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音乐:深山古寺里的僧人交响乐团

△11月的一个清晨,天台寺正定和尚正在寺院外的山顶上练习小提琴。在大自然环境下修炼禅乐,是天台寺僧众独特的修行方式。

“禅乐是包容的。只要是美的、善的,都可以赞美。”

撰文 | 王翮

摄影丨王翮

编辑 | 郭祎

湖北红安,大别山南麓的天台山上有一所寺庙,因山而得名天台寺。公元622年,有僧众避祸于乱世,来天台山修行,创建了这座寺庙。

近1400年过去了,如今萦绕于这里的除了木鱼声、钟磬声,还有弦乐和鸣。这里有着中国第一个全僧人演奏的交响乐团——广玄艺术团。

广玄艺术团是天台寺方丈悟乐在2004年成立的。出家前,悟乐曾就读于武汉音乐学院的小提琴专业。在一次听到基督教堂的歌唱时,悟乐十分震撼:“能有一支佛乐队就好了,可以用音乐来传播佛法。”

△方丈悟乐正在寺院内的小型剧场,指挥该寺僧众组建的广玄艺术团演奏《春节序曲》。

2003年,悟乐来到红安天台寺修行,担任住持,开始将修炼禅乐作为该寺僧侣的修行法门。与传统的禅乐不同,悟乐方丈尝试用西方古典交响乐的形式演奏禅乐。

2004年成立之初,艺术团只有弦乐四重奏乐器。到了2015年,艺术团成立了交响乐团,有了铜管、木管和打击乐等。如今,寺院共有将近200僧众,约有60人学习禅乐,平均年龄在25岁。寺庙内设有一个容纳200人表演的小剧院,艺术团每个月都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演出活动。

△演出前,换好演出服的释大乘在后台紧握着自己的小提琴。

△尽管男僧和女尼同台演出,两者之间依然有接触的戒律。演出时,节目单写在黑板上,僧尼间不会有交流。即使有学习或者事务上的沟通,也需要选择3人以上在场,目光低垂、言简意赅地把事情说清楚。

悟乐如今72岁。尽管身体欠佳,一旦乐团有重要演出,他依然会担任演奏指挥。

艺术团的僧众认为,“音者,心之声也。”要音成文才能为之乐。只有去掉名和利,让自己的品德不断提升,演绎出来的音乐才能更好。

△释正孝同正在演奏小提琴。她的表演视频在网上传播后,孝同因为长相清秀、声音温婉,被网友称为“中国最美比丘尼”。

29岁的释正孝同在艺术团不仅表演小提琴、朗诵及情景剧,还是艺术团的“台柱子”主持。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孝同和爸爸来到天台山游玩,被这所寺庙深深吸引,再也没有离开。事实上,那年高考,她已经获取了山东大学录取通知书。

“我们的人生无非就是要追求快乐和幸福,我在这里有新鲜的空气,可以学习禅乐,修身养性,这样的生活简单自然,这就是我的幸福人生。父母看到我在这里很快乐,一些外界的压力他们也能排解掉。”释正孝同这样解释她出家的原因。

孝同2010年开始学习小提琴,当时连五线谱都不认识。许多僧人与她一样是从零开始。寺院内没有丰富的教师资源,他们一般需要下山学习。来回路程就是六七个小时。一些人不理解这种修行,中途选择了离开。

△释正淑拉琴后托腮小憩。

释正淑来自成都,本来怀揣着考上四川音乐学院的梦想,因偶然的机会,来到了天台寺,在大雄宝殿里听到一首动听的禅乐,潸然泪下。一番深思熟虑后,她决定出家为尼。

如今,她在天台寺出家十年有余,是天台寺广玄艺术团的首席小提琴手。

正淑最大的爱好就是到大自然中去练琴。她说:“有时候,我觉得小提琴简直就是我的朋友,它可以与我进行真诚交流。”

△释孝龙正在男寮里拉琴。

出家前,释孝龙已经办好了去澳洲留学的手续,结果却选择来天台寺剃度为僧。

释孝龙的家庭环境很优越,母亲曾是外企高管,父亲是音乐家。因为了解到天台寺有一个僧众组建的艺术团,向往音乐修行的一家三口甚至将户口从北京迁来湖北红安。

△大提琴手释正藏正在练习。

八年前,释正藏旅行至天台寺附近时腿部受伤,偶遇方丈悟乐为其疗伤。伤好后,释正藏有了皈依之心,在天台寺出家为僧。释正藏性格开朗,是艺术团仅有的两位大提琴手之一。

△释正路坐在床上吹着小号。释正路一家五口从东北迁居于天台寺潜心修行。由于年轻,肺活量大,释正路进入乐团后担任起小号手。

△释二泉吹着长号。天台寺有三禅文化主张——禅乐、禅茶、禅林。释二泉出家前本是茶艺师,一来到天台寺便与之投缘。

△一位僧人背着大提琴去练琴。天台寺的装饰以淡然素雅徽派风格为主,或许更能让僧众感到净土清幽。

△天台寺里僧尼每天早上六点早课,下午四点晚课。有专人监督,不得迟到或早退。

每天天还未亮,僧众们就开始了一天的修行,早课、过堂、打坐、出坡。完成所有僧侣必要的修行以外,艺术团的成员每天至少有4小时的个人时间来练习乐器。僧众会散落在寺院的各个角落练习。

△四位僧人背着乐器上山寻找灵感。

△女尼们喜爱在野外演奏音乐,有时甚至步行上20分钟,只为找一片自然风光优美之地修炼乐器,她们称之为“练心”。

△释孝申在小剧院二楼的角落里独自练习她最喜欢的曲目《卡农》。僧尼们手中乐器皆为施主布施,方丈教导众僧要多加爱惜,珍视如己命。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艺术团已经不再由悟乐方丈独自支撑。一些音乐教育人士、音乐志愿者参与到乐团的专业教学中。这些老师不仅带来专业的音乐知识,也为艺术团捐赠了部分乐器。

△武汉音乐学院退休教授朱耀熹正在给释善念辅导。

武汉音乐学院退休教授朱耀熹每个月都要从武汉赶来天台寺对艺术团进行义教。他为艺术团设置课程和专业,包括大中小提琴、钢琴、长笛、单双簧管、打击乐、乐理、音乐史、视唱练耳、舞蹈、音乐欣赏等。

艺术团的表演也受到外界的一些质疑,有关于选曲方面的质疑声最多:“出家人怎么还拉世间的曲子?”甚至有人觉得天台寺僧众“不务正业”,“又是唱歌跳舞,又是玩乐器”。

天台寺的僧人们有着自己的看法。就如释孝同所说:“禅乐与梵呗不同,只要是禅者演奏的音乐都叫禅乐。禅乐是包容的,跨越国界和宗教界别的,只要是美的、善的,都可以赞美。”

方丈悟乐认为:“移风易俗,莫善于乐。”

△天台寺山顶,释正君拉着大提琴,低沉的琴声在山间萦绕。

(本文由腾讯新闻出品。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运营 | 郭祎

校对 | 阿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