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媒体开局:五场撕X,一地鸡毛

我们在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中度过了2018的第一周,而2019年的开头,摆在我们面前的除了一时备受关注的“微信挑战者们”,就是这开年五起案件纠纷:

百度投诉王志安、震惊文化怒斥「HUGO」洗稿、央视起诉即刻、影评人文白败诉开心麻花、财新网质疑《甘柴劣火》洗稿。

背后的喜怒哀乐我们无法道明,只能通过简单的回顾谈谈其中警示。谁让新的一年来了,万事开头难呢。

百度投诉王志安,

王志安发文要奉陪到底

今天(1月17日),知名媒体人王志安在其公号发文《百度,欢迎来告!》。

文中称,百度向王志安的公众号文章发起投诉,认为《权健该死,但不是只有它该死》一文对百度的品牌形象形成恶意诋毁,严重损害百度商誉及品牌声誉,百度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

纠纷在于,《权健该死,但不是只有它该死》这篇文章在梳理权健的生存模式时,提到这和当年魏则西事件非常相似:“直到身患癌症的大学生魏则西在百度的导引下被骗子耗尽家财和希望,临终前在网上发出控诉,才点燃公众的怒火,终于导致军队医院承包科室的结束,百度竞价排名的被整顿”。

“这杀气腾腾,最后通牒般的举报,是要起诉王局么?好怕怕呀。”

王志安认为,今天的百度仍然“没有任何操守和底线”,拒不承认对百度的侵权,称要“奉陪到底”。

截至发稿前百度方面暂无进一步回应。

震惊斥「HUGO」洗稿,

对方暂无回应

昨天(1月16日),震惊文化旗下大号「当时我就震惊了」发文《HUGO,你丫抄够了没?》,称情感类大号「HUGO」来要白名单被拒,随即洗了自己的文章。

“尊重原创这话怕是都说腻了,那只有把这话往大声了说,再不行就喊:HUGO,收手吧,你有多少粉丝我管不着,但你别糊弄他们了行不行!!!洗稿再高明,也是别人的。”

文中称,「当时我就震惊了」不久前发文《抖音就是这么变low的》,经网友举报显示至少有超过50篇公众号文章通过拼接或剪切的方式抄袭了这篇文章。

其中提到,「HUGO」前天的发文《抖音就是这么变low的》几乎就是对上文的“拼拼凑凑”,而「HUGO」的小号「果姐家的刘喜汪」也发布此文并标注了原创。

震惊和HUGO的纷争很快在不少新媒体人的微信群和朋友圈传开。新榜就此事联系到「HUGO」的相关人员,暂未得到回应。

央视向即刻索赔500万,

称即刻擅播世界杯

昨天(1月16日),央视网络起诉即刻App未经授权擅播世界杯,索赔500万。

海淀法院官网消息称,央视网络认为“即刻”App未经其授权,擅自向公众提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比赛画面动图点播服务,构成不正当竞争。

不过即刻CEO叶锡东回应央视起诉称:

即刻App在世界杯期间没有任何视频直播,甚至主动屏蔽了所有第三方直播链接;即刻App没有提供世界杯视频点播服务;从来没听说过动图点播这个说法;即友发的UGC动图,如果也涉及侵权央视,请给我个支付宝账号。

叶锡东表示,“即刻和我一定尊重法律,也愿意推动中国互联网法律在动图上有法可依。”

影评人文白败诉开心麻花,

再也没写过抄袭二字

三年审判,五次开庭,影评人文白还是败诉了。

前天(1月15日),“《夏洛特烦恼》导演状告影评人侵权案”以文白败诉告终。北京市朝阳人民法院判处被告赔偿原告8万元含对方律师及诉讼费并公开道歉,一审判决结束。

事情发生在2015年国庆期间,影片《夏洛特烦恼》上映后,文白在其公号“影画志”中发文称此片全片抄袭了美国影片《佩姬苏要出嫁》,此后被《夏洛》片方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删除涉案文章、公开致歉并索赔各项损失221万余元。

夏洛特烦恼剧照,图片源自网络

原告曾表示,《夏洛特烦恼》系由国内知名话剧团体开心麻花出品的同名话剧改编,话剧剧本由彭大魔、闫非于2012年9月独立创作完成。

原告认为,涉案文章内容严重失实,影片创作不存在抄袭、剽窃或非法侵权改编影片《佩姬苏要出嫁》的情况,杨文在歪曲、捏造事实的基础上,进一步以“全片抄袭”等具有强烈侮辱性和贬损性的语言评价影片,已经构成了名誉侵权的主观恶意与客观行为,大大降低了影片出品方、编剧应有的社会评价,故诉至法院要求道歉及赔偿。

业内对文白一案声援居多,有人为他众筹官司赔偿费,也有人表达了不支持,认为文白作为在纸媒任职多年的媒体人,应当清楚写下“全盘抄袭”时未来可能会出现的风险,“自由是框在法律的围挡里的”。

文白昨日在公号「 影画志 」发文《官司输了,谢谢各位》,回顾他在打这场官司的三年经历的崩溃和思考。

财新质疑《甘柴劣火》洗稿,

引新旧媒体大论战

1月11日,公号「呦呦鹿鸣」发文《甘柴劣火》讲述“武威抓捕三名记者”事件始末,对近两年的甘肃政圈进行了梳理,文章发布后迅速刷屏,但很快又被“洗稿”争议推上了舆论的风口。

财新网记者王和岩在朋友圈转发此文并评论道:

“原来,所谓爆款文章可以根本不用采访,不花任何成本,不冒任何风险,利用付费阅读壁垒,就可以攒把攒吧炮制出爆款来。只要声明‘文内所有信息,均来自国内官方认可、可信赖的信源’,只要写出原作者,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无限制照搬,从而免责了。”

时评人张保平更是将此文评价为“一篇典型的垃圾的洗稿文”。

公号「山寨发布会」发文《拆读十余篇财新,一种洗稿鉴别机制初试》,采用霍炬的方法,直接将文中的信息块进行拆解比对识别。

「呦呦鹿鸣」也对“洗稿”争议做出回应,发文《社会在崩塌——关于财新网记者攻击呦呦鹿鸣一事的说明》,详细注明了文中二十余个信源出处,以及个人经验叙事,称《甘柴劣火》是一种独家叙事,“讲述的并非新闻,而是媒体与党政系统持续的冲突”。

这起纷争还引起了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写作更大范围的讨论,例如涉及公众利益的新闻是否应该去除版权,梳理公开信息再创作是否属于原创,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写作方式是否各存问题。

新媒体人上被告席已不是稀罕事,但终归是所有人都希望绕过的一条路。从财新网和「呦呦鹿鸣」的争论到百度起诉王志安,五个案例皆围绕着版权和商誉纠纷。

在文字、图片或视频版权领域,都已有众多案例报道以及相关规定警示,但仍不断有侵权现象冒出。一方面,总是有人铤而走险,另一方面,也说明关于版权问题尚存在不少模糊地带,洗稿就是其一。

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洗稿向来为人不齿,说是“谈洗色变”也不夸张。上个月初,微信平台引入“洗稿合议机制”,邀请部分公号原创作者协助平台对有争议的“洗稿”内容进行合议,当时就引起颇多关注。

商誉纠纷带来的往往是更大的风险。影评人文白一案一开始就要求索赔221万,这对大多数个体写作者来说都堪比天文数字。

据说文白在那之后,再也没有看过开心麻花的任何一部电影,再也没写过“抄袭”两个字。无论胜败与否,三年的起诉对一个普通人来说,终归有难以抹去的影响。

但也如一些同行所说,既然下笔时做出了选择,那么应该要想到可能会面临的风险。无论是起诉方或被起诉方,质疑方或被质疑方,问心无愧,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