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会山,称拜登“愚蠢”的特朗普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作者:王德华

特朗普呼吁“一个合作的新时代”的国情咨文具有说教性质。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天早些时候,特朗普称拜登“愚蠢”,称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是个讨厌的狗娘养的”。现在,在国会山,特朗普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他回顾了美国过去的胜利,向“最伟大的一代”成员和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致敬,并呼吁团结一致。从一个身患癌症的小女孩,到一名冒着生命危险拯救匹兹堡生命树犹太教堂(Tree of life)礼拜者的警官,他召集的听众无一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最感人的时刻,是国会为一名生命之树枪击案的幸存者唱“生日快乐”。

就特朗普而言,他从未提出过大胆的愿景——他的竞选和就职演说几乎完全没有传达民族主义、反全球主义的信息。除了含糊地保证经济繁荣、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主题为2020年的竞选活动奠定了基础。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优先”这个词直到他演讲的最后才出现。相反,他夸口说,他设法从北约盟国那里获得了10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冷酷无情的事实是,特朗普没有提出任何大胆的举措,也没有解释他将如何筑墙。

从一开始,围绕着他演讲的问题就是,美国能否在特朗普所说的21世纪创造“令人惊叹”的新生活,包括让中产阶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繁荣”。他多次提到二战老兵的英雄主义,暗指美国士兵解放了达豪,但他从未提及俄罗斯在东线与纳粹的战斗中首当其冲,以及俄罗斯解放了包括奥斯维辛在内的许多集中营的事实。

与他的温和态度一致,特朗普说,“我们必须拒绝政治报复。”相反,“妥协”和关注“共同利益”是必要的。“我们一起可以打破数十年的政治僵局,”他宣称。

与此同时,特朗普试图捍卫自己的移民政策。他谈到向边境增派3750名士兵,并称非法移民是“一个道德问题”。在这方面,特朗普重复了他以前使用过的关于人口贩卖和走私的台词,认为这是“现代奴隶制”。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非法移民,认为在“我们确保边境安全之前,它们会源源不断地回到美国”。他挑衅地说:“我要建一堵墙。”“但是怎么做呢?”

在外交政策方面,他最大胆的言论是“大国不会无休止地打仗”,这表明他仍在寻求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但他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只是敷衍了事。他说,“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只能拒绝接受中导条约条约。他关于美国军备控制走向何方的声明纯粹是一派胡言。“到目前为止,我们将在支出和创新方面远远超过其他所有国家”——本质上,特朗普是在威胁要与中国和俄罗斯展开一场新的军备竞赛。

与此同时,他对半岛局势描绘了一幅乐观的画面,称如果“我没有当选美国总统,我们将与朝鲜展开一场重大战争”——考虑到历任美国总统都曾恐惧地看待亚洲爆发新陆地战争的前景,这是一种古怪的说法。我们被告知,在越南举行的第二次峰会将大大有助于解决与平壤之间的任何遗留问题。与此同时,“做了很多坏事”的伊朗仍然是特朗普愤怒的目标,尽管伊朗没有开发核武器。

特朗普的结束语是“我们最激动人心的旅程仍在等待。”但他从未说过他将如何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