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向西100里,一个村庄的现状

  大年初三走完亲戚回家之后和小学同学绕着村子转了一圈,才发现村子其实很小。

  站在村庄外围,望着和去年一样的庄稼地,好像时间又回来了。春夏秋冬,猕猴桃树上的叶子发芽,长大,然后脱落掉光,落在果园里,最后和土地融为一体,年复一年。

  北方冬天的田野。

  冬季北方的村庄很好的诠释了什么是萧条和荒凉。但是春节期间家家户户门前一到晚上亮的通红的灯笼,村子某个角落升起的烟花,手里拿着各种烟花在院子或者路上玩的小孩,又让村子显得生气腾腾。

  我们一边看村子的变化,一边闲扯着工作和生活,走到新建的小学前,看着只有那几棵巨大的松柏和法国梧桐被保留下来了。从这几棵树追忆起了当年的点滴,想起了2002年小学毕业的我们是村子小学同年级里最后一批两个教学班。2002年之后,每个年级都只有一个班,并且人数越来越少,再后来和周边两个村庄合并。

  远处的村庄。

  作为第一批90后。如今也活成了界线的一种。

  2017年,第一批90后开始刷屏,比如第一批90后已经不敢换工作了,第一批90后胃已经垮了,第一批90死于租房,第一批90后已经消失在朋友圈。其实想想80后的第一批马上就要40了。

  那么从年龄结构来看,在村子生活最多的人也就是70后,60后,50后,只有极少数年轻人留在了村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村子人口数量必然是越来越少。

  农村,毕竟留不住雄心壮志的年轻人。离西安100里的路程,让村里年轻人的把第一选择直接越过了县城和地级市,直奔西安。

  同学说,苏州太远了,就是高铁回来一趟也得6个多小时,还是回西安方便些。近几年,很多同龄人逐渐辞去了外地的工作,返回西安买房,结婚,生子。当然还有一些本打算多攒点钱回来,却发现2017年开始西安房价飞涨,打乱了回家的脚步。

  村子里上大学的,80%留在了西安,10%是在外地呆几年赚些钱还是往回走,剩下的很少一部分待了在外地;外出打工的,一开始也是沿海的比较多,到结婚后便也慢慢回来了。

  2013年的时候,过年和村里在小伙伴聊天,发现很多人还在外地,而2018年的时候,大多已经回到了西安,原因很简单。第一,西安离家近,几乎每周末都可以回家。第二随着强省会时代的来临,西安的工作机会也越来越多,可以安心的回来了。

  谁愿意经常在异乡的节日里,看着万家灯火,思念远方的家人;谁愿意抛家弃子,在千里之外的工厂一年回不了两次家?除非是为了个体获得更加全面自由的发展。

  时代在变革,而我们生活工作半径,其实已经在逐渐的缩小。

  2007年,高中地理老师讲,以后等你们工作的时候,估计西安已经开始逆城市化,你们可以住在县城,上班在西安。时间到了2019年,城际铁路还在修建中,美好的设想还在时间的远方。

  一边走着,忽然看到一户人家的房子有点像欧式的别墅,这在整个村子里都是很少见的,可见这户人家的建筑审美层级要高一些。如果仔细去看村里的房子,就会发现几乎全部已经更新成2000年之后的样式,大多数竟然都是近五年才建起的新房。毕竟中国农民心里一生的大事就是盖房子,儿子结婚,抱孙子。在城里其实也一样,有钱第一件事情还是买房,买房。

  两层小楼。

  新房的样式是典型的“三间两层”,结构为砖混,现在基本都是“现浇”,钢混也开始用于普通民居。硬山两层,檐式屋架,亦称“两层半”。二层之上有装饰性琉璃瓦外檐,正立面贴磁砖,铝合金窗户,颜色规格整体感觉清新时尚。屋内瓷砖铺地,客厅、卧室、卫生间、书房等宽敞舒适。太阳能热水器全部普及。墙壁上悬挂的书法、绘画镜框,散发着传统文化气息,和谐而高雅。

  院子中间基本都打成水泥地,两边种的各种当季蔬菜,有些家庭喜欢花花草草就会种些竹子、雪松、月季、牡丹等。院墙已有改砖墙为不锈钢管或水泥预制件镂空透花墙者,由封闭而开放,中式欧式,不拘一格。门楼气派、洋火,门楣饰“家和万事兴”“鸿福家园”“贵在自立”等。

  院子。

  2018年底的时候,村子已经开始在铺天然气管道,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是很期待若干年后乡村振兴战略实现的样子。

  现在整个村子里50年以上历史的土木结构房子几乎已经找不到了。40年以上土砖结构房子的还有几户人家,且大多废弃,主要是子孙早已定居城市,几年回不了一次村庄,渐渐的这些老民居竟然以此种方式被暂时保留了下来。

  建于1980年的土砖结构民居。

  在村子里还有一个最明显的感官就是60%家庭都有了小车,这当然是一个好现象,至少出门办事,逢年过节一大家人外出游玩方便了很多。但也不全是富裕的表现,有些是孩子20岁左右不上学了,父母给出钱买的,为了好找对象;有些则是家境一般,为了面子而买的。

  当然,勤劳而辛苦的农民也该享享福了,开始变得更加注重自身健康,除了冬季之外,其他季节的晚上,村里人也开始饭后在村子和田里的小路上散步,闲了也会跳广场舞。

  我们这个村子,既不靠近渭河,也不靠近秦岭,没有什么旅游资源,是一个典型的关中平原普通村庄,只有种植果树或者外出务工。从产业发展这方面来说,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什么进步;在集中处理垃圾上目前还是一个大坑扔几年。

  冬天的猕猴桃树。

  在村子的入口和中心街道两边的墙上已经悬挂了很多市中级人民法院共建的标语,就看得见文化宣传标语和村庄简介做的不错。之前听说给家里发了几个水桶,对,上面还印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字样。

  但是真正具体是怎么个共建的不得而知。

  以前上小学,从家里步行到村口的学校,一路都是有趣的,好玩的,感觉要走很长时间。现在呢,希望自己能继续保持好奇心。

  作者:终南行者

  版式设计:霹雳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