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回娘家,让元春的眼泪流成河,她的心里究竟有多少委屈?

回娘家,应该是绝大多数已婚女子,最开心的时刻了吧?毕竟,那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毕竟,那里有自己的骨肉至亲;毕竟,那里才是自己可以无拘无束的地方。然而,若是女子在婆家受了委屈,或者生活的不好,娘家也就成了自己可以倾诉委屈的地方。

《红楼梦》中的贤德妃贾元春回娘家,虽然没有敢向家里的亲人诉委屈,但她的几乎流成了河的眼泪,也就证明了,高高在上的贤德妃贾元春,心里也有着无数的委屈,欲诉不能。

身为皇帝的妃子,贾元春回娘家的阵仗自然也非同寻常。为了这次元春省亲,娘家贾府耗时一年,耗资无数,兴建了三里半大小的大观园,园中的景致布局,极尽奢靡,这既是对自己家女儿的欢迎,也隔开了与自己家女儿的距离。

元春省亲,定在正月十五。但从初八开始,就有太监出来察看地方,“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退息”,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带了若干小太监,“各处关防,挡围幕,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这些隆重的布局,再一次拉开了贾元春与贾府的距离。

元春省亲的随从,有十几对太监头前开道,有八名太监抬着她乘坐的金顶金黄绣凤版舆,有若干名执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佛尘等物,又有若干名太监,负责扶起贾府中下跪的人员;元春的身边,还围绕着若干名昭容、彩嫔以及宫女。

尽管元春回娘家的阵仗如此隆重,但依然没能阻止住元春滚滚而下的眼泪。整个省亲过程,元春的眼泪几乎就没有断过:1、来至贾母正室,欲行家礼,贾母等忙跪止不迭,贾妃满眼垂泪;2、(元春)一手搀贾母,一手掺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花,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3、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说到这里不禁有哽咽起来; 4、贾母等让贾妃归座,又逐次一一见过,又不免哭泣一回;5、贾政至帘外问安,贾妃又隔帘含泪谓其父曰..........6、元妃命宝玉进前,携手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了,泪如雨下。7、执事太监启道:“请驾回銮”,贾妃听说,不由得满眼又滚下泪来。却又勉强堆笑,再四叮咛........

本应欢欢喜喜的回娘家,却让元春的眼泪流成河,她的心里究竟有多少委屈?

第一,远离父母亲人,相见时难别亦难。“宫门”一如深似海,从此“亲人”是路人。元春入宫多年,这是她第一次再见亲人。当年那个年幼的弟弟,已经“比先竟长了好些”;祖母、父母,也已经老了好些。这是元春与亲人的“相见难”;省亲时刻已到,太监来提醒元春回宫的时候,元春“拉着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的不忍释放”,贾母等人已哭的哽咽难言。这是元春与亲人的“别亦难”。

第二,与亲人的隔阂,已经难以消除。再次返回贾府的贾元春,已经不再是老祖母的孙女,不再是父母的女儿,此时,她只是皇帝的妃子,是老祖母和父母的“主子”。老祖母和父母,在她面前跪着见礼;她最疼爱的弟弟,在她面前能拘谨的能急出一身汗。

她对父亲刚刚说了一句“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吓得父亲就赶忙阻止,劝她“窃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方不负上体贴眷爱之隆恩也”。她也只能立刻转换语气,告诉父亲“只以国事为重,睱时保养,切勿记念”。

第三,宫中的艰辛与勾心斗角,让元春身心疲惫。宫斗的残酷,永远都是超出人们的想象的。贾元春由一个女史,成为皇帝的妃子,必定也经历了无数明争暗斗,经历了无数的勾心斗角。而这一切,却不是元春想要的,她想要的,不过是“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元春也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她只能继续下去,为整个家族的兴盛而牺牲自己的幸福。

难得的一次回娘家,让元春的眼泪流成河,是元春的心累和无奈的最直接体现。虽然高高在上,元春却是《红楼梦》中活的最累的女子。