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眼:寒冬腊月凌晨三点,春运车站不眠人

归家心切

1月24日凌晨3:26,重庆北站南广场,在出站口等待的女孩。

按现在的铁路列车运行图,高铁动车只在白天运行,凌晨时分停靠、开行的大多是普速列车或加开临客,这也意味着乘客中很多是中低收入阶层。凌晨时分又是一个有点尴尬的时刻,对许多不是重庆市区的人来说,无论抵达还是出发,住旅馆都显得不太划算。于是,车站就成了他们短暂停留之所,夜,在这里不眠!【鹅眼第205期,摄影:胖猪儿虫 编辑:谷水】

1月24日凌晨3:23,重庆北站南广场售票大厅,红着双眼排队买票的旅客,想赶上早班车回到家中。

1月24日凌晨3:00,重庆北站南广场,几位刚到站的乘客围在小卖铺免费充电处玩手机,等待天明转车。

1月24日凌晨3:37,重庆北站南广场候车厅,一位母亲把两个孩子裹在衣服里小憩一会。

2月1日凌晨3:15,重庆北站南地下候车厅,背着老母亲等火车回家的中年男子。

2月1日凌晨4:04,重庆北站南广场,老熊趴在栏杆上等着女儿出站。这趟由深圳东到重庆北的k4526次列车,搭载了1600多名返乡旅客。为了接在深圳打工的女儿回家,老熊晚上天没黑就从四川邻水赶到了重庆,等着大女儿出站再乘坐早上4点多的长途汽车回家。

2月1日凌晨4:41,重庆北站,老赵搬着行李向车门移动。老赵工作的地方并不远,归家心切的他傍晚刚刚结束工作,就收拾好行李,选择了这趟时间最近的列车,半夜赶回重庆的家。

2月1日凌晨3:02,重庆北站,曹党成(右一)和老乡在广场上休息。从浙江坐了两天两夜慢车抵达重庆的他们,终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他们将从在这里乘坐当日上午的火车返回家乡四川阆中。

2月1日凌晨3:21,重庆北站南广场,何六和一起回家的同乡在小卖铺充电看短视频。他们一行5人从广州返回家乡四川广安,舍不得住店的他们只能在广场边玩游戏、看视频,打发漫长的等待时间。

2月1日凌晨3:37,重庆北站南广场出站口,从浙江出发,和父母一起返乡的4岁刘嘉鑫在跟几名小孩子一起玩耍。为了尽早回家,对重庆并不熟悉的父母购买了重庆西站的动车票,刘嘉鑫要在这里玩6个小时再转车去重庆西站,才能踏上家乡四川遂宁的土地。

2月1日凌晨3:54,重庆北站南广场售票厅,家在重庆合川的唐凯和两名同学正在查询早上回家的火车票。唐凯在江苏实习,午夜到达重庆,熬过长夜,只需要半小时,他就能踏进家门。

2月1日凌晨4:22,重庆北站南广场候车厅,饿得不行的游春亮泡了一碗泡面。凌晨1点,从广东东莞舟车劳顿回到重庆后,他将转乘早上6点多的火车返回家乡重庆合川区。

1月24日凌晨4:40,重庆北站南广场,凌晨终到的列车让广场周边的小食店座无虚席。

2月1日凌晨3:04,重庆北站南广场,刚刚抵达重庆的魏强在街边小馆吃面。今年收入不错的他坐飞机从海南飞重庆,再从重庆转火车返回家乡贵州道真。

2月1日凌晨3:06,重庆北站南广场,凌晨还在为旅客烹制重庆小面的姑娘。“都是挣点辛苦钱,名字就不用留了吧”。

2月1日凌晨2:54,重庆北站南广场附近的小卖铺,值夜班的伙计何军正在给旅客削菠萝。他每天晚上上班至次日早上8点,对夜间到达火车班次了如指掌。

2月1日凌晨4:09,重庆北站南广场,卖玉米的中年男人。为了多挣点钱,他们一般都会摸清春运期间列车的班次,提前一些赶到广场。“赶着春运人多,挣点辛苦钱。”

1月24日凌晨4:35,重庆北站南广场,趁着交警还没上班,踩着时间点开到广场上拉客的“摩的”师傅。

坚守岗位

乘客在车站短暂停留后,纷纷踏上返家行程,但许多铁路职工仍要坚守在岗位,保障春运顺利进行。

今年春运40天,预计全国铁路发送旅客是4.3亿人次,其中重庆境内预计发送旅客1130万人次,同比增运150万人,增幅15.3%。寥寥几个数字,背后却是成千上万、来自不同工种铁路人的夜以继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将承受多于平时几倍的工作量,以及因日夜颠倒而带来的生物钟混乱、免疫力下降、记忆力减退等风险。

2月1日凌晨4:38,重庆北站,列车员李晶准备开门。这是李晶的第一个春运,也是他今年第三次随火车来到重庆。“每次都来去匆匆,想去看看网红城市都没时间。”

2月1日凌晨4:42,重庆北站,车站值班员刘洪麟正在招呼旅客出站,今年35岁的刘洪麟已经为春运服务14年。

春运的夜,无疑是所有铁路人一年一度的“极限挑战”。检票验证、列车编组、线路维检、车辆运行、清扫保洁……平凡的工作,在夜色和寒气中有条不紊地进行。

1月24日0:44,重庆北站运转车间,连结员张庆走向作业位置。他和他的工友们主要负责重庆北站渝怀场所有终到和始发列车的编组、解体及站整作业。春运开始以来,他们平均每天要编组、解体的列车约50列左右,调车钩数130余钩,较平时工作量增加三分一以上。

1月24日4:02,重庆北车站南广场,上水工贺学久和工友在工位巡视,他们不仅要为列车补充生活和生产用水,同时也担负着确认列车侧面是否异常的职责。今年是老贺为春运服务第10个年头,平时夜间会有约20列火车需要他们补水,春运期间,车辆增加,他们补水列车达到40辆左右。

1月24日0:53,重庆北站运用车间,车辆段客车检车员谭茜正在检查车体制动装置。有“列车医生”之称的客车检车员主要是负责客车的检修维护工作,凭借着手中的一把点检锤,有“真人超声探伤机”称号的他们就能通过敲击车辆部件发出的声音,来判断这些部件是否有内部裂纹,并决定是否需要进一步检查和维修。春运以来,由于列车增多,通宵达旦成为他们工作常态。

1月23日21:43,重庆江北区唐家沱,成铁重庆电务段唐家沱工区的工作人员蒋亚军和工友们正在进行道岔、电液转辙机养护作业。作为火车安全运行“眼睛”和“耳朵”的守护者,蒋亚军和工友们担负着总里程约80千米的轨道电路巡视和道岔、电液转辙机以及信号机养护工作。春运以来,由于白天车流量增大,调车作业频繁,他们大量的作业只能放到夜间进行,经常要连续工作到天明,工作量达到平时夜间的200%。

1月24日3:03,重庆北站南广场进站口,客运员杨军正在核验进站旅客身份信息。在每个火车站,客运员不仅要负责核验进站旅客的车票和身份证信息,也要负责站台接送列车等一系列对应旅客的客运工作。春运期间,夜间进站旅客成倍数增加,他们仅检票验证的数量就会达到平时夜间的3-5倍。

1月24日3:20,重庆北站售票大厅,售票员陈希夷为旅客办理退票。虽然现在网络售票已经成为主流,但仍有不少旅客选择在窗口办理买票、退票以及改签。春运期间,陈希夷一天处理各类车票要达到1200张以上,是平时的1.5倍。

1月24日2:01,重庆北动车所,余海平(左下)和工友们正在给动车组做清洁。由于动车组的“早出晚归”,使他们的工作几乎全部集中在傍晚和夜间进行,42个人一组,40分钟左右完成一列车的清洁,春运期间,每天他们清洗动车组将达30列左右。

1月24日6:22,重庆西动车所,机械师冉悦意和同事正在处理动车组司机门故障。春运期间,重庆车辆段的82组动车组列车全部上线,为保障白天动车组的安全运行,成铁重庆车辆段两个动车所的机械师们对动车组进行保养、检查和维修绝大部分都被安排到了夜间或凌晨。

1月24日0:10,重庆北站,火车司机王涛(左)和同事驾驶着Z9322次列车回到重庆。春运期间,成铁重庆机务段的火车司机们将共计担当328.5对动车组和普速旅客列车牵引运输任务,由于凌晨和夜间列车密度增加,与日常相比,他们夜间工作量也上浮了20%。

1月23日23:33,重庆北客技所,T238次列车厨师李秀益(右一)和同事正在准备第二天的餐料。为保证长途旅客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为春运服务39年的“老厨师”李秀益和同事春运期间长期半夜就要开始各种准备工作,工作量也比平时增加约30%。

1月23日23:45,重庆北客技所,接车完毕的T238次列车长张伟然在车厢巡视。该次列车次日早上7:10分发车,而作为一车之长的张伟然则需要当日深夜就开始接车作业——检查车内备品,清洁整备列车,并按规定每两小时进行一次安全巡视,彻夜难眠。

1月24日4:25,重庆北站,护送1600余名旅客由深圳安全抵达重庆的乘务员宋荣芹(右三)和同事集合,准备下班回家。春运期间,由于凌晨和深夜始发列车的增加,作为春运一线工作人员,随着旅客人数的骤增和列车趟次的密集,列车员们的工作量上浮达50%左右。

春运,是一趟亿万国人的大迁徙。团聚,就像是信仰一般,在春节前夕,指引着无数中国人踏上回家的旅途。夜色中,那些平凡岗位上,一个个温暖而忙碌的身影,保障着每一位旅客平安到家,这是一幅融汇心酸,喜悦,温暖和亲情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