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给《流浪地球》,黄渤沈腾这部《疯狂的外星人》真的烂吗?

这两天争议最大的电影当属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凭借“疯狂系列”的金字招牌轻松拿下预售第一,被视为春节档头号种子。

却在大年初一上映后完美诠释了“高开低走”,单日票房冠军的宝座只坐了两天便被《流浪地球》赶了下来,豆瓣评分也跌到6.6分,成了宁浩的最低成绩。

我想为这部电影鸣一些不平,这并不是一部科幻电影,这依旧是宁浩的魔幻现实主义荒诞剧。

《疯狂的外星人》

对原著某些方面的继承与差异

从得知宁浩要拍大刘的《乡村教师》开始,就一直很期待。

因为原著小说里,银河系战争和乡村教师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教孩子们牛顿定律的两条时间线并行,这种大开大合的多线叙事最后合二为一特别符合宁浩的风格。并且在地球线上的那种烟火气也是宁浩的拿手好戏。

唯一不同的是,《乡村教师》表达的观点十分厚重,呈现在影视作品上应该是正剧,最后被宁浩呈现出来的样子果然已经面目全非了,但是核心观点却依旧及其相似。

表达同一个观点可以有很多的形式,甚至借以表达的内容也可以大相径庭,宁浩精准地把握住了原著小说里吸引他的地方,并且加入了自己人过中年怡然自得的价值观

在原著小说里,太阳系因为老师临死前填鸭式的教学而幸免于难,孩子们口中背诵着并不知道含义的牛顿第三定律通过了3c文明测试使得地球文明逃过了灭顶之灾。

我们都知道填鸭教学的坏处,但是大刘却看到了它好的一面,对于有些身份的人来说,填鸭式教学就是她们出人头地见识更广阔世界的唯一途径,这其中蕴涵着文明的力量,也是地球人类独有的传承的力量。

而到了影视作品里,宁浩让外星人毁灭世界的时候,站出来拯救世界了的,是一个耍猴的

猴戏的传承与传统虽然伴随着人类企图成为造物主左右其他生命的痴望,但同时也是文明发展中的一部分,谁又能想到这样的小人物用这样的文明力量让世界避免了毁灭呢?

从这一点上,宁浩的这部疯狂的外星人与原著保持了高度的一致,但是这同样也是差异的部分。

宁浩放大了这种行为中的荒诞性,这种做法会带来很多后现代的喜剧效果,但同时也消解了原著与生俱来的一种人文关怀的厚重感。

原著是对人类文明的延续方式高度而凝练的颂歌,但是电影更希望的是解构行为以达到讽刺的效果,无论是外星人发怒后,把象征世界文明的微缩建筑一个个砸毁,还是因为外星人拍摄的照片而满地球跑的美国特工,这些更像是对人类文明的一次质疑与戏谑

外星人的设定

接下来我们再想一个问题,到了如今这个年代,文学艺术以及科技发展让我们对外星文明有着丰富的遐想。

但是宁浩却选择了最像人的那一种,这是一个跟我们有着同样逻辑思维甚至有点民族主义分子倾向有着类人类特征的外星人。

放在十年前你可以说这是科幻,但是在如今,科幻片中的外星文明应有尽有,这个外星人更像是几年前同为疯狂系列的石头和赛车一样,变成了电影中赋予现实荒诞感和魔幻感的工具

这也许也是该片口碑不高的原因,观众带着科幻或者喜剧的预期进场,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出荒诞感十足的魔幻现实主义闹剧。

通过外星人这个外来视角,影片的创作者可以顺理成章地对人类自身进行反思。

暴力,自以为是,拜金,对其他生命缺乏同理心。还利用无数反转揶揄了美国的实用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

当外星人砸毁建筑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像极了头戴金箍手拿铁棒的孙悟空,在打破各种形式与规则大闹天宫。

然而最后《步步高》却成了它的紧箍咒,创作者话锋一转,又回归到了对文明和驯化的信任中,亦或者是对荒诞现实的呈现。

两种理解都可以成立,但是我更倾向于前者,无论是曲高和寡的艺术世界还是下里巴人的通俗世界,人过中年的宁浩似乎前所未有地拥抱了整个世界,所以他在辛辣的讽刺之余,也不忘辩证地把自己胸中的那一抹温柔加进其中。

孙悟空这个意象被无数影视作品用过,而把孙悟空的意向比作外星人在我的印象里还是第一次,不得不佩服宁浩丰富的想象力。

一些迷影和悲观主义的诙谐

影片里的外星人来到地球的遭遇充分体现了宁浩作为一个创作者的世界观,它像一个人过中年的男人一样把酒变成了解放天性遗忘烦恼的万能灵药,像一个眼里容不得半点庸俗的理想主义者摧毁着它所厌恶的“世界”。

巴甫洛夫效应的规训,哪怕是外星人,进入了地球生命体里也一样被这种神奇的基因密码支配。

被一遍又一遍运用在电影中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在宁浩这里也玩出了新花样,猴子扮演的假的外星人不能为人类带来进步,出场的时候,放的是改编的民乐版本。

前阵子《邪不压正》在宣传里消费了一下宁浩,长城脚下被姜文点名发言,作为礼尚往来,宁浩在电影里也消费了一把前者,还和《E.T.》的画面结合了一下,可以说很给姜文面子了。

而影片所发生的地方与宁浩的山西老乡贾樟柯导演的《世界》里的世界也极为相似,把全世界的景观都放在一个公园里,既符合中国人安土重迁囿于一隅的传统思想,又契合新时代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的新思潮,也只有在这里才会有如此具有中国特色的荒诞场面。

很多人说,疯狂的外星人没有之前的疯狂系列好笑了,还有人说太多庸俗的笑点了,但实际上它是宁浩一次放开了玩的结果。

它几乎把创作者各种碎片化的灵感都堆砌在一起,就如同安迪沃霍尔从报纸上剪下的海报一样,“挪用品”的观念无数次地在观影的过程中闪入我的脑内。

以前一直觉得多线叙事是宁浩最具代表性的特征,但是如今看来,荒诞感才是宁浩给自己作品的定位

开头象征高级文明的外星人竟然被人类发明的卫星击中毫无抵抗地落入地球;被当作猴子一样驯化;在知道对方是外星人的情况下,为了挣钱把外星人拿来泡酒;像好莱坞大片里一样身手敏捷,信仰崇高的美国特工们,腰间却别着铜锣打外星人……

影片里你可以随处看见这种荒诞,也许这些看起来都很搞笑,但如果我们换一种说法呢?

高级知识分子因为一句先锋言论被网络暴力最终抑郁自杀;艺术歌者为了生计在综艺上陪笑赚钱;在知道自己的孩子作为未成年人隐私会受到伤害的情况下,还把她曝光在媒体下捞金;拥有纯熟技艺,多元思想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掌握着学来的套路空手套白狼……

一一对应起来,你,还笑得出来么?

这些荒诞,说到底是一种凄凉的悲观主义,所以有人说影片三观不正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一部影片尤其是一部商业片的诞生与使命牵涉到的不仅仅是对艺术的责任,还有对经济,社会,文化语境和意识形态的责任。

所以影片在结局部分还是选择了和解,这或许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也是荒诞剧在当下的尴尬境地

荒诞剧最后的高潮很多都是不圆满的结局,这样的讽刺才是一把锋利的刀子,而我们的荒诞剧更像是一把磨钝了的刀。

疯狂的外星人尤为明显,时时刻刻对主流的迎合和小心翼翼的圆满结局都进一步消解了电影的强度和质感,如今呈现出来的样子是平衡的结果,也或许是目前最好的结果。

我们的电影行业已经越来越好了,也希望我们的观众可以更加宽容和谅解。

至少在我看来,宁浩的这部,绝不是烂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