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那位给石头说法的和尚

人人都知道六祖慧能大师提倡顿悟,大兴南禅,很多人以为顿悟是六祖大师独创之说。其实不是,顿悟之说,原始于佛说的《大般涅槃经》。而且,在中国佛教尚未接触到《大般涅槃经》以前,就有人提出了顿悟学说,那就是著名的“生公说法,顽石点头”的道生大师。

道生大师,生于公元三五五年,圆寂于公元四三四年,出生地籍贯为钜鹿,即现在的河北平乡。其时代正值东晋朝代,流行清谈玄学与佛理哲学。有所谓“竹林七贤”等等名士,专事清谈辩论,不重实践,越谈越玄,入于诡辩繁琐,脱离了大众,后世史家称之为“清谈误国”,未尝不无理由,当时晋代的士大夫与学人,日以清谈为风雅,既放弃了对社会的人生责任,也置国事政务于不顾,更不实行他们辩论为常的佛教义理修行。

道生大师的父亲是一个县令,世居彭城,就是现在的徐州,道生大师从小聪明好学,对于佛学有很大悟性,他很不赞同当时仳会的清谈无为的风气,他不愿附庸这种没有贡献的风雅,他闻竺法汰大师曾经西行往西域取经佛学精妙,于是他去皈依了竺法汰大师,出家为僧,当时的出家比丘不姓释而取姓竺,故此他的法名为竺道生,出家人一律姓释,是从道安法师开始的。

竺道生大师到处参学,曾至江西庐山,追随高僧僧伽提婆大师学习经论七年之久,后来他又去了长安,皈依高僧鸠摩罗什大师,成为其得力的译经助手之一,参与翻译《大品般若经》与《小品般若》等等。

竺道生大师后来同到江南建业(即今南京),开讲涅槃之学,名重一时,当时南朝的刘宋,文帝对道生大师非常尊敬,优礼有加。有名的学者如颜延之、王弘、范泰等都去向他请教。

圆霖法师绘生公说法图

竺道生大师讲经期间,认为法显大师所译六卷《泥洹经》不完整,又认为一阐提人也可成佛,一阐提人是断了善根的人,在当时佛教圈内,都认为断了善根的人是不能成佛的。因此佛教人士就抨击竺道生大师,指之为邪说,不合经义,并且群起驱逐道生大师出僧院,各处寺院也不收容他,也有人要求他承认错误。

竺道生大师却坚持己说不谬,他说:“一阐提人若能顿悟亦可成佛。”他又说:“若我说违悖经义,天降大祸于我,若我说不悖经义,我将坐师子座!”师子座就是佛教大师主讲人最高地位才可就坐的法座,当时的人都讥笑他做梦。

虎丘山生公讲法台

竺道生大师被逐出佛教后,到处流浪,他到了苏州虎丘山,在山麓说法,没有人来听他的,他就对一排巨石讲经说法,说得十分精妙,那些顽石都纷纷领悟而点头。此批点头顽石,如今仍有残余部份留在虎丘山,大部份都经历代偷窃抢走了,现在游苏州的游客,是一定去看这些顽石的,但是顽石已不再点头了。

竺道生大师说法时说:“佛性人人皆本来就有,只须明心见性,顿悟即可成佛,佛性本体不可分割,不能从零碎的‘渐悟’去零取。万物虽有别,本体只有一个,而且这个佛性本体无所不在,一切众生莫不是佛,一阐提人亦可成佛。”

他的“一阐提人亦可成佛”之说,当时很受佛教攻击,直到后来高僧昙无谶法师译出了四十卷的《大般涅槃经》,传到了京师,经中果然有说一阐提人也可成佛,证实了道生大师之说完全符合佛语经典,于是佛教界才接受道生大师观点,并且热烈欢迎道生大师返院讲经。道生大师果然得坐在师子座上说法,而且成为一时崇拜的佛学权威。

道生大师在庐山讲经,直到七十九岁,圆寂于讲坛师子座上,他一生的著论很多,惜多数散失,留传了下来的,仅有《妙法莲华经疏》《注维摩诘经》《大般涅槃经集解》等等残篇。

后世尊称道生大师为“生公”,他说法的精华——涅槃佛性说与“顿悟”学说,本非他所首创,而是原来的佛说,道生大师却是在中土首倡此说的第一人。

禅林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