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示: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

  “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这是孟子的几句话。很多人看了这几句话,可能会一时“纳闷儿”,因为与我们固有的经验判断相反,从小到大,受了多少年传统教育了,都要求我们“言而有信,言必行,行必果”,怎么孟子又这么说了呢?又告诉我们“言不必信,行不必果”,难道圣人出尔反尔?孟子仅次于孔子,人称亚圣,他说这话的含义和用意到底是什么呢?

  于孟子所言,所理解者,歧义多多。如果能把这几句整明白喽,之于中国文化,也算是登堂入室了…。

  先说什么是“大人”,大人者,即是“心不为私欲所染、一心明澈清净,言行必由一心之天理,不假外求”者,这样的人,就是大人。那什么是小人呢?小人之心,为私欲所遮蔽,心之理不得见天日,任事向外驰求,心有所患,终日患得患失,忽嘻忽慽,这就是小人,此“小人”,与世人语境中“爱搬弄是非、算计害人”的那个小人,还是不同的。理解了大人和小人的义旨,剩下的话,就好说了。

  “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意思是,大人所言,皆是清净无染的心之于外物的感通之言,皆是天理,不染着一点儿私欲,此至诚之言,不必在意他人是否信服,无需从他人之肯定中,去寻找“支点”与存在感。大人所行,皆知行合一,行是心之致知的变现,是由初心、天理示现的行动,此一心之行,不必去忧惧能否成功,亦无需在意他人的预期。虽说“不必信,不必果”,然而,这样的言与行,能不得“信”、能不得“果”吗?就好比那句“只去攀登不问高”,其高度自在攀登之中,有必要问吗?一心只在攀上,有时间问吗?你只攀你的就是了,管“高”干什么?难道“高”不是“攀登”这件事本身吗?…。

  最后一句“惟义所在”。意思是,言、行、信、果皆为一心之义,皆在一心中,惟本从一心,这一心,从表达上叫言,从行动上说叫行,从天理上叫信,从成得上叫果,只是从不同方面说。

  对这几句话,通常的解释是:“通达的人说话不一定句句守信,做事不一定非有结果不可,只要合乎道义就行”。似这种清浅的解释,谓若视中国文化的内涵为一洼淡水,一眼望穿,还研究什么?…

  孟子之前,孔子说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孔子的意思是“由衷之言,发自一真之心的话,即是诚其意,必能得以信用;初心之行,藉由天理,必有成得。那些应承别人的话,不是发自内心的话,好比啪啪拍石头表面发出的声音,这就是小人啊”。孟子说的,意思是“一真之言,无需征求别人的认同;致知之行,所行的都是天理,无需证得于人”。孔子强调的是“本从一心,就什么都在这里边了”,而孟子强调的是“惟义所在,一切皆摄于一心,不假外求”。

  对孔子《论语》中的这几句话,通常的的释是:“说话一定守信,做事一定有结果,这是浅薄固执的小人啊!”。按这种解释,言必有信,言行必果者,倒成了小人,这符合常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