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的新年是怎么过的?乡愁和温情中 更多一份风骨与担当

新年要过去了

在千家万户团聚之时

你可曾好奇过

出家人的新年会怎么过?

新年,万家灯火,阖家团圆。无数个普通的家庭传递着最真实朴素的欢喜。佛门寺院也像一个大家庭一般,辞旧迎新的时刻也有着平凡的和乐美满。

有人好奇:“出家人怎么过新年?”

在很多人看来,选择出家为僧就意味着与自己的家庭切断关系,摒弃了俗世的浓烈亲情。唐代马祖道一禅师也曾感慨:“求道莫还乡,还乡道不香。”

可是,对法师们而言:“出家人不是把家人当成陌生人,而是把陌生人都当成家人。”父母所在的地方是家、修行的寺院也是家,不执著于“家”的概念,他们可以处处为家,时时自在。

那么,出家人在“家”过年是什么样的呢?他们又有哪些非同寻常的感受呢?今天,禅风君与大家分享几位年轻法师的过年生活和体悟。

想家的法师和离家的居士

今天又是大年除夕夜了,一吃完中饭我们几个师兄弟便张罗着贴春联,大家有说有笑,好不高兴!

除夕最开心的就是吃年夜饭了。天还没黑,庙里就人头攒动起来,你搬桌子他挪椅子的,好不热闹!有的老太从几十里外赶来就是为了吃一顿年夜饭,还有几位老太在斋堂力争要露一手,给我们来几样特色小菜呢。

终于开饭了。师父先作了一个简短的致辞,感谢大家一年来对寺庙的关心、支持,并对大家给予良好的祝福。话音落定,大家就动起手来。

菜比平时丰富多了,有糖醋藕条、素鱼、素肉、罗汉菜等等。其实每一盘都是那么津津有味,可我怎么也吃不出滋味来。我在想家,中的父母、爷爷是否也围在桌子边有说有笑呢,他们过得还好吗?

不知什么时候,身边的一位老居士夹了菜放入我的碗里,“想家了吧!”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就怕你们这些小师父想家,儿女一直挽留我在家吃年夜饭,我还是来庙里陪你们了,为的就是不让你们感到孤独!”

听了老太太的话,我十分内疚,只顾自己的情绪而忽略了大家伙。其实他们离开儿女来庙里过年,就是对我们投身佛教事业的充分肯定和支持。此时的我们,要关心的不仅仅是父母、家人,还有更多受苦的众生。

这么多居士远远赶来庙里过年,难道她不也需要有人关心吗?再想想一些贫困地区的百姓,他们今晚也能有一顿丰富的年夜饭吗……于是我默默地念佛,以期把功德回向给那些苦难的众生,愿他们能过个平安年。

不远处爆竹声毕毕剥剥地响起来,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我在钟声中默默祈祷:世界和平众生得乐!

作者: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

第十届学僧持如法师

归家的法师和忆儿的父母

最后一辆班车载着和我一样晚归的人们,小心翼翼的在路上行驶着。车厢内大多数是父亲一样纯朴的农民,大包小包的行李和年货塞满整个车厢空余的位置。

外面飘落着稀疏的雨雪,虽然是小雨夹着雪,但是已经让人欣喜不已—好一个瑞雪丰年!

每个人的心里似乎对来年的收成已经十拿九稳了。车开得特别慢,整个车厢飘溢着爽期亲切的乡音。而我的心却忐忑不安,眼前晃动已经半年没见面父母的身影,心里一会儿喜一儿忧。

没等车子停稳,我便疾步下车,奔向那片老屋。走到门口,心头一热,两行眼泪竟涌出来。暮色中,悄悄抹去泪水。家中“小黑子”冲了出来,仿佛半年没见的朋友重逢,摆着尾巴“汪汪”叫着:母亲喊着我的乳名,慌忙从屋里赶出来。

“回来了,回来了。”母亲仿佛喜从天降跑到我身边,接过我的行李箱。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说:“衣服湿了吧,换件衣服,外面冷,别感冒了。”沉默少言的父亲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弄得我不知所措。

家人终于又团聚了,不一会儿,父亲摆上一桌好菜,母亲端上一大盆饺子,问道:“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呢?我啊,早就包好饺子,外面都响起鞭炮声,等着你回来呢!”我说:“没办法,师父和师兄弟硬要我在那边过完小年夜再回来。回来时,许多师兄弟送我到门口,还舍不得分手呢!”母亲边听边拿着围裙擦眼睛,顿时眼睛周围红了一圈......

其实,我知道,父母自从我出家以后就没有和我一起过过年。这次回来师父说我上学这么长时间也没回去过,吩咐我一个人回家看看。吃完晚饭,和父母坐在一起边看电视边聊天。

我说说读书的感受,父母说说家里的情况。我仿佛觉得,儿女和父母竟然有说不完的话。就这样聊到半夜才休息。睡觉时,母亲又抱来一条被子,铺在我的身上。这一夜,是我平生第一次失眠了…...

初一中午,我就得回寺院了。“下次回来能不能时间长一点?”父亲只和我说了一句话。母亲还是和昨天一样,红着眼睛,只是比昨晚更红了。她没说什么,塞给我一个信封,“想家就看看这个......”

车轮又启动了。我拿出信封,是我们全家的合影。一张张熟悉的笑脸在我面前晃动着,眼模糊了,眼泪毫无顾忌地泉涌而出......

作者: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

第十届学僧惟成法师

住持师父的乡愁与担当

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看到最多的场景是“家家人团聚,户户情温馨”,不过这些与我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已经十五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出家之后一直在佛学院求学。每到春节放假,其他同学都回到师父的庙里,而我因为师父过逝得早,所有大部分春节都是在佛学院度过的。

不过随着年龄增长,且长期生活在丛林里,看多了世事无常,看惯了人情冷暖,所以对于春节这件事,就没了什么特别的情感。反倒是觉得利用放假的时间,看些自己想看的书,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最快乐的事了。

所以,在出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逢年过节已经逐渐适应,只是有一年让我特别想家。

记得还是在河北的时候,有一年除夕夜里高烧不止,躺在床上连翻身都没有力气。但是其他同学都已回寺院,偌大的禅堂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一直挺到天亮,自己一个人才到医院拿药挂点滴。

那个夜晚,因为疼痛无眠,我想了很多事。想起了儿时的无忧无虑,想到了出家的孤独艰辛,梦中似乎还听到了父母的琐碎唠叨,嘘寒问暖。那个夜晚让我体会到家的无比温暖,但也提醒我与家越来越远。

如今,过年与我来说就像真的“过关”一样。俗话说:“大人忙种田,小孩盼过年”,现在我也算是深有体会了。

且不说一个寺院到了年底,要解决工程工资等等债务问题;就连最基本的团年宴到春节期间的法事活动筹备就够大家忙活一阵子了;除此以外,还要接待来访信众,照顾常住大众,处理人情世故。

过年何止是辛苦忙碌,可谓是焦头烂额。不过虽然如此,但却乐此不彼。因为这一切于我来说不仅是工作,更是责任。

其实无论哪一件事,总是有人付出,有人收获;有人忙碌,有人清闲。你选择的角色不同,你所承担的就不一样。就好像我也有过欢快的童年,懵懂的少年,无知的青年。但是现在我选择了做住持,那就必然要承担住持的责任。

世俗人说“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在佛门里说“有师父的地方才是家”。以前做徒弟不了解其中深意,现在做了师父我才有有所体会。所谓“师父”,不止是批评、教育、责罚,还需要守护,关怀,指引;所谓 “家”,也不仅是一个特定地点,它更是一处心灵归宿。

现在我终于明白,所谓的出家,并不是不要家,而是要舍弃自己的小家,才能创造属于众生的大家。所谓的出家,就是要舍离自己一切的私心杂欲,拼尽全力为众生送去幸福快乐。

我想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守护好你们的心灵家园宝善寺,等待你们疲惫的时候回家歇一歇。

作者:随州宝善寺住持

演善法师

互动时刻

#你还知道哪些法师过年的故事#

#你过年去了哪些寺庙#

欢迎留言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