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质疑多边国际机构,特朗普提名的世行行长能否顺利通关

在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为下一任世界银行(下称“世行”)行长人选后,美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即将迎来为期六周的确认程序。

此前,马尔帕斯曾多次在发言中对多边国际机构持怀疑立场,被不少发展经济学学者视为“多边主义怀疑论者”,为及时摆脱“旧形象”,在六周时间内,马尔帕斯将访问日本等国,并在这些国家寻求支持。

能在众多出色候选人之中脱颖而出,恐怕要源于马尔帕斯对特朗普家族的忠诚,特朗普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时,马尔帕斯曾担任他的经济顾问。在宣布对马尔帕斯的提名时,特朗普将马尔帕斯称为是一位“非常杰出的人,一直都是一位支持者。”

一位在多边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世行甄选新行长应由世行执行董事会投票,具体方式是由董事进行代表性投票,世行投票不是大选,除非提名人选真的太不靠谱遭到董事会内部的集体反对,通常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特朗普的忠实拥趸

根据此前世行公布的规定,对于世行行长候选人的提名须于美国东部标准时间2月7日上午9时至3月14日上午9时间提交,在提名期截止后,世行执行董事会将决定包括最多三名候选人的短名单,并在征得入围候选人同意后公布其姓名。按照流程,世行执行董事会将对所有入围候选人进行正式面试。

2月7日上午9时,特朗普在白宫罗斯福厅踩着点儿宣布了对马尔帕斯的提名,并称马尔帕斯是出任世行行长的正确人选,他在担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期间分管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行相关业务,并拥有40年的经济、金融和外交政策经验。

现年62岁的马尔帕斯,在投行贝尔斯登于2008年破产前,层担任该行的首席经济学家。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马尔帕斯担任了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并被视为是少数从一开始就对特朗普家族表示忠诚的早期幕僚之一,并在2017年顺利加入特朗普政府财政部。由于个人履历中曾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的财政部和国务院担任过副助理部长职位,当时他的任命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财政部的一大利好,因为这届财政部高官普遍缺乏公共服务背景。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在包括现任世行行长金墉在内的此前12任世行行长中,有7位银行家、3位美国国防部系统官员,1位国会议员以及1位学者,银行家占比近60%,从概率上来看,经济学家掌门世行是大概率事件。同时对过往10年世行候选人身份的统计发现,出身美国财政部的人选也居多,这同世行的甄选要求相关。通常,候选人必须符合以下五项标准:经过实践证明的领导力记录;具有管理大型国际组织的经验,熟悉公共部门;能够表达世界银行集团发展使命的清晰愿景;对多边合作的坚定承诺与赞赏;有效和外交沟通技巧,在履行职责时秉承公正性与客观性。

而除了担任世行行长职位之外,实际上这一人选要掌管的世行集团体系内机构也非常繁杂。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世行行长还将顺理成章地成为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和国际开发协会(IDA)执行董事会的主席,同时也将是国际金融公司(IFC)、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董事会的当然主席。不难看出,“ 懂经济”、“懂金融”是成为世行行长的优先诉求。

还要赢得全世界的心

由于马尔帕斯曾多次在发言中对多边国际机构持怀疑立场,不少专家担心马尔帕斯上任后在世行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全球发展中心资深研究员桑德福尔(Justin Sandefur)在一份声明中指出,马尔帕斯是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曾经还讨论过取消IMF,他对世行试图消除全球贫困的使命不屑一顾,都可以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对联合国的态度媲美了。不少专家担心,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对待气候变化等议题等态度,如马尔帕斯成为世行行长,世行在此方面的发展议题恐生变。

不过,前述在多边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此倒是并不太担忧。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想要改变世行这样的大型机构的工作日程,并非是做了行长就一定可能实现的,这类大型机构都有自身惯性,唯一可以做出改变的时机就是在制定类似于“2020”、“2030”等发展目标时,可以在语句上、用词上做出改变,这也会改变一些项目的方向或去留。

马尔帕斯在被提名的现场对媒体表示,他不会更改世行在环境等诸多方面的议程,并期待世行在此方面继续维持其领导力。

桑德福尔亦提出,目前的投票是一个简单的多数表决机制,美国并没有否决权,而更好的候选人还很多,他呼吁其他国家也对世行候选人做出提名。

一直以来,世行行长的人选都是场激烈的争夺战。美国是世行最大的股东,此前12任世行行长均由美国提名。这源于欧洲和美国在1945年达成的“绅士协议”,即所有世行行长都是美国人,而所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都来自欧洲。

不过自2011年以来,世行执董会表示一致同意采取公开透明、任人唯贤的选聘原则,所有世行成员均可提名。近年来,包括世行员工在内的各方都希望候选人的甄选是基于能力而非国籍。不少方面也认为世行应当打破美国人把持行长的惯例,更多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和关切。据外媒报道,一位世行官员证实,近日最少还有一个国家也要提名世行行长候选人。

目前世行的执行董事会由25名执董组成,前5大股东直接派任执董,其余执董则按选区通过选举产生,前5大股东分别为美国(15.85%)、日本(6.84%)、中国(4.42%)、德国(4.00%)、法国(3.75%)和英国(3.75%)。针对桑德福尔提出的美国没有一票否决权问题,前述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理论上说有这种可能性,但是考虑到美欧之间的“绅士协议”以及美国的一些传统盟国,其投票权加起来就超过50%了。何况在实际投票中还有一些国家经常投弃权票,因此反对美方提名从操作上来讲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