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不灵了?

编者按:《新喜剧之王》的惨败纷纷唱衰周星驰,曾经被无厘头喜剧的开拓者面对2019年江郎才尽,一味卖情怀的指责,似乎有些无奈,但周星驰还是那个周星驰,只不过当时过境迁,喜剧这块宝地愈加难啃。

文 | 小小 主编 | 虾皮

“不上班行不行”

“不上班你养我啊”

“我养你”

当年一部《喜剧之王》荣登1999年的票房冠军,捧红了张柏芝,更成为周星驰一生中,文艺电影的巅峰。本想靠其在春节档再杀一把的星爷做梦都没有想到,《新喜剧之王》让其从神坛跌落谷底。

根据灯塔专业版票房统计,上映6天《新喜剧之王》票房仅为5.13亿,豆瓣评分低至5.8网友更是直接放言:从今以后再也不差周星驰一张电影票。

《新喜剧之王》真的如此不堪?这位无厘头电影的开拓者也周郎才尽,开始吃老本了吗?

一直在求变的星爷

从跑龙套的路人甲到“单挑大梁的男主角”如今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电影人,近百余部电影,被封为香港“喜剧之王”,更是开创“无厘头”电影。

之所以能够拔得头筹无异于星爷喜剧的强烈风格化,与其对小人物的执着。

《大话西游》、《食神》、《喜剧之王》等小人物在现实生活压力之下的窘迫、尴尬以及不自量力,成为了“周氏喜剧”喜剧性的主要来源,“无厘头”成为一代人对喜剧的记忆标志。

聚焦需要被净化与洗涤的小人物,在现实的冲撞中被矫正,最终得到救赎涅槃重生,是星爷一贯的套路也是星爷自身的境遇。

于是“将每一场戏、每个镜头拍的让人猜不透,拍出只属于他特有的风格化、标签化”,屎尿屁、长鼻涕却也让观众觉得星爷满是老梗,炒冷饭。

但面对指责,周星驰并不买单。

我炒过扬州炒饭,但是没炒过“冷饭”。周星驰回应。

新旧两版“喜剧之王”之间,星爷有他自己的考量。

20年前,尹天仇虽然努力奋斗了很久,但电影结尾,他还是失去了演主角的机会,没有给他安排一个功成名就的结局。《新喜剧之王》里,主角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因为周星驰觉得,这样的结局能够更直接地鼓励到大家,让观众看到,人生不会永远“跑龙套”。20年前,观众没有和尹天仇一起看到“天亮”,20年后,让大家看到,天亮后真的很美。

同样的还有《西游降魔篇》。对比《大话西游》与《西游降魔篇》不难发现,虽然同样是以女主牺牲的设定,但《西游降魔篇》的情感维度要复杂纠结的多:《大话西游》中是三角关系,而《西游降魔篇》中则是串联着玄奘、段小姐、孙悟空、如来、等等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因果轮回。

星爷一直在求变。

变幻莫测的喜剧市场

星爷在求变却赶不上喜剧市场的变动。

20世纪90年代,正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商业娱乐大放异彩。香港电影进入内地,周星驰聚焦底层人物的周氏无厘头喜剧由原来的格格不入成为一代人的喜剧烙印,星爷喜剧占据半边天。

原本以为观众只对星氏喜剧买单,2012年《泰囧》13亿的票房成绩,成为了当年的票房之最,这部并不被很多人所看好的中小成本作品,彻底打破了制片方对于受众的喜剧的受制范围。

以徐峥、黄渤、王宝强为标识的囧系列俨然成为独有的喜剧IP。

喜剧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在轻喜剧、市民喜剧、黑色幽默等基础上,不断升级和叠加,喜剧作为一种类型元素,开始全面对接各个类型元素,囧系列、探案系类、IP改编系类、古装系类......类型密度大幅提高。

开心麻花团队的沈腾、马丽等因频繁亮相春晚声名鹊起,他们也瞄准电影行业,从改编自同名舞台剧的喜剧电影《夏洛特烦恼》开始。最终《夏洛特烦恼》以成本5000万,票房14.41亿,赚的盆满钵满。

《羞羞的铁拳》22亿,《西虹市首富》票房直冲25亿。

开心麻花或许有意打造一个以话剧做基础的“喜剧宇宙”。

2015年暑期,大鹏试水喜剧,仅仅2000万制作成本的《煎饼侠》在点映时就已将成本收回,上映17天,票房破10亿,给投资方带来的净利润在3亿以上。

喜剧成为香饽饽,押注喜剧似乎稳赚不赔。

但好景不长,2017年喜剧开始降温。

豆瓣5.2的《李茶的姑妈》被指毁三观!开心麻花被批“喜”有余而“剧”不足。跌下神坛。

同时大鹏导演的《缝纫机乐队》上映13天,票房累计2.8亿元,与之前《煎饼侠》11.6亿票房差了将近4倍。

2017年春节档,本想更进一步的周星驰推出了“西游”系列新作《西游伏妖篇》,外加流量明星吴亦凡,但最后仅收获16.57亿输给了《功夫瑜伽》,第一次在春节档碰了一鼻子灰。

而今年的春节档无论是《新喜剧之王》还是《飞驰人生》,甚至是科幻加喜剧的《疯狂外星人》都与爆款失之交臂。

喜剧不灵了,市场变幻莫测。

谁将是下一个喜剧之王?

起起伏伏间,喜剧市场打得火热,但似乎接下来却更难造就下一个喜剧之王。

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中国电影票房”统计,截至2018年11月25日,2018年全国电影票房成功超越559.11亿元,较去年同期约508亿元票房增长了10%,而纵观中国国产电影排行前十位中,有7部都是喜剧几乎垄断了国内的电影票房市场。

作为一种的方式,喜剧片受众面广,自然容易造就高票房也正是喜剧片崛起的源头。

如今,喜剧片市场,业内人士将其分为四类:以开心麻花为代表的纯喜剧,多年舞台经验打磨高密度笑点,不求高深只求开怀;一类以宁浩为代表的黑色喜剧,巧合事件将人物赶入绝境,说的都是命运无常和人性难堪;一类以徐峥为代表的生活喜剧,生活化的环境与表演,讲述的都是日常焦虑与失控。还有就是以周星驰独树一帜的无厘头电影。

但随着数量增多,观众审美提高、口味变化,对喜剧也越来越挑剔,单纯博君一笑早已满足不了观众的胃口。

早在去年国庆档《李茶的姑妈》被指毁三观,观众开始注重价值观,开始期待更有营养的喜剧电影。

今年的春节档,喜剧扎堆,但却表现不佳。

按照目前的票房预测,《新喜剧之王》的最终票房落点在7亿元左右,创星爷近年来春节档的票房新低,最终片方的分账约为1亿元,《喜剧之王》让星爷完成2.8亿业绩对赌的可能性大为降低。

备受瞩目的《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也远远不如预期。

当赶不上时代就只能接受批评。

宁浩就曾经说过:“自己在不断地追逐着某些东西,却仍会害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会被奔流着的浪潮无情甩下。”但曾经荒诞的黑色喜剧,在如今年轻人的心中,反而被解释成了“歧视”、“自傲”。

周星驰就在回应对《新喜剧之王》的质疑时表示:好像到我这个年纪之后,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要“江郎才尽”一次。对我来说,电影是很重要的工作,电影最主要的是创意,要给观众带来新鲜感,我想我还可以给观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每次都会再努力一下。

但显然,周星驰的努力未被认可。

这是中国喜剧电影的拐点,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拐点。喜剧市场虽热,制作出一部优秀的喜剧电影却并不容易于喜剧电影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周星驰还是那个周星驰,而坐在下面的观众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喜剧这款块宝地加难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