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豪宅,100年都不过时

2018年,一条与建筑学者一起,

探访了多个经典的民国历史建筑。

其中,“远东第一豪宅”吴同文住宅

因表面覆盖大量绿色釉面砖

而被民众亲切地称呼为“绿房子”。

早在80年前,

民国“网红建筑师”邬达克就打造出

这样一栋摩登、简洁,

一百年不过时的房子。

南京“美龄宫”因秋天从空中俯瞰,

像一串巨大的金黄色项链而闻名。

这座传奇别墅既展现了

“西洋骨,中国皮”的民国建筑风格,

更记录了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

在中国大陆最后的生活痕迹。

上海市中心“爱神花园”

是民国时“煤炭大王”刘吉生送给太太

的40岁生日礼物。

这座文艺复兴古典风格的宅邸

也是建筑师邬达克的手笔,

庭院里,上海“最美喷泉”站立着

希腊公主普绪赫和爱神丘比特的雕像。

这三座藏在城市里的老房子,

承载着许多传奇故事,

大年初二,

一起来重温这些经典历史建筑。

1935年,上海的年轻商人吴同文,找到了当时传奇建筑师邬达克,在上海市中心铜仁路和北京西路的转角处,为自己打造了一栋四层高的宅邸。

房子的建筑面积达到1732平方,在当时被誉为全远东最大最豪华的住宅之一。

而又因为建筑和围墙大量使用了绿色釉面砖,它有一个更亲切的称呼 ——“绿房子”。

屋主人颜料商人吴同文

1942年邬达克在上海圆明园路自己的办公室

设计这座宅邸的是当时上海最传奇的匈牙利裔建筑师邬达克。

邬达克1918年来到上海,1947年离开,在近30年里,做了50多个建筑项目,近百个单体建筑。在近代建筑师中,他的民众知晓度最高,堪称民国时的“网红建筑师”。

现代主义风格,干净简洁

这个被称为“远东第一豪宅”的房子,外观只是一些直线和曲线,简洁干净。

当时有一个说法,邬达克向吴同文许诺这个房子50到100年不会过时!

吴同文是做军用颜料起家,军绿色是他最爱的颜色。为此,邬达克给这个建筑定制了高质量的绿色釉面砖。

四层楼+大露台+花园

绿房子有四层高,邬达克根据这一家人的生活、工作、社交的需要,在空间上做了精心的布局:

一层酒吧及游戏室历史照片

中式佛堂历史照片

二层餐厅历史照片

一二层是公共空间,一层有酒吧、游戏室,还有吴同文的老母亲拜佛的佛堂。二层有餐厅、起居室和书房。

三层主卧室历史照片

四层主卧室历史照片

三层和四层分别是吴同文与大太太和姨太太的起居空间。

每层的空间布局差不多,主卧室都有化妆更衣间,和各自子女的生活空间,一碗水端平,避免了两房太太的争风吃醋。

主卧里还都套有一个阳光房,即使天气不好,也能欣赏外面花园的宜人景色。

场地的南面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建筑的南侧有层层跌落的大露台,每层房间朝向花园的一面都有大面积的落地窗。

上海第一栋电梯住宅

绿房子还是上海第一栋电梯住宅。荷叶造型的电梯来自老牌的奥的斯电梯公司,现在修复了还可以使用。

很有可能这个电梯的设置,是为了减少两房太太在楼梯这个紧凑空间相遇的机会。

四楼的姨太太可以直接从电梯上下,三楼的太太可以走楼梯的。

侧墙的透光玻璃

电梯内顶部纹案

室内的细节,邬达克选择世界上最先进的产品、高质量的材料:

1. 12个卫生间,风格不同,却在80年前全部用的美国进口来的科勒洁具。

2. 邬达克设计了一组art deco装饰风格,分布在:主楼梯侧墙的透光玻璃, 窄条的拼花木地板…

3. 建筑很多的天花板和地面, 都有两指厚的软木层,它相当于保温材料。

1930年代,邬达克就有了建筑要节能、环保的意识。绿房子不只是颜色绿,还是一个绿色环保的建筑。

吴同文对这栋量身订造的住宅,也是真的深爱,不愿离开,最后他和姨太太也是在这栋房子里去世。

南京的美龄宫,从空中俯瞰,像是一串巨大的金黄色项链,中心的吊坠部分就是蓝绿色琉璃瓦的美龄宫建筑本身,它也被美国前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称为“远东第一别墅”。

“美龄宫”,官方正式的名称叫“小红山原国民政府主席官邸”(旧址)。

1929年6月,宋美龄跟随蒋介石参加孙中山灵柩的奉安大典。在路途中,她在中山陵西南侧的小红山上面,发现一块地方,便向蒋介石提出:能不能在这个地方造一个度假别墅?

美龄宫占地大概120多亩,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左右,主体上分成三层。

一层侍卫室

一层中式厨房

底层有接待秘书的办公室、厨房、锅炉房、侍卫寝室等。

二层会客室

二层宴会厅

第二层是蒋宋的起居空间,包括了会客室、宴会厅、蒋介石的办公室,以及室外的“观凤台”。

三层卧室和餐厅

三层礼拜堂“凯歌堂”

第三层是蒋宋夫妇的卧室、书房,和一个小餐厅。还配置了一个做礼拜用的小教堂,“凯歌堂”。

建筑风格:西洋骨,中国皮

美龄宫的设计师赵志游,是当时的南京市的工务局局长,采用了一种中西合璧式的设计,也被叫做“西洋骨,中国皮”。

中——

· 外观模仿清式宫殿建筑的大屋顶,顶上覆盖蓝绿色琉璃瓦;

· 门廊、腰檐(屋檐)部分,也覆盖上琉璃瓦片,流光溢彩、耀人眼目。

西——

· 主体结构钢筋混凝土、黄色耐火砖外墙,是西方建筑常用;

· 内部装修、设施也非常西化,大面积的落地钢窗等。

女性气质浓厚的房子

美龄宫是一座很有女性气质的房子:到处都有“凤”,让人联想到曾经的女主人宋美龄。

1. 琉璃瓦顶的屋檐,每一个勾头滴水上都雕刻了一只凤凰。

2. 室外二层的露台,叫”观凤台”,共有34根汉白玉石柱,每根柱上都刻画着凤凰图案。1930年修建房子的时候,恰巧宋美龄是34岁。

3. 南边门廊的天花,使用了中国传统的旋子彩画:蓝底的云雀琼花图案,色彩绚丽,非常精美。

喜爱国画的宋美龄

室内装饰摩登奢华,预算超支严重

在美龄宫的装修上,基本都由宋美龄一手包办。很多材料、施工,她都要一一过目,有一种家庭主妇式、事无巨细地关注。

室内所用的大理石、马赛克瓷砖都是从国外进口的。电灯、电话、电铃也一应俱全。电灯,壁灯、顶灯等等也都是国外进口。

美龄宫的修建花了6年时间,1931年春天动工,1936年下半年才竣工验收。

预算24万银元,最后竣工超出了50%,花了36万多。最后蒋介石自己掏腰包垫付了超支的部分费用。

美龄宫呈项链状,并非蒋介石原意

有人传说,项链是蒋介石送给宋美龄一种爱意的礼物。这其实是一个误会。

建造美龄宫是在1930年前后,“项圈”上的梧桐树早在5年前修中山陵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项圈”之所以形成,是因为车道改从正门两侧分上的这个设计,是宋美龄的主意,她怕吵。

辉煌与衰败

美龄宫建了六年,真正的使用只有不到三年。竣工几个月后,抗战爆发,蒋宋夫妇就搬离了美龄宫。

美龄宫最辉煌、使用频率最高,是1945年到1948年前。

抗战胜利国民政府还都之后,蒋宋回到南京,每到周末,夫妇二人会到这里度假,举办宴会、舞会,招待各方宾客。

1949年1月,蒋介石从明故宫的飞机场乘飞机离开南京,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这栋折射民国时期审美、包含醇厚的历史文化内涵的建筑成为展览馆,安静地坐落在南京小红山上。

上海市中心的巨鹿路675号,作家协会所在的漂亮房子是一座民国时修建的花园洋房。

房子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爱神花园”。

1926年,著名的民族资本家“煤炭大王”、“火柴大王”和“水泥大王”刘氏兄弟中的弟弟刘吉生,请来建筑师邬达克设计宅邸。

房子在1931年完工,刘吉生把它送给自己唯一的太太陈定贞,作为40岁的生日礼物,“爱神花园”的名称由此而来。

刘吉生和陈定贞夫妇结婚照

邬达克对这块4000㎡的“之”字型场地做了一个巧妙的布局:前面做别墅,后边是花园,最深处的一块是这个家的网球场。

最美的爱神喷泉

整个别墅对称布局,花园的中轴线上,蝴蝶型喷水池里,有一座一人高的希腊公主普绪赫雕像,她的脸庞微微侧向别墅东南角的主卧室。

普绪赫的脚下有4个小天使,也就是爱神丘比特的形象。在希腊神话里,普绪赫和丘比特是一对历经险阻最终在一起的夫妻。

优雅的花园别墅

别墅主楼一共四层,地上三层,地下一层,1700㎡。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风格,宫殿一般的气派。造价足足用了二十万银元。

面向花园的立面上,有四根希腊爱奥尼柱贯穿两层楼高,柱顶的涡卷代表着希腊女神卷曲的长发,柱身上的凹槽是长裙的皱褶。

整个形态满是女性的柔美,很符合房子设计主导者刘太太的女性身份。

车道和雨棚

前厅

车道设置在了主楼的侧边,一个壮观的拱券式雨棚从建筑的东边伸出。无论客人还是主人来到,落车后上几步台阶来到前厅。

接待厅

大宴会厅

前厅的左手边连接着一个精致的小接待厅,考究的柚木木板覆盖了整个墙面。

接待厅的另一扇门通向大厅。这个器宇轩昂的大厅扮演着会客厅、宴会厅和舞厅的功能。

餐厅

大厅西面连着餐厅,房间里特别布置了一个向西突出的凹龛。家里来客用餐时,便有乐手在这个凹龛里演奏音乐助兴。

凹龛的墙壁上装饰着有葡萄图案的彩色玻璃窗,葡萄在中国传统里还有多子多福、人丁兴旺、一本万利的寓意。

恢弘的三层大楼梯

这个家里的起居室、卧室都布置在二层和三层。如果是主人回家,进了前厅后直接往右手边走,上楼梯。

刘太太陈定贞在这座楼梯的设计上融入了很多巧心思:

1. 围绕楼梯的墙壁彩绘玻璃,正中雕刻着玫瑰的图案,一是象征屋主夫妻两人爱情;二是女主人的英文名就是Rose(玫瑰)。

2. 楼梯扶手平台,从下往上看,有一个爱心的形状。

3. 扶手栏杆里嵌上了丈夫刘吉生名字(Kyih-Sung Lieu)的缩写KSL。

楼梯连着二层宽敞的走廊, 走廊把房间向南向北分开,朝南有两组完全对称的套房,一间起居室套着一间卧室。

一套刘氏夫妻用,一套用来招待客人。

两组套房共享南向的大露台,主人和客人可以在适宜的天气里,一同在上面聊天谈事,欣赏屋后花园的景致。

这座花园别墅还有一个沧桑变迁的故事。1947年,由于和国民党、尤其国民党高官戴笠来往密切,刘吉生夫妇忍痛割爱、离开了这里,移居去了香港。

正好相反的是,之前旅居海外的哥哥刘鸿生回到了上海,1952年捐出这栋别墅。从那时起,这里变成了上海作家协会的办公地,沿用至今。

部分图片来源于:《绿房子》、《宋美龄全传》、《上海邬达克建筑地图》和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