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体验 | 我跟7岁娃打手电摸黑回家,山路艰险赶不上孩子步伐

打着手电筒回家的孩子们

背着20多斤的摄影包爬了十几分钟,我便开始有些气喘。7岁的心妍看出了我的疲惫,笑嘻嘻地回头望着我说:“胖叔叔,爬不动了,需不需要我们帮你拿东西?”我看了看这些小小的身躯,每个人肩上都背着大大的书包,胳膊上挎着饭盒,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撑着伞,也都是在负重前行。然而,他们爬起山路来却很是轻松,没有丝毫吃力之感。这让我自愧不如。

体 验 官 | 戴继民

腾讯图片特约摄影师,纪实摄影师,江西免费全家福发起人

体验项目 | 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照亮留守儿童那盏灯

体验时间 | 2018年12月3日-12月6日

去年11月,朋友分享了一个关于留守儿童放学回家的游戏给我,并且告诉我这个根据真实情景改编的游戏,还得到了小马哥的点赞!

怀着好奇的心情,我点开了游戏界面。游戏里的小朋友为了上学,在黑漆漆的道路上打着手电筒翻山越岭,涉水渡河,有时还会有蛇蟒出没.....结果从小就对草丛里的动静十分害怕的我,没有一次通关。

“灯山行动”公益小游戏

我不禁对这个游戏产生了怀疑:这的确是根据真实情况改编的吗?现在还会有孩子要摸黑下学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来到了游戏中所描述的地方——遂川县戴家埔乡河下小学。

革命老区留守儿童每天放学摸黑回家

被群山环抱的戴家铺乡

河下小学地处南井冈山深处,被群山环抱。全校从学前班到三年级共70人,5个老师,校长陈礼章告诉我这里三分之二的学生是留守儿童。

陈丕文的日记

“我特别怕黑,如果路灯可以修到家门口就好了,也可以方便大人。”这是我在河下小学三年级学生陈丕文的日记本里看到的愿望。

校长向我介绍,小丕文虽然上下学很辛苦,但他却并没有因此在学习上偷懒。反而刻苦努力,成绩优异,在全乡统一考试中次次都是第一名!这不禁让我对面前的小男孩刮目相看。

小丕文在认真上课

陈丕文虽然只有9岁,但他并不胆怯。我告诉他,希望下学后他能带我一起摸黑走山路,体验一下他们放学回家的日常。

他表现得冷静又稳重,像一个成年人似的用过来人的语气给我打预防针:“可以,但你们得做好吃苦的准备,从学校走到我家需要一个多小时,有一半的路是爬坡的山路。”

小丕文书包里的手电筒

我刚刚结束了两个小时的车程,路上还遇到了几次山体滑坡正在抢修,听闻此言,心头难免一紧。但转念一想,这样一个九岁娃娃都可以徒步走下来的山路,我一个成年人又会有什么困难?

欢快地冲出校园的孩子们

下午4点半,放学的铃声一响,孩子们立刻就冲出了教室,一脸归家的喜悦。

丕文和他的小伙伴们排队下学

我和小丕文一起回家,同行的还有他的小伙伴:9岁的陈正红、8岁的陈爱林、7岁的陈心妍。陈正红最远,从学校走到家中超过一个半小时。

道路因为施工更加泥泞

冬日天色早早地暗了下来,连绵不断的冬雨和未完成的修路工程,让回家的道路变得更为艰难泥泞。

靠着微弱灯光走回家的孩子们

从河下小学出发,走了二十多分钟,雨越下越大,寒意刺骨。我们沿着硬化的路面穿过几座村庄,越过一条河,便开始爬山。天已经黑透了,黑漆漆的路面上只有孩子们的手电筒射出来的微弱的光。

黑暗中的相机也无法自动聚焦,拍摄难度升级,我只能放弃雨伞,淋着雨靠凭着经验和技术全手动拍摄。

结伴回家的陈正红、陈爱林、陈丕文和陈心妍

他们一边照明,一边用冻得通红的小手撑着雨伞,努力前行。没有穿秋裤的我,被山里的寒风吹得瑟瑟发抖,暗暗懊悔自己低估了山里的温度,只能靠脂肪和搓手、跺脚来抵御寒冷,心里更觉得这条回家之路异常艰难,步子也越来越沉重。

然而,小丕文却看不出什么异样,低头赶路的同时还和其他小伙伴说说笑笑,脚步也很是轻快。

孩子们边走边聊

背着20多斤的摄影包,跟着孩子们爬了十几分钟,我便开始有些气喘。7岁的心妍看出了我的疲惫,笑嘻嘻地回头望着我说:“胖叔叔,爬不动了,需不需要我们帮你拿东西?”

背着书包、挎着盒饭爬坡的孩子们

我看了看这些小小的身躯,每个人肩上都背着大大的书包,胳膊上挎着饭盒,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撑着伞,也都是在负重前行。然而,他们爬起山路来却很是轻松,没有吃力之感。这让我自愧不如,有时也不得不请他们慢下脚步来等等我。

手电筒的光只够照亮前方的小小一片

让我没想到的是,肩上的摄影包并没有成为我最大的负担,反而是隐没在夜色中的山路让我打了好几个趔趄。手电照出来的光与周围无边的黑暗相比,十分微弱,常常一不小心就会被碎石头绊倒。

随行的同伴跑前跑后地忙着拍摄,结果踩到了碎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得龇牙咧嘴。我和孩子们赶忙把他扶起来,同时也对脚下的路更加小心。

如果这条路上能有路灯该有多好呀!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和丕文一样的感慨。

黑暗中的零星灯光

小丕文说,因为现在修路,他们每天都要走这一段泥巴路上学。到达山顶,转过一个大弯,我在弥漫的山雾中,只能看到零星的灯光和走在我前面的几个小小身影。

丕文终于走到家,见到了爸爸

陈丕文到达家门,喊了一声“爸爸”便跑了进去。小丕文的父亲刚忙完活回家,母亲在隔壁乡种树,这几天都不在家。小丕文的父亲说:“孩子从一年级就自己上下学,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自己照顾自己。”

小心翼翼下坡的心妍

送完小丕文,我们还把心妍送回了家。陈心妍家需要从主路旁的一处斜坡下去两百多米,小路又窄又陡,一节节的台阶是爷爷亲手用锄头砌成的,心妍一步一步的往下挪动,好几次差点滑倒。如果没有灯光,小路完全笼罩在黑夜里,完全分不清一级一级的台阶。

心妍走在泥泞的回家之路上

心妍告诉我,她从2岁起就开始走这条路,经常因为看不清前路而摔倒在地上,一屁股滑下来,再爬上主路。

她像是在讲童年糗事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听了却很是心疼。谁知道小心妍在这条路上,究竟跌倒过多少次呢?

心妍和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听到门口有动静便出门迎接。爷爷听说我们是为修路灯来采访的,开心的不得了,连连说道:“好事,好事。”奶奶拿出瓜子和特产招待,还非要留我吃饭。

从心妍家返程再次路过丕文家,他吃完饭后坐在父亲用门板搭出的“书桌”上做作业,门板上放满了各种书籍,这都是丕文让爸爸从县城里买来的,门板一侧的墙上贴满了奖状。“回到家,丕文每天都会做两个小时的作业,学校的不够做,他就让我去县城买。”陈丕文的父亲很是自豪。

回家后认真学习的小丕文

摸黑走完这段山路我都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小丕文竟然还如此用功地继续学习,这让我很是钦佩。

采访结束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一路下坡,路面湿滑。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避免摔跤出洋相。到达驻地已经将近十点,我计划着明早再上山看看山路的全貌。

一眼望不到头的泥巴路

第二天5点我便起床出发,7点左右到达山脚下。一条陡峭的泥巴路通向山顶,被雾气笼罩,看不到头。

小心刹车下坡的摩托车

刚好碰见一个成年人骑着摩托车慢慢的向山下滑行,不停的控制手刹。听路过的人说:“下雨天,一般的车都不敢开上山。”

我爬坡上山,没走十几分钟就遇见了陈丕文和他的小伙伴们

可是无论晴天雨天,孩子们都要上学,都要回家,都要在这条汽车都不敢行驶的路上不停地摔倒再爬起......黑漆漆的路上,小小的手电筒是他们的唯一光亮。

路灯照亮孩子的归家之路

戴家埔乡位于遂川县西部山区,村民居住分散,除了河下小学的陈丕文,还有孩子因为家离学校远,会走一段夜路。2018年,民政部为同在一个乡的阡陌村援建了太阳能路灯,那里的孩子放学不再需要摸黑回家,这里的娃娃们很是羡慕。

这两天的亲身体验,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幸福,虽然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但十几年前放学就很少走夜路;我自己的确也还是不够了解农村,不知道江西还有很多留守儿童摸黑放学回家。

邹春燕(五年级)左, 赖小龙(五年级)右;蜿蜒10公里的盘山路,旁边就是百米深的悬崖再勇敢的男孩子,也会有担惊受怕的时候

但我知道,黑夜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吞噬了孩子走出大山的希望。一盏灯可能很普通,但它却是孩子前行的希望,于山路,于未来,都是!我衷心地希望有更多社会的爱心人士伸出援手,帮助遂川的山区修建太阳路灯,像阡陌村那样,照亮孩子回家的路。

如果您想帮助这些留守儿童,请点击【照亮留守儿童那盏灯】,或者微信登录钱包,腾讯公益,搜索【照亮留守儿童那盏灯】,一盏灯,照亮他们的回家之路。

黑夜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吞噬了孩子走出大山的希望。

一盏灯可能很普通,但它却是孩子前行的希望,于山路,于未来,都是!

赶紧戳下方小程序,帮助山娃娃通关!

大家玩游戏的时候应该发现了,游戏的界面有许多障碍性设置。比如:游戏中的“洞”代表“悬崖”;“石头”代表随时可能砸到孩子的“落石”;即便是“河流”,上边也是没有桥,只是搭了一块简易的木板;还有“猛兽”等......

其实这些都是当地孩子会遇到的危险,玩着玩着掉坑里时场景,也是希望让大家去身临其境。

其次,游戏还设置了越玩越暗的“小心机”。其实是想告诉大家,摸黑上学孩子手里的手电筒也在逐渐变暗。当然,大家可以通过买道具来让界面变亮,用户买道具的资金都会被捐赠出去,其实大家在玩的时候就已经在做公益了。

运营 | 袁媛 刘静

暖冬系列策划 | 汪晓为 徐松 刘静

统筹 | 刘静

关于体验官

腾讯公益体验官项目是由腾讯公益和腾讯新闻联合发起,将内容生产与公益体验相结合的创新项目。

该项目通过邀请、组织具备新闻采写能力并对公益实践有浓厚兴趣的作者,对公益活动进行观察、体验,生产出有思考、有深度、有观点的多种形式的体验“笔记”。

体验官对外招募即将对外开放,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