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21年后总统终于不姓卡比拉

  这是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通过选举进行政党轮替,并产生一位另一党派的新总统。

  齐赛凯迪当选刚果(金)新一届总统(资料图)。图/路透社

  文 | 陶短房

  一、这次总统不姓卡比拉

  当地时间2019年1月19日晚,撒哈拉以南非洲面积最大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宪法法院宣布——

  承认去年12月30日总统大选投票结果,老牌反对党“民主与社会进步联盟”领导人菲利克斯.齐赛克迪(以下简称小齐赛克迪)在选举委员会统计的有效选票中得票率38.5%高居第一。

  根据刚果(金)宪法和选举法,总统采用普选制,得票最多者直接获胜,无需进行第二轮决选,因此齐赛克迪直接当选。

  这是自1997年5月现任总统约瑟夫.卡比拉(以下简称小卡比拉)之父洛朗·卡比拉(以下简称老卡比拉)成为刚果(金)总统以来,这个非洲大国首次选出一位不姓卡比拉的总统。

  从“姓卡比拉”到“不姓卡比拉”,刚果(金)渡过了漫长而不平静的21年半时间。

  二、年轻的国家,“长寿”的总统

  刚果(金)在殖民时代之初被“分配”给了比利时时任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成为国王私人领地。

  1908年它被改为比利时殖民地,曾因殖民者统治残暴而被称为“非洲最黑暗的殖民地之一”。

  刚果民主共和国地理位置。

  1960年刚果(金)获得独立,国号是和今天一模一样的“刚果民主共和国”。

  因为隔刚果河还有个原系法属刚果的“刚果共和国”,为便于称呼,就以两国首都为别,分称“刚果(布)”(首都布拉柴维尔)和“刚果(利)”(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当时以比利时国王名字命名为利奥波德维尔)。

  建国之初,刚果(金)实行内阁制,实权掌握在著名非洲民权领袖卢蒙巴手中,总统卡萨武布只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

  由于卢蒙巴奉行独立自主政策,得罪了欧美各国和“宗主国”比利时,后者联合起来干涉刚果(金)内政,扶助行伍出身的原总统府秘书蒙博托。

  后者在1961年初夺取政权,1965年改国体为总统制,逐走卡萨武布取而代之;1966年将首都名改为金沙萨,1971年改国号扎伊尔。

  蒙博托仗着美国的支持在国内党同伐异,在国际上以“民族领袖”自居,被非洲各国民众私下议论为“二战后非洲最大贪污犯”。

  蒙博托在宝座上一坐就是32年,在这期间原是卢蒙巴部将的老卡比拉带着少数残部蛰居东部边界“几不管”山林,一度沦落到绑票为生(1975年曾在著名黑猩猩专家珍妮·古德尔Jane Goodall的研究基地——坦桑尼亚贡布国家公园绑票勒索轰动天下)。

  1996年,老卡比拉趁冷战结束、美国不再支持蒙博托和矿产价格下跌,扎伊尔经济陷入困境的大好时机,在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等邻国帮助下反攻蒙博托。

  1997年5月蒙博托战败逃亡,不久后落寞死在摩洛哥,卡比拉自封总统后宣布恢复“刚果民主共和国”国号,但因为首都业已改名,简称就此成了刚果(金)。

  老卡比拉上台后很快遭遇内忧,处处提防的他最终于2001年1月16日下午被跟随多年的贴身童子兵、当时不满18岁的卡塞雷卡离奇刺杀。

  三、小卡比拉真“下课”,新总统依旧“难产”

  小卡比拉迅速平息各路“烟尘”继任总统,随后他在2006年和2011年两次连选连任,把总统一直当到了今天。

  约瑟夫·卡比拉。

  刚果(金)总统任期5年,原本小卡比拉的任期应该在2016年12月20日到期,大选的最初日期订为当年11月27日,但小卡比拉不断托辞推迟选举,引来国内外广泛猜疑和批评——这个国家“长寿总统”实在太多,小卡比拉是不是不打算“下课”啊?

  好在尽管“状况”层出不穷,但小卡比拉终于在2018年3月明确宣布“我不参选”——非但自己不参选,执政党也并未推出正式候选人,只是表示“乐见”无党派的沙达里当选。

  于是新总统的竞争者就成了两位“铁杆反对党”:小齐赛克迪和法尤鲁。

  小齐赛克迪的父亲艾迪安·齐赛克迪是刚果(金)资深政治家,曾当过3任总理,2011年作为总统候选人挑战小卡比拉,最终以32.33%对48.95%落败。

  对此老齐赛克迪一直以“假球黑哨”为由耿耿于怀,扬言“下次再来”。没料到新一届大选一拖再拖,年逾古稀的老齐赛克迪于2017年2月1日病逝,小齐赛克迪克服重重困难,才在一年后成为新一届党领兼总统候选人。

  而法尤鲁则得到本巴等原蒙博托支持者和地方实力派的一致推举,大有在“后卡比拉时代”执牛耳之势。

  国内外人士原本普遍担心,当惯了总统的小卡比拉为继续恋栈“搞花样”,或在其支持的候选人败选后“反悔赖账”。

  不料去年底投票结果揭晓后执政党和小卡比拉一派“按兵不动”,选票列第二的法尤鲁却跳了起来,他不知从哪儿拿出个“科学计票结果”,声称自己的实际得票率是61%。

  依他的说法,他法尤鲁才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唯一合法总统”,恳求国际社会不要承认“伪总统”,并向刚果(金)宪法法院投诉,要求重新计票。1月19日宪法法院的裁定,就是对法尤鲁要求的否定答复。

  四、刚果(金)第一次有人有机会“政治善终”

  南非、肯尼亚等多数非洲国家政府和国际社会纷纷对选举结果表示承认和祝贺,刚果(金)国内也保持平静,可以说,这次刚果(金)史无前例的大选,已基本尘埃落定。

  这次大选的意义不仅在于总统换了姓:这是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通过选举进行政党轮替,并产生一位另一党派的新总统;是现任领导人首次和平交卸权力,也是他们中第一次有人有机会“政治善终”。

  或许是对前景的艰难未雨绸缪,新当选总统表示“大选没有赢家和输家,我们都需要一个和解和平的刚果金,不需要仇恨、分裂和部族主义,只有和解才能实现刚果金的发展、强大,和所有刚果人民的安全”。

  然而许多人仍然心存担心——小卡比拉一派且不说,就连原本当惯反对派的法尤鲁,不也“输了不认”么?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王言虎 校对: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