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态与小萝莉,这剧看得我后背发毛

「黑色大丽花」惨案,大家都听闻过吗?

全美第一残暴悬案,举世震惊。

一名三流女星,贝蒂,在1947年1月15日,被发现弃尸于诺顿街区荒地。

死状极其惨烈,尸体自肚脐处被拦腰斩成两段。

以下内容或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

上半身胸部被破坏,两边嘴角被割裂开,伤口延申至耳根,给人透露着诡异的笑容模样。

下半身大部分脏器丢失,子宫被取走,肠子等被冲洗后又塞入腹腔,大腿上有明显刀伤,双腿骨折,脚踝处有被捆绑的伤痕。

全身血液基本被放尽,尸体内外被凶手仔细清洗过,也未发现精液之类的痕迹。

在这些复杂的伤口中,无法判断出贝蒂真正的死因。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死前,她曾被惨无人道的折磨了36至48小时。

捆绑、倒吊、拔指甲、口腔灌蜡,被迫吞食大便,烟头烫伤、刀伤、棍棒瘀伤,这些都写在尸检报告里。

因为被害人生前喜欢身着黑色,所以,被称为黑色大丽花。

这就是「黑色大丽花」惨案。

图为电影《黑色大丽花》对此惨案的还原。

这位年仅22岁的女性,命运悲惨,直叫人令人唏嘘。

尽管这一惨案后来有大量的媒体报道和无数的官方和私人调查人员参与其中,但直到21世纪初仍没有破案。

直到2013年,真相似乎终于水落石出。

洛杉矶的一位退休警探,斯蒂夫?霍戴尔,在其出版的《“黑色大丽花”复仇者2》一书中语出惊人,提出各种证据力证:

他去世多年的父亲、外科医生George Hodel,乔治?霍代尔正是当年杀害“黑色大丽花”的凶手。

“她的尸体就是他的画布,而他的手术刀就是他的画笔。”

乔治?霍戴尔是不是真正的凶手呢?

并没有官方法律层面的说法。

但关于乔治?霍戴尔的留言已经四起,他的过去,他犯过的罪,他做过的恶,畸形的人性,变态的内心,黑暗一点点慢慢展露开来。

这背后的深水到底有多深。

TNT的新剧《我即黑夜》,准备挖一下。

《我即黑夜》

I Am The Night

又叫《黑夜如我》共六集 | 单集60分钟

故事从一个小女孩讲起。

穿着一双小皮鞋,小红上衣,是个超乖巧的萝莉。

从小便生长在一个黑人家庭中,但皮肤却出奇的白。

这样尴尬的身份和样貌,白人群体不接受她,黑人群体也不拿她当真朋友。

在一次偶然中,她发现了自己的出生证明,也才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叫Fauna Hodel,芳娜?霍代尔。

自己的亲生母亲是塔玛?霍代尔,父亲一栏没有性命,只记录了肤色黑人。

在养母的解释中,这个少女才知道,原来在1949年,自己被当时还是少女年纪的亲生母亲抛弃给了内华达赌场的一位黑人服务员来抚养,也就是自己现在的养母。

自己的祖父就是当时十分著名的医生乔治?霍代尔。

后来,在和养母发生了不愉快后,芳娜开始不顾一切追寻自己的神秘过去。

而这暗黑的过去将会如何影响原本天真的芳娜。

剧名I Am The Night,黑夜如我,其实说的是黑夜如芳娜。

看着一个16岁的少女一步步黑化转变,这应该就是这部剧最大的吸引力。

其实,这剧就改编于芳娜的自传《总有一天她会变黑》。

芳娜一直坚信自己是黑白混血儿,无论是最早养母的欺骗,还是那张出生证明都在说明这一点。

但其实,芳娜是纯纯的白种人。

她既是乔治?霍代尔的外孙女,也是他的女儿。

芳娜的生母塔玛,14岁时在好莱坞去见父亲,却遭到了他的强奸和性虐待,后来塔玛被送到少年感化院。

因为相信黑人有更多的爱和仁慈,所以芳娜出生后,就交给了黑人抚养。

剧中还有另一条支线,一名记者Jay。

由好莱坞一线男星克里斯·派恩,派派,扮演。

前海军陆战队,后来转当做娱乐记者,过去曾因为报道乔治?霍代尔的故事而大受挫折,甚至差点连累自己的报社一起倒闭。

不过现在他看到了新的希望,芳娜?霍代尔。

《我即黑夜》是一部迷你剧,只有六集,现在播出了前两集,透露的信息量有限。

但从预告片来看,这剧应该不会让大家失望。

背景音乐透着《九号秘事》一样紧张的怪异感,让人后背发毛。

复古的调调做的也很不错。

故事是好故事,就看后面四集怎么展开了。

想尝鲜的伙伴们天天已经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