱过的一切回忆,在我们生命的晚年保留下来,重新返回到我们的心里。”

你的 20 岁,在哪里,发生过什么?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整理:Y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