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机场春运首日:有人带三宝还乡 有人携亲家出游

“今年特别期待回家,因为添三宝,我们全家有两年都没有回老家了。今天很高兴,终于可以全家大团圆了。”

“我们祖孙三代今天一起请假去度假,一起到云南换换新鲜空气避寒去。“

”在外忙碌了一年,终于可以回家了。现在真的好激动,好开心。“

”看,这是我们一家,我们一起出去旅行啦!“

1月21日,一年一度的春运拉开序幕。飞机轰鸣、列车飞驰、车轮旋转,无数国人开始新一轮的大迁徙。

春运首日,长假未至,虹桥国际机场T2航站楼内,还是像往常一样,人来人往。我们在机场用镜头记录到许许多多的笑脸,还在这里偶遇了一些“有故事”的旅客,借由他们的眼神和话语,去了解他们春运出行的目的、情感与意义。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明年就不准备再出来做事了。”62岁的四川人黄祖才,正在等待东航的飞机最后一次带他回家过年。与周围大包小包的旅客截然不同,一个帆布袋、两个手拎包、一把伞就是老人全部的行李。手推行李车的老人轻车熟路地走到A区等待区,寻了一个可以看到窗外的靠边位置,开始了一个人的等待。

在上海打拼十几年,62岁四川老人独自回家过年

往年都是与老伴一起,今年只有他一个人在机场等候。62岁的他在上海打拼了十几年,坐在候机室,老人表面上看起来淡定从容,但看向窗外的神情以及早早赶到机场的行为,都透出了老人对归家的殷切期盼。人在此地,心在家乡。

本该是退休享清福的年纪,为了减轻儿女负担,他还是选择继续拼搏。儿行千里母担忧,但父行千里儿也愁。独自在外的老人前段时间不小心扭伤了腰,儿女都不放心他一人在外,女儿买了飞机票让他早点回家过年。两点的飞机五点多到,儿子在四川的机场接他,晚上八九点就能一家团聚,吃上一顿魂牵梦萦的团圆饭。

归家前的等待总是难熬的,老人说最期待的就是“回家看看儿女,一家人团聚”。老人还和我们坦言,今年可能是最后一次在上海工作了,明年可能就在家带带儿孙,享天伦之乐。在外漂泊十几年,一千七百多公里的距离,两个多小时的航程,每次回家,内心都潜藏着期待与喜悦。无论这一年的工作多么辛苦、多么劳累,回到温暖的家,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一抹浓郁的乡愁

09:05的虹桥机场,我们与形单影只的叶爱兵相遇在航班显示大屏前面。在硕大的屏显前,一手拎着早餐盒、一手拖着行李箱的她,显得是那样的弱小,而正是这副瘦弱的小身体,5年来却支撑起了全家人分隔异地共同打拼的期待与希望。

谈及家人,叶女士激动落泪

叶爱兵来自广西梧州,5年前来到上海松江,在老乡开办的一家吸塑厂做工。两年前,厂子搬到苏州,叶爱兵就随着老乡一起搬到了苏州。

今天,她乘坐的是下午14:30上海虹桥飞往广州白云机场的航班,为了搭上老板从苏州来上海出差的顺风车,她早早地就买好早餐提前5个小时就赶到了机场。为了今晚与儿子、老公的团聚,她激动得早饭都没能吃下,一谈到20岁便在老家打工的儿子和身体不好只能留守家中的丈夫,叶爱兵的泪水便止不住地往下掉。

想家,是异地打拼的无数个日子里最浓郁的愁绪。儿子小的时候不能常常陪伴在侧,如今儿子大了总要体体面面买房结婚,对于儿子的怜惜与愧疚,作为母亲,只能通过拼命工作拼命赚钱来作稍许平衡。每年回家,儿子总是第一个赶着去接她,对着一年难得一见的老妈,儿子总会无比心疼地问:“妈妈你怎么又变老了,是不是在外面做工很辛苦啊……”千苦万苦如烟过,儿子当面一句贴心的体己话,总能轻松熨平过往心路中的坎坷,比世间最动人的情话还要打动她的心。

从上海到广州,高铁需要11小时,而飞机仅用两个半小时就能抵达。转乘高铁1小时之后,叶爱兵便可抵达梧州南站,花2元公交车费就能回到魂牵梦绕的家。那个家,与千里之外的出租房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气息,是人间一切最美好的所在。

64年再回首,一次迁徙便是一生

在东航爱心服务柜台前,我们见到了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先生。年届高龄不改气质风范,挺直的腰板让我们直觉这是一位不寻常的老人。为老先生推着轮椅的,是一位长发束起的中年男子,温暖如春的候机楼内,身负硕大背包、手推轮椅的男子额头面颊已沁出汗珠,身边一位气质卓群的女士贴心地为男子擦去汗水。

八旬老人与亲家母全家出游

这是一个让人感受到爱与温暖的大家族。女儿女婿相伴老人在侧,儿子儿媳在柜台托运行李,儿媳一家也带着亲家母全家一起共同前往宝岛台湾旅行。是什么样的情结会让两个大家庭全家老小共同休假奔赴这一场热烈而隆重的旅行呢?老人的女儿一开口,就为我们重绘出一幅热血澎湃的历史画卷。

1955年,全国第一批支援大西北的队伍约一千余人去往甘肃,当时未满17岁的父亲从天津出发,跟着大部队走了一个多月终于抵达甘肃。而这批人之中,当时最后到达敦煌的有一百多人,而到今天为止,那一批留在敦煌、目前尚且健在的、只剩下十余人。老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64年前那次义无反顾的迁徙,将老先生一生的命运与敦煌紧密联系在一起。在西北工作的64年, 他一直在大西北从事考古、勘察类文博工作,是当地第一任博物馆的馆长。如今老先生虽然退休了,但是依旧心系文博事业。去年,他们全家还曾一起带老人去柬埔寨看过吴哥窟。随着老先生年岁的增长,身体条件也逐渐不再适应长途及远程出境旅行,所以,他们对此次中国台湾之旅充满期待。

“以后每年我们还是尽量会带爸爸在周边旅行的”,女儿一边笑着一边招呼办理完行李托运手续的弟弟和弟妹过来,在我们的镜头前留下一张珍贵的“全家福”。

(文/李盛、韩聪聪 图/郜书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